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讀後|《模仿犯》宮部美幸

  直到最後一頁,我仍因沈浸在宮部美幸過度豐沛的劇情不能自我,就好像沒日沒夜看完了一整季的連續劇,到了最後一幕,依然想為劇中角色申辯,依然期待惡人有惡報,依然無法為這一連串悲劇歸納出任何有助於拯救自己或者誰的總結——因為它的世界過於寬廣,連人生都無法梳理出清楚脈絡的渺小你我,又怎麼有能力可以做出任何表示?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