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讀後|《性、謊言、柏金包:女性欲望的新科學》Wednesday Martin

不久前,我才剛譏笑從友人那輾轉聽來,另個友人想要嘗試開放式關係卻失敗的故事。我在心裡暗暗想,這告訴我,那些一對一以外的關係倘若真要實踐,會遇到的挫折肯定是比書裡教的還要來得多且不可預測。好險好險,我的愛還是珍貴,好險好險,我會窮盡一生就只跟愛人對分這份愛意,別無他者。如此僥倖,對照花花世界的吸引,那些曾經稍來傳去的曖昧短訊置於眼前,我真的決心做一名愛的信徒,入定苦行了嗎?換作是我,之於兩人間,當真有足夠空間投入全然信任,放手給另一半去探索自己之外,與其他人親密連結而不影響本身感情?對於這點,我採取的立場還是相對保守的——而那是即便我自認在這領域已做了不少功課,打人的頭銜太重承受不起,但也足以侃侃而談些什麼招搖撞騙他人欽仰。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