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空間、現代大學與知識份子——以上海大學(1923-1927)為例〉講座心得 主講:郝譽翔

  不確定是不是因為近期剛讀完Bourdieu的關係,抑或是重複提醒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使我不禁自我警惕,關於作為一名研究者不該陷入「去歷史化」的謬誤中,也正與郝譽翔開場所申明的研究精神不謀而合。她表示,當目前眾多學術討論是以理論為基礎開展,總會自然而然地形成一種具有「成見」、「框架式」的論述,這將導致我們認為革命文學就是法西斯主義的工具,這將影響我們機械式地解釋某一出身背景的作者只會以特定的觀點撰寫作品……獨斷卻不謹慎的研究成果。

閱讀更多»

閱讀的黑白光譜中,立志做灰色地帶的書——與「柳橋出版社」負責人李家騏對談

  雖然我不吝於在網路上侃侃而談,始終把自己置於對各種專業領域中仍是有待成長,必須虛心受教的生手,面對從業人員或研究者,不僅是不敢當面交流,更別提以一名學習者角度提出疑惑,彷彿在學習場域中,慣性排除自己,以窺視之姿賞析一切的流動,只為了免於出洋相。

閱讀更多»

世界閱讀日搞事day

  今年世界閱讀日正好在書店工作,順勢利用職位之便設計了兩個小活動響應節日,準備期雖然不長,但沒料想到工作量跟預想不符,還是陷入了好一陣子的崩潰地獄,就結果來看還算滿意,決定留點文字紀錄。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