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香港,我街道》、《我香港,我街道2:全球華人作家齊寫香港》、《我台北,我街道》|香港文學館、胡晴舫

  從香港挪移至台北,不管是哪一處,都不是我真正的家。我大膽質疑,既然書寫主體對我而言,多半仍是陌生,作為一名讀者,我何能去認同、去想像,那是我置身過的街景,是我可以激起認同的稍縱而逝記憶?然而,即使未能真正認同,在《我台北,我街道》中,竟可以使我尋覓些許熟識感,所謂「老台北」這座城市的樣貌尚未死去,至少她深刻地活在四十五十歲以上的台北人心中,透過他們的視野,還沒被串流媒體吞食的唱片行、從咖啡廳做起的出版社、曾悠閒爾後被捷運匆忙取代的公眾交通運輸,她們是台北,也不是台北。退一百步來說,曾經的台灣有過這些痕跡,卻也已被現在的台灣一點一滴取代。我就在這巧妙的記憶落差中被耍著玩,試圖重構對已被貼上庸碌標籤,而日漸漸疏遠的「台北」這座城的想像。

閱讀更多»

閱讀的黑白光譜中,立志做灰色地帶的書——與「柳橋出版社」負責人李家騏對談

  雖然我不吝於在網路上侃侃而談,始終把自己置於對各種專業領域中仍是有待成長,必須虛心受教的生手,面對從業人員或研究者,不僅是不敢當面交流,更別提以一名學習者角度提出疑惑,彷彿在學習場域中,慣性排除自己,以窺視之姿賞析一切的流動,只為了免於出洋相。

閱讀更多»

南聲讀後|《風的十二方位:娥蘇拉・勒瑰恩短篇小說選》Ursula Le Guin

  這陣子的方式都是交錯著看的。一一細數,手邊同時翻開的書有馮客中國三部曲中其二,專討論毛時代發起大躍進導致的饑荒黑暗期;還有不知道為什麼上廁所時搭配著談論日本文人的風花雪月總是特別順暢;緊接而來,九月將迎來的開學,總該有研究生的自我意識,一本求生指南與選中的「現代文學專題研究」中課綱提及的《回歸現實》;然後是想要跳脫一直以來沈浸其中的文史主題,以迷因爲專題的文化演化史,和今天想稍加紀錄順便練筆的Le Guin短篇自選集《風的十二方位》。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