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讀後| 《住那個家的四個女人》三浦紫苑

那是一個假日下午三四點左右,沒有音樂,只吹電風扇,貓在一邊好好地睡牠的午覺,在這樣的情況下,《住那個家的四個女人》幾乎複製了真實。故事如其名,講述四個同住一屋簷下的女人們會發生什麼樣的事。七十歲的鶴代是個未經社會摧殘的千金大小姐。三十七歲佐知是鶴代女兒,嗜好刺繡,屢屢擔心自己終將在迎四十歲之後過著終老一生的日子。雪乃與鶴代年紀相仿,兩人也是整棟房子最有話聊的室友。二十七歲的多惠美因恐怖情人而受邀入住牧田莊。因為各自不同理由在這裡展開新日子,讀者所能獲得的,是日常的樂趣。

閱讀更多»

南聲讀後|《苦雨之地》吳明益

  吳明益在今年七月於澳洲台灣影展的一場對談提到:「我有時候會跟比我更年輕的學生講,:『就說,你的人生裡面一定會有一本書是你可以寫得不錯的。這本書就可能是你人生成長、確實經驗的,改變你人生的經歷。』接下來作家就要跨出自己的舒適圈外,你不能一直用自己的記憶,挖掘自己的痛苦來寫作,這樣寫,是熬不過三本書的。⋯⋯那我自己也是這個樣子,我在《天橋上的魔術師》大概把我的人生經驗做一個總結了。其實在《天橋上的魔術師》之後的每一部著作,都是在我人生經驗之外的。雖然它看起來很像我人生經驗的一部分,其實都不是。那這時候就是我寫作風格建立的一刻。⋯⋯我發現作家也是這樣,我個人的經驗裡面。所以我在某一個年紀,我已經不追求我可以寫很多樣的文體,我可以表現「很多樣」的這種節奏風格,我可以囊跨各個年齡層的讀者,我已經不再去想這件事情。就是,說這條路是我在僅有的藝術創作歷程裡面,最後的十年或最後的二十年,我想要把這個風格達到某一個風景的面前。大概就是2010年到2015年這中間,我決定了,或者說就是我知道了,我的身體、我的靈魂,就是這種我寫作的節奏是什麼樣的表現。你知道說,不要去太多聲音了。因為這就是你要做的事情。也許有人的風格是另外那樣,那就是那位作家要去做的事情。我們沒有要做同樣的事情。」

閱讀更多»

南聲讀後感057|《啟航吧!編舟計畫》三浦紫苑

新經典文化

  三浦紫苑是個名副其實善於挑戰的作家,從她歷年作品便可看出端倪,以伐木工為主角的《哪啊哪啊神去村》,《強風吹拂》描寫一群男大生們挑戰長跑接力賽的故事,還有發生在小小便利屋各種暖心故事的《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甚至是近期剛在台灣出版,就連研究植物也能談愛情的《沒有愛的世界》。儼然什麼題材都難不倒三浦,事實上,對一個作家來說,能夠在每一部作品都以嶄新主題作為核心書寫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

閱讀更多»

南聲讀後感044|《年輕人們》福澤徹三

新經典文化

  忘記是在哪本書上看到的:「貧窮,始終是每個國家都得面對的最古老問題」。不管是奉行何種主義的國家,勢必都會面臨資源分配不平均的問題,只是貧窮的情況或大或小的差異。《年輕人們》講述著主角修的爸媽因疑似欠債人間蒸發,沒有按時為修繳交大學學費,慘遭學校開除學籍。失去學生身份以後,修的人生因此有了劇烈變化。

閱讀更多»

南聲書評042|《複眼人》吳明益

新經典文化

  再次讀過《複眼人》時隔三年,第一次讀的時候,有種置身東部海域邊界的錯覺,面對一片無盡頭的汪洋,內心被灌飽著憂愁與美麗,恍若是另一個世界般平靜,不敢輕易踏入;二讀多了幾分沈重的哀傷與批判,自己就好像將箭矢錯射到山羊耳的達赫,得面臨站在懸崖邊的未來,多了幾分得為這個生病的世界做點什麼才行的警覺。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