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讀後感052|《我的小確幸》(上)東奔西顧

高寶書版

因為只有收到上集試讀,因此以下感想全以上集讀後感為主。

  不曉得男女主角高顏值、家世背景顯赫、社會地位崇高門當戶對的戀愛是否已經成為中國創作大眾小說的套版?我接觸的中國小說說實在並不多,印象最深刻且稱得上喜歡的僅有辛夷塢的《許我向你看》,因此在高寶行銷邀請我試讀這本《我的小確幸》(上)時,不僅供我機會首次嘗試甜寵類小說,更得以粗淺地掌握現今中國小說創作生態為何,以及在IP影視化產業鏈中,何種故事取向能夠順利博得觀眾眼球。由於先前工作領域與IP改編有密切相關,加上接著研究方向會繼續以這塊領域著手,在閱畢《我的小確幸》後,上網查詢其改編電視劇的相關消息,接下來的心得我將會以大眾喜好與故事組成的選擇取向論述。

閱讀更多»

南聲讀後感051|《奢華美學:台灣當代文學生產》劉乃慈

  閱讀之所以對我重要,是因為很多時候我被當中的敘述給深深影響了思考方式。至今為止,對我人生有重大啟蒙的第一本書是普特南的《階級世代》,他講述了教育與社區的交錯作用如何進而決定小孩們的社會資本乃至社會階級。書中說到的很多現象與我的生長背景不謀而合,才得以讓我重新審思教育對「人」的重要性有多深遠,就好像栽種一株樹苗以期望將來生長為參天大樹那樣的心願。這使我決定申請教育相關的NGO擔任實習生,藉由不管是第一現場或是後勤的參與,實際感受如何以行動改變自己也回饋於社會。縱使教育不是我的首要志願,它依然是我在意的領域,我願意花心神成為幫助某一名孩童的議題。

  而劉乃慈的《奢華美學》正是第二本之於我理解一個新領域大有斬獲的作品。

  在閱讀上每個人有自己的口味、偏好,然而喜歡閱讀的人我相信他本質上是喜歡故事的。對故事抱持某種抗拒不了的吸引力,自然也會涉略某些小說。然而「文學」又更讓閱讀文字這個行為顯得更為高雅富有距離感,我自然不是這般專攻的狂熱者,更別提能被稱得上台灣文學經典的作品到底看過哪些。

  也因為明白自己欠缺的,以及對文學產生的莫名生澀恐懼,我選擇先行大量閱讀華文文學研究的相關理論書籍,得以藉由更有系統性的方式一窺台灣文學的演變歷程,以及如何分析文學。目前讀過的本數不多,也沒按照出版順序來,先是從陳建忠、應鳳凰等五名台文教授合著的《臺灣小說史論》開始讀起,然後是陳芳明的《左翼台灣:殖民地文學運動史論》,葉石濤的《台灣文學史綱》,才是剛讀完最有收穫也是本次想分享的劉乃慈著作《奢華美學:台灣當代文學生產》。

  論述一開始,劉乃慈會先行定義何謂「奢華」,也就是支撐本書的地基。再以伴隨資本主義而來的消費文化如何影響文學的表現手法,還有西方概念的引入,脫離政治監控期的文壇漸漸將文學視為個人自省的傾訴工具,更多是針對性傾向、女性、環境等融入強烈概念的題目進行書寫,大幅減少對政府的批判。而面對這樣轉變的台灣文學著實地受到中產階級興起,產生互相依存的共生關係,文學功能性因此有了全新解釋。

  而根據消費文化的風潮興盛,以誠品的經營作為舉例說明,「暢銷書」的觀念形塑而成,大大改變了讀者的挑選方式,而這也導致每一本書的行銷期被大幅拉短,上書店成為一種品味生活的方法,但未必與選書閱讀能產生意義上的連結。就結果面來說確實將閱讀推廣到中產階級生活範疇內,而誠品的行銷手法劉則以「類菁英」一詞形容。

從學院學術體制逐漸擴散到泛知識文化圈,這種動輒標榜大師名哲的學識理論,卻對其抽象深奧的內容一知半解,特別喜歡添加個人創意想像做急性闡釋的「類菁英」文化,於焉成形。

133

  有趣的是,在理解如上段文句時,都有種自己也陷入該種情況成為被批判對象的自省想法,明知自己受到資本主義所帶來的好處豢養,卻豎起一根手指責罵那些與自己處在同艘船上的人,忘了仍有四根手指指向自己。而在這本書裡,卻屢屢出現諸如此類的情況,足以讓我覺得自己受到當頭棒喝的清醒感。

  另外,我非常喜歡劉乃慈在本書中的最後一段話,這同時說出了我一直以來糾結於自己真有資格將我的閱讀筆記分享視為一種「書評」嗎?

身為研究者,我希望能為這個熱鬧的時代與精彩的文學創作,說出一點不一樣的「什麼」。倘若因此得罪兢兢業業、伏案寫作的小說家們,以及咬牙撐持經營的文學書版社,絕非我的原初立意。我相信他們的成就與貢獻,也不會是這本小書所能動搖。身在這個快速變形、不停幻化的全球化資本主義時代,堅持培養一份能夠細膩品鑑文學或藝術的能力,還是一件值得的事。

309

  從最一開始閱讀一本書,我就是抱持著我希望從中獲得新火花的好奇感與它對話。如果哪裡我覺得不喜歡,那也不代表有資格否定將其轉為文字的工作者努力。不論是評論或是感想,都是一種意見的交會與對話,這點是不管如何我都堅守著的最後一條線。

  你就算沒有基本的文學底子或是任何相關理論背景應該還是能理解本書內容,我認為這也是這本書之所以好看的原因,劉的行文間並不會刻意排斥那些非本科系的讀者,但依然引述了足以被考驗的理論進而之稱她的觀察,整體閱讀上我認為蘊藏著自我主張,同時也不貿然否定與她看法悖離的作品。主要是因為很多理論性的著作容易因為使用過量專有名詞,省略與大眾解釋的篇幅,以至於只能用屬於同領域的行家才懂的話語進行對話,造成溝通上的不對等(這點在《話語權的世紀角力》中提到,不過該本書對此舉的批評意圖相對高,在此我不對這樣的行為評價好壞)。

  針對九零年代以降的台灣文學觀察,我個人相當推薦這本,在學術知識離豐碩還有很大一段的我而言,它給予我的幫助十分的大!

主觀喜好程度:

評分:5 分,滿分為 5。

日常|在書店工作的日子(一)

照片自攝

  我嚮往出版業絕不僅僅是喜歡閱讀這麼簡單的理由。愛看書與做書、理解書沒有絕對關係,有人只是沈醉在劇情中,受到不同立場思維挑戰引發的省思,這種想法上的轉變與出版業的實務面是可以被明確切割開來。

  從之前有幸進到版權公司了解IP經營的環境大致為何,現在則轉戰至通路面進行第一線的銷售與服務挑戰,先說總結:上一份工作很吃腦力,這一份工作則很吃體力。但也因為親身嘗試,更是深有感觸那些以往在網路上發表的瑣碎言論實在過於草率,以至於很多事情事實上不如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對我而言,整體來說是有收穫的。

  在書店工作,唯一目標就是賣書,為了達成這目的必須做的前置作業即是店鋪整理與顧客洽詢服務,而這兩方向可延伸的工作細節又是不少,本篇文章僅是做個簡單分享,不會深入著墨。

  依照我工作的書店營運會分成兩班,早晚班勢必會重疊,以此cover兩班的休息時間,唯一差別在於早班開店晚班打烊。由於我這個月都是早班,因此我分享的會是早班視角:進店舖後,前半小時要將燈、通風設備、掃拖地等清掃前置工作一併搞定。接著如果有出版社送來佈置用的新書海報或小厚板也要趁著這段時間趕緊更新。再來,店員們會開始整理書架或是處理其他單位的訂單,基本上這時候就等於正式上工,只是有沒有客人的差異,而新手前期的工作內容極為乏味,得要將櫃位全數記起。

  櫃位根據每家書店擺設不同會有不同排法,像誠品多數書店都是以類型區分,另一種則是以出版社區分。然而後者我認為對店員記憶上是困難的,但是要找書或是上架書卻是相對輕鬆。這是因為,若是按照出版社區分,眾多出版社會有屬於自己體系的經銷商,一家經銷商可能與數家出版社合作,如果送貨來,打開箱子裡面數家出版社在清點完後直接放上書車,就可以運到對應書櫃一併上架,然而若是按照類型分類,對店員來說會相對麻煩,可是對讀者來說則會很好找書(畢竟讀者對經銷商負責哪些出版社又不熟)。這裡我才曉得,眾多出版社中聯合比較特別,自己成立了只運送書籍貨運的物流,其他出版社則會交給經銷商,經銷商再跟物流業合作,聯合則像是一條龍,自己的書自己整理自己送,同時也會與其他出版社合作幫忙一起送。

  等櫃位記得後,店員就會分到專門的書區。負責該區域的店員則根據該區哪些書賣得比較好,可以事前下訂補貨以備不時之需,有些書則有時效性,通常出版社要收回會發公告,這時候如果不想自行吸收成本就得留意以利退貨。得到的額外經驗是,除了我們熟知的雜誌有時效性外,考試書、算命書也有時間限制,電腦書則會打標上日期。

  實際在書店工作後我不禁開始思考,到底書店存在之必要在哪?
  在枯燥乏味的記櫃位過程,我發現自己無意間留意到許多是我僅從網路書店不會找到,卻很有趣的書。並不是排行榜、新書電子報這些資訊自動登場餵養著我,而是我從茫茫書海中,一邊看一邊探索,這種主動卻不刻意的尋找過程唯有在實體店面才能辦到。我的待看書單因此累加了好多書,像是我發現一本以大數據分析為主題,探討要成為經典需要有哪些特徵才能達成,不覺得這切入點十分有趣嗎?

  另外我獲得的新想法還有:連鎖書店與獨立書店兩者差別除了針對議題敏感度不同外,選書上獨立書店又更私人化一點,一來是因為它店舖本身就不大,不追求量,而是質,口味主觀迎合店主,但這樣事實上會篩選掉大多數的民眾,使得閱讀與民眾的距離被拉遠。而就這點,反過來說,連鎖書店的存在便提供給一家在閒來無事的下午或是假日,帶小孩來連鎖書店翻翻書玩玩沙(真的有沙),一本兩本書,或許就這樣被找到了主人。而連鎖書店間在根據主策者的評斷下,選定合作的經銷商也不盡然相同,像是前段提到,每家經銷商同時負責多家出版社,意即有些你壓根沒聽過的出版社有可能因為主策者決定與這家經銷商合作,他們的書就跟著進到這間書店。而這樣的化學作用便讓A連鎖與B連鎖在販售商品上,依然有些微不同,就好比我待的這家書店就沒有引進春天的書,想不到吧~?

  回到工作流程,除了開店後陸陸續續散客進入,店員則要開始接貨運大哥送來的書,進入拆書階段,清點完下訂的書目與數量沒錯後,再由另一名同事進行驗貨掃條碼,這些書就可以被送上書架,由負責領域的同事為他的書櫃進行整理。

  當客人陸續進店裡,觀察客人也成為實體書店有趣的地方。有些書店坪數夠大,就能提供一個類公共場所舉辦簽書會、分享會、座談會諸如烘抬人氣的活動機會。這類型活動與其說是為書打廣告,我認為它更像提供作者與同溫層敘舊的面對面機會。好比前陣子店裡來了一個算有名的公眾人物,她的新書分享會湧入人潮,現場座無虛席,不過仔細分析觀眾特徵,很明顯地多半與她待過的單位有連帶關係,或本身即是她作品受眾的婆媽們。舉辦這類活動無非是帶動現場銷售量,鼓勵讀者買書與作者拍照簽書,近乎追星活動卻成功達到賣書目的。然而是否能拓展新讀者,或許有機會,但我認為微乎其微,畢竟這種活動講者對談內容基本上也都是書內的前言或是文宣,有時候興致一來,甚至就開始瞎聊起來,不過追星終究只是為了滿足見到本人一夢,到底目的達成,也就代表某種程度上的成功。

  除舉辦活動外,實體書店另一特色在於它提供給民眾一個休息空間。店裡有提供閱讀區,為數不少的讀者會在店裡坐一個下午,幾乎就把書快要看完了,也把要賣的商品用力摺出痕跡,但怎麼就是不買回家。沒有任何約束能力去規定讀者們只能翻閱多少量,或是只能使用這位子多久時間,如此自由的環境讓我看到不少看書看到睡著的民眾(XD),也有拿了一堆書來看,看完後還不放回去的讀者,甚至有讀者直接就在店裡寫功課(咦?)。大家都進到這個場所,然而走出去手上抱書的人有幾個,我想大概只佔三成到四成(?)。

  不管是被粗魯翻閱產生使用痕跡,或是因為暴露在空氣中過久關係,使得紙張出現泛黃,種種原因導致書的賣相變差,同樣價格,讓人選擇回頭到網路書店消費,這是無可厚非的情況。

  然而,我相信等到絕版那天來臨,這些賣相變差的書價值就會頓時彰顯。在偶然的某日,一直渴望買它的讀者偶然出現,偶然發現了它而欣喜若狂。這種像是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對的另一半的浪漫,也唯有在實體書店才會發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