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歉書〉

我頭一次這麼真切地感到絕望,那是幾乎足以支撐自己的意志全然被惡狠狠地掏空。我的身體機能在睡夢中被幽黑與冰冷喚醒。暈眩感難受地把我拉回現實——但起碼我知道自己還活著。
我不需要借助他人追憶,確鑿我存在的事實,因為我可以為自己用盡心思地書寫、堆砌獨一無二的情緒。
我痛恨——而且是一直以來——人云亦云地吹捧,亦或作品既有知名度的呼應,你難道不能靠自己去鑿出五月留給世間的訊息?非得根據他人歌頌五月的死與生前的苦,而珍惜著有過她的種種嗎?

閱讀更多»

【BL連載】《自白書》01

  『在這言語已經歲末成沙塵漫天侵蝕皮膚頭髮的現世淒迷中,我益發肯定,J的嚴格與自我要求,彷彿是綻放著某種銳利光芒的古老美學的繼承者。


  一個人要經歷過多大的背信忘義,才會這樣嚴格要求自己不要加諸他人同樣的失望。

  一個人要施加自己多強的自制自律,不能容許自己出現稍微恍惚閃失的要求,才能這樣控制自己的言語,並以身體力行實踐。』

閱讀更多»

短篇《無法被回溯的奇蹟贈予》

  我是一家書店店員,聖誕節即將到來,工作的書店老闆似乎對這種西洋節慶不怎麼感興趣,書能不能賣得好更是重要,因此,店裡絲毫沒有任何聖誕節氣氛。反觀樓上的連鎖文具店,為了賣掉每年註定被當庫存的合成聖誕樹,已經將廣告打到我們這裡來,某天上班,我竟發現店門口被他們當作展示空間,借放了兩顆一銀一綠的聖誕樹。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