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讀後|《半蝕》韓麗珠

  在讀韓麗珠的《半蝕》時,我二度陷入昏睡,一次是與他已經逝去的往事,一次是她至今依然存於是死是生的城市中,故事暫時無法完結。並不是因為她的文字讓人感到無趣,而是從她近似日記的散文中,我漸漸受到吸引,認為自己必須效法那種生活,將自己抽離於現在,遁逃到一個用打坐、冥想、不存在的貓、窗台仰賴我母親每天澆水的植物們,還有我這拙劣的書寫,使自己拼湊成一個低畫素版的韓麗珠。

閱讀更多»

南聲讀後|《雖然店長少根筋》早見和真

  這本近期讀過內容最輕鬆的《雖然店長少根筋》,是以書店發生的日常瑣事進行書寫的小說。故事舞台是一家規模介於連鎖與獨立間的地區型書店。以匯集在地居民維持營運基礎的經營型態,就本身從事同類型書店店員角度來看,免不了構成共同文化生活圈的職責。具體來說,擁有可以容納數十人以上仍綽綽有餘的寬敞坪數,基本上就身負組織單位與民眾兩方期待,舉凡簽書會、說故事活動、社會議題宣導講座⋯⋯任何可以聚集人潮的活動都會成為地區型書店衍生的額外業務。並不是說這種經營方式不好,反過來說,這倒是幫助實體店面在折扣戰打得頭破血流的高度競爭書市中,非得這麼做才能殺出一條血路的殺手鐧。

閱讀更多»

南聲讀後|《新寶島》黃崇凱

  多數時候,寫作成立始於一個簡單的想法,在老師的《新寶島》中,大膽地假設:在未來的某日,台灣與古巴這兩個緯度、電壓、國際政治處境相似的島國人民將會在一夕之間發生大交換。在這樣的故事背景下,作者可處理的問題範疇極廣,光是如此離奇設定倘若真實發生,存在於讀者腦中的問題肯定堆積如山,讓人不禁期待,黃崇凱會如何「玩」這部作品。

閱讀更多»

南聲讀後|《抱歉,我討厭我的孩子》四絃

  近年來的出版品中,針對母親一身份的責任探討多了不少聲音,加上性別平權價值觀日漸普及,多得是主張家務勞動平均分擔,母親於家中的話語權應被更加重視,父母職應從刻板印象中跳脫,重塑更人性化,富有彈性的互動關係。這些看似新穎的主張真的為婦女們帶來改變了嗎?更甚者,從親子關係進一步討論,受到父母庇護結束的一日直至哪時?孩子們是否可以擺脫關係中的弱勢,走向擺脫威權體制更為對等的角度,產生正向對話了呢?藉由這些概略且普及的提問,我想從《抱歉,我討厭我的孩子》這本小說進行討論。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