南聲讀後|《編輯這一行》片山一行

  在讀這本書的過程,我總是忍不住想起以前在做故事開發的那段日子。我始終很難跟別人介紹自己,雖然職稱掛著「編輯」,但做的工作卻不盡然與編製書本有關,著重的反倒是前期的內容開發。更精準點來說,處理的是進入實體出版階段之前的內容經營上,也就是跟作者討論:這本書的重點是什麼?它吸引人嗎?劇情這樣寫有合乎邏輯嗎?有沒有偏離故事軸心呢?從作者提交大綱的那刻起,我這個內容編輯就是他的加油團/頭號讀者/劇情顧問等斜槓身份,必要時還得成為作者的談心對象,而我相信,為了更理解故事之所以這麼寫的理由,這些脈絡的認知都是必要的。

閱讀更多»

南聲讀後|《模仿犯》宮部美幸

  直到最後一頁,我仍因沈浸在宮部美幸過度豐沛的劇情不能自我,就好像沒日沒夜看完了一整季的連續劇,到了最後一幕,依然想為劇中角色申辯,依然期待惡人有惡報,依然無法為這一連串悲劇歸納出任何有助於拯救自己或者誰的總結——因為它的世界過於寬廣,連人生都無法梳理出清楚脈絡的渺小你我,又怎麼有能力可以做出任何表示?

閱讀更多»

南聲讀後|《沒有人是一座孤島:運用「社會性基礎設施」扭轉公民社會的失溫與淡漠》Eric Klinenberg

  小時候隔壁鄰居家裡開中藥行,我時不時就會跑到人家家裡,坐在富有彈性的紅色圓椅上,上半身倚靠在櫃檯,看著後方嬸婆秤著重量,抓藥打包。高中搬家後,從出門上學到上班,至今為止,與隔壁總是會趁著早晨出來散步的老先生,我們只打過一次招呼。

  搬家後的社區每年中元普渡會在兩排樓房之間的馬路上搭建帳篷,擺出紅色長桌,讓各家有報名參加普渡的人家把自己的供品端上一同參拜,而我們家始終沒有參與過這場盛事。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