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讀後|《準台北人》陳又津

  《準台北人》是陳又津在身份進行空間跨越的一種紀錄。寫了關於父親,關於母親,關於三重,關於與她類似的新移民二代的身份追尋與認同。在《地方:記憶、想像與認同》中提到,地方的概念是流動的,與之有類似屬性的是身份建立,恆久的身份難以存在,多半時候順應外力因素刺激,我們不得不接受改變為求生存。在閱讀《準台北人》時,對我來說感到些許困擾的是,作為讀者的我與作者的生命經歷交叉太大,我們錯失站在同一條線上擁有共識,我難以在陳又津的文字內找到回應自己人生片段的敘述,這時的我,正正成為一名旁觀者檢視移民者的心理傾訴。

閱讀更多»

南聲讀後|《他們沒在寫小說的時候:戒嚴台灣小說家群像》朱宥勳

  我還不至於以「文學之神」這般誇張字眼回應對文學的喜好,更不必然是受如神感召的悸動,因而決定鑽研這門學術。不過,朱宥勳這本著眼於台灣作家生平的新書《他們沒在寫小說的時候》,以他個人學習經歷加上史料的判讀,確實讓我從中獲得不少感動與思考始點,更助益我之所以想要更深入認識台灣文學,我們的國家,初始面貌會是什麼模樣的熱忱。

閱讀更多»

南聲讀後|《島嶼時代》Alastair Bonnett

  書裡諷刺的地方一點也不少,好比這坐享這一切美景的我們,並不會特別去想像眼前的景象消失的話,自己也會是共犯之一。《島嶼時代》可以視為作者Bonnett的觀察島嶼筆記。搜羅全世界各地的第一手觀察心得,包含前陣子被新聞媒體大肆報導,作為炒熱氣候異狀變遷話題的巴拿馬所管轄的群島,又或者距離我們很近的香港,但我從不知情的「東大嶼都會」人造島嶼計畫。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