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讀後|《臺灣漫遊錄》楊双子

  講的是少女情誼間的故事,雜揉一點殖民歷史一點美食一點百合,是我在閱讀這本《臺灣漫遊錄》最為深刻之印象。或許是作者意圖展現「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微妙情愫,小說裡無不時冒出粉紅泡泡,體現在兩名女主角對話之間,柔弱、疼惜、敏感,幾乎是與直男完全絕緣的另一個夢幻場景。

閱讀更多»

〈城市空間、現代大學與知識份子——以上海大學(1923-1927)為例〉講座心得 主講:郝譽翔

  不確定是不是因為近期剛讀完Bourdieu的關係,抑或是重複提醒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使我不禁自我警惕,關於作為一名研究者不該陷入「去歷史化」的謬誤中,也正與郝譽翔開場所申明的研究精神不謀而合。她表示,當目前眾多學術討論是以理論為基礎開展,總會自然而然地形成一種具有「成見」、「框架式」的論述,這將導致我們認為革命文學就是法西斯主義的工具,這將影響我們機械式地解釋某一出身背景的作者只會以特定的觀點撰寫作品……獨斷卻不謹慎的研究成果。

閱讀更多»

南聲讀後|《身為職業小說家》村上春樹

  也許正是時候,也許是過於晴朗的天氣契合著村上溫柔的筆調,這本我高中在曬書節買時的書就在多年後,總算被好好地閱讀了。我對村上的印象停留在大學一次穿梭圖書館的無意間。還沒改版封面,淺灰色底,分成三冊的《1Q84》,我永遠不懂那個「繭」是什麼意思?「青豆」怎麼可以是一個女學生的名字?再多就是與諾貝爾文學獎無緣數次,被西南方某個小島國媒體炒作,成為連自己可能也未料想的話題主角議論。假使想要再拿這件事大做文章,或許台灣媒體可以從這段,細細品味村上是怎麼看待這件事:「最重要的是擁有好的讀者。任何文學獎、勳章、善意的書評,都比不上親自花錢去買我的書的讀者,擁有更實質的意義。(p.66)」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