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歉書〉

我頭一次這麼真切地感到絕望,那是幾乎足以支撐自己的意志全然被惡狠狠地掏空。我的身體機能在睡夢中被幽黑與冰冷喚醒。暈眩感難受地把我拉回現實——但起碼我知道自己還活著。
我不需要借助他人追憶,確鑿我存在的事實,因為我可以為自己用盡心思地書寫、堆砌獨一無二的情緒。
我痛恨——而且是一直以來——人云亦云地吹捧,亦或作品既有知名度的呼應,你難道不能靠自己去鑿出五月留給世間的訊息?非得根據他人歌頌五月的死與生前的苦,而珍惜著有過她的種種嗎?

活著是活著,但又隨時迫近死亡。

假使五月還活著,她看到這段文字是不是可以理解我對她活在人世間所受折磨的行述?也有可能只是表層。
抱歉——即便這與我無關——但我還是想跟無法再給任何反饋的五月抱歉。一如多數讀者對五月的《手記》漾起的悼念,是發自內心、基於生命一度有頭,終將迎至結局悲哀。
甚至,因為擅自解讀五月的苦痛,浸泡在悲傷中,搗毀理智,牽連我在乎的人們,撕裂了本應珍惜的情感,每個人都會是五月,每具心志都有五月的一角。

連僅僅是追憶五月都可以讓我狂癲到不是自己,那是不是這生,我連承受五月在世所寫的文字都無能為力?

在幽黑中,我驚醒,腦袋渾沌,腹部傳來無止盡地噁心,嘔吐感逼得我縱使疲憊,也無法入眠。
任何有關五月的事,現在的我,尚未堅強到可以獨自汲取。而偏偏,五月的故事不在只有個人的情境下是容不進她的空間。
情緒是比較出來的,走筆至此,五月給予我的絕望與悲痛猖狂到極致,是活到這個年歲,我從未經歷過的。

我想與無法接收到這份心意的五月致歉:「對不起,我無從堅強到去閱讀任一有關於你的文章,那太使人悲痛了。」
如果可以,我希望任一活著的軀體可以讓我明白,我尚有機會可被拯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