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讀後|《子彈是餘生》寺尾哲也

重新拾回小說,閱讀過程產生很多新的感受,那不僅僅是故事本身,也包含一個書寫者的視角,被更新了以前從未想過可以這麼寫的方式、技法。這股思考念頭是在跟友人在討論創作之於我,還有多少可能?天才這個名稱何其重,乘載不合比例的景仰與好奇目光,只不過是在追求齊頭式平等的世界裡,有人天生就不符規則成為致勝者。我明白自身從不是這圈子的人,同樣為天才感到敬佩感到不可思議。大家肯定都是厭倦了普通吧?特優異的就是讚譽,而這些反射性的肯定對接收者到底是慢性自殺還是鼓勵,也就屬於天才們的秘密。

閱讀更多»

南聲讀後|《為什麼不愛了:更多自由卻更少承諾,社會學家的消極關係報告》Eva Illouz

  我沒辦法也不打算用相對學術的口氣,分享Eva Illouz這本新書《為什麼不愛了》。整個閱讀過程,我是一面檢視著過往戀愛經驗,一面思考,如今被戲稱習慣於「速食愛情」的年輕人們,到底是對這現象免疫了,還是仍重複在傷害與癒合中,把自己調整成適合這種如棉洗筷式關係的情感經營模式?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