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讀後|《片斷人間:貓、酒店公關與乘夜行巴士私奔的女子,關於孤獨與相遇的社會學》岸政彥


  與任何人的對話都是一段故事被開啟的旅程。同樣的內容不厭其煩說給不同人聽,說久了,你熟練地曉得接下來該用哪個詞,怎樣的語調,合適的表情,去勾引對方無視周遭,只專注在你將訴說的事情上。故事說久了,你依然情緒高昂,就連當時的你都不確定是為什麼,得到反應過來時才知道,我們才是故事依附的「容器」,事實上,不是我們在說故事,而是沈浸在故事魅力中的我們被故事訴說著。

  《片斷人間》即是這樣一本放棄執著真理,在人群間搜集日常不過的瑣碎故事,再以自我反思等價交換,集結而成的結晶。作者岸政彥提到在追逐意義的背後,他無法同自我這塊範疇中獲得真確,我與你之所以是這般模樣、如此人生,其背後並沒有任何了不起的安排甚至足以說服誰的解答。光是摸索我為何是我,本身就沒有意義。這不表示活在世上試圖追求真理的行為,即是徒勞,也不是鼓吹消極終其一生如此表層的生活態度。他想要談的,比較像是一種「尋找最無負擔的生活途徑」。

  舉例來說:決定互訂終身的兩人,理所當然地期望能以一場婚禮作為迎接新關係的儀式。就算當事人對結婚沒有太多規劃,身旁的親朋好友沒理由不預設這對愛人會將婚宴設為人生轉捩點的表徵。然而,看似展示「幸福」的禮俗在深植人心之餘,逐漸轉變成某種程度上對個體擁抱幸福的「枷鎖」或是「侷限」。換種方式來說:生日這天,受到眾人祝福是壽星理所當然的待遇。然而,這些祝賀為什麼非得等到生日這天才能送上?稀鬆平常的平日,一句「你很棒」、「我很喜歡你這個人」足以輕易對他人構成快樂來源的祝福反倒顯得稀缺。而這也導致,在任何喜慶之日沒有對當事人表示什麼又是另種尷尬難言的「失禮」。

  岸政彥提到,光是用「好的」、「不好的」加以區分種種行為本身就是對任一身份、任一群體的不公。多數人(包含我)都認為自己是普通的,但正確來說,普通的本質在於它是不會被談及的特質,而這不表示我們身上就不存在作為「我」這個人,值得被拿出來討論或是自我與世界連結的「特殊管道」。「我是剪了一頭比部分男生還短的短髮女生」、「我的手臂、後頸上各有一個刺青」、「個性衝動,吃軟不吃硬,不輕易妥協」⋯⋯這些都是我,而我也相信,在任何知道我的人的腦中,上述是我們會共同聯想到屬於我這個人的特質。同樣的推導也全然適用在任何人身上,每個人都不普通,彼此間存在著微妙差異,自然不需要因為「社會期望」而轉嫁為自己的負擔。

  友人們都知道,我總喜歡在沒來由的時候稱讚對方,通常獲得讚美對方第一反應都是:「我沒你說的那麼好」,而我也總會毫不猶豫地回「請不要把我的稱讚當作負擔或是加諸在身上的期望,單純就是我認為你很好,你很棒,在我眼底,你就是值得受到肯定的人」。對我而言,純粹的稱讚沒有任何動機存在於背後,不過就僅僅是毫無雜質,發自內心的認同罷了,不需要是多了不起的成就,就算只是單手轉方向盤的生活日常也是如此,幸福,多半也都在這片斷中得以找尋到蹤跡。這並不表示會在朋友生日這天送上親手製作的生日卡片就是一種大費周章的資源耗費,討論的重點再一次回應上述我提到的,關於「尋找最無負擔的生活方式」,只是以分享幸褔其實可以跳脫既往的儀式傳統,任何人能用自己最自然,沒有壓力的型態予以表達,才是這本書之於我想要傳達給讀者的真正訊息。

  大量搜羅從訪談者那獲得的一小時、兩小時濃縮版故事是構成這本書的基礎,再經由岸政彥從或大或小的過往中獲得的反思揉合出一套處世觀,字裡行間傳達的氛圍平淡卻動人,搭配上比一般書籍尺寸還小的32開本,不到三百頁的份量,著實在閱讀體驗上毫無負擔,可裡面裝載衝擊於我心靈的內容卻不是那麼一回事。這是一本包裝低調,我敢直言在新書平台上會被輕易忽略的小書,對此我深感惋惜,因此我必須用背離本書主張思維,以聳動式言論大力推薦它,是我認為不管哪個年齡層,哪種職業,被貼標籤或自然平凡無奇的人,都很適合的一段邂逅,錯失它,真的萬分可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