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讀後|《太陽的血是黑的》胡淑雯

我後來在網路上才發現這本書是有收關於這本的自序,它為我釐清一些我讀不懂,不曉得為什麼會這麼寫的原因。正如胡淑雯在自序寫的「這是一本被寫壞的小說」。它意圖為某些無法發聲,或被這個社會隱蔽的族群(政治犯、變性人、精神病患、受性侵者)布展舞台,使他們有為自己說話的機會。書裡反覆穿插《變形記》、《慾望街車》、《麥田捕手》⋯⋯幾本名著,他們共同核心在於剝離既身與社會的溝通位階,看似在敘述什麼,卻無法建立溝通。

閱讀更多»

南聲讀後|《準台北人》陳又津

  《準台北人》是陳又津在身份進行空間跨越的一種紀錄。寫了關於父親,關於母親,關於三重,關於與她類似的新移民二代的身份追尋與認同。在《地方:記憶、想像與認同》中提到,地方的概念是流動的,與之有類似屬性的是身份建立,恆久的身份難以存在,多半時候順應外力因素刺激,我們不得不接受改變為求生存。在閱讀《準台北人》時,對我來說感到些許困擾的是,作為讀者的我與作者的生命經歷交叉太大,我們錯失站在同一條線上擁有共識,我難以在陳又津的文字內找到回應自己人生片段的敘述,這時的我,正正成為一名旁觀者檢視移民者的心理傾訴。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