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讀後|《模仿犯》宮部美幸

  直到最後一頁,我仍因沈浸在宮部美幸過度豐沛的劇情不能自我,就好像沒日沒夜看完了一整季的連續劇,到了最後一幕,依然想為劇中角色申辯,依然期待惡人有惡報,依然無法為這一連串悲劇歸納出任何有助於拯救自己或者誰的總結——因為它的世界過於寬廣,連人生都無法梳理出清楚脈絡的渺小你我,又怎麼有能力可以做出任何表示?

  厚達一千三百多頁,《模仿犯》起初以三冊形式出版,臉譜代理出版後便濃縮成兩側,使得一冊都將近有七百多頁之高,最新版的裝幀請聶永真負責之工作室「永真急制」操刀設計,黑與白對比色顯而易見地與永遠不止息的善惡辯證相互呼應,然而因為份量多,字體同樣也比一般小說還要小。

  談到故事本身,我很喜歡宮部美幸徹底書寫每個角色的過去,以建立鮮明的角色形象。在《模仿犯》內,沒有人是扁平的,也因如此,讓每一幕對手戲都顯得格外清晰,使人深刻。只要讀個五頁十頁,它便能輕易將你拉進另一個與我們身處,別無二致的平行世界。但也基於角色形象費心著墨,登場的角色之多,能在需要處理這麼龐大資訊的情況下不去偏廢任何一方,在在說明宮部在故事塑造能力上有多麼令人望塵莫及。每支劇情線都有其關鍵影響力,劇情架構嚴謹地像是一幅數千片拼圖,不容得疏忽任何一塊,最後呈現於讀者面前的,則是壯闊極具吸引力,在愛與恨交雜間的精湛表演。

  在盡可能不爆雷的情況下,我將劇情歸類成五條,彼此隨著故事進程產生化學效用,又各自發酵,閱讀時的腦袋幾乎沒得閒,需要將汲取資訊大量整理,最後堆疊出整齣事件原貌為何。滅門案倖存者高中生真一、女性雜誌撰文者滋子、痛失孫女的豆腐店老闆義男、性格老實的蕎麥麵店之子和明、受到幽魂糾纏而性格扭曲的浩美。這過程少不了的殺人案件在被害者加害者與遺族間產生極具強烈的效果張力,然而只是這樣,並不能區隔《模仿犯》與一般推理小說的特別之處。穿梭在宮部的文字中,多數的體悟是質樸的訊息傳遞,猶如電影場景的交疊流竄與腦海中,多為片斷閃逝而過,卻往往出現於劇情最高潮處,自然會在腦內搭建起角色心境上的起伏。

  雖然劇情籠罩於幽慘灰暗的氣氛中,我格外喜歡書中最高齡角色有馬義男的精神。在一心期盼孫女平安歸返的願望落空後,有馬再次因女兒受挫出車禍而錯失所剩無幾的家人時光,被動地被剝奪,有馬卻尚未被這股絕望給殺死,他很清楚地在書中成為一盞明燈,作為被害者家屬,作為一介經歷戰爭時期,倖存並致力耕耘生活的老實平民,他所懷抱的精神卻是最堅韌不催的。當宮部在書寫任何有關有馬義男的對白時,那為之振奮的心情隨著一字一句脫口而出,就連自己也成為當中的一名角色受到鼓舞,是很有渲染力的角色特質。

  精神面臨崩潰而幹盡脫序行為的栗橋浩美與高井和明論及過往,則是本書另一比起真正兇手的動機更吸引我的地方。兩個體存在猶如太陽與影子,這裡宮部以很核心的概念闡述任何惡行的產生都源自於權力使然。當支配出現,不對等關係建立,不管是被使喚,或是掌控者,都無法脫離失序的崩壞漩渦中。

  從宮部美幸的創作歷程分析,可以窺伺她的作品風格總是在現實與帶有東方妖異中擺盪,《模仿犯》正是由些許超自然與女性身處社會弱勢處境揉雜而成的經典之作。以女性讀者理解故事本身,多少可以感受到基於性別所衍生出鑲嵌於社會中的日常歧視,但因為批判力道不足,倒不讓我覺得它是一部純粹想專注處理女性夜歸可能面臨的危險之作品,更多是,宮部美幸製造了一個資本雄厚、設備卓越的故事舞台,將聚光燈全部加以投射在身處中央,在一步步剝離後所展露的惡意有多麼令人難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