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讀後|《沒有人是一座孤島:運用「社會性基礎設施」扭轉公民社會的失溫與淡漠》Eric Klinenberg

  小時候隔壁鄰居家裡開中藥行,我時不時就會跑到人家家裡,坐在富有彈性的紅色圓椅上,上半身倚靠在櫃檯,看著後方嬸婆秤著重量,抓藥打包。高中搬家後,從出門上學到上班,至今為止,與隔壁總是會趁著早晨出來散步的老先生,我們只打過一次招呼。

  搬家後的社區每年中元普渡會在兩排樓房之間的馬路上搭建帳篷,擺出紅色長桌,讓各家有報名參加普渡的人家把自己的供品端上一同參拜,而我們家始終沒有參與過這場盛事。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