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讀後感65|《心》夏目漱石

日本文學再閱讀
提要:2021年給予自己一閱讀挑戰為,每個月將閱讀至少一本日本經典,年代以明治起,直至昭和時代,挑選作家不限,以當下最有感觸進行閱讀。

大塊出版


  因為曾經被親戚欺騙,讓戒備心在「老師」這名男人心中生出了形體。

  故事圍繞在主角與老師的邂逅,為了想獲得足以啟發主角生命經歷,向老師詢問他總是避諱不提的「過去」。老師的故事即為「老師」這個人的塑造來由,從第三個部分〈老師和遺書〉,老師完整地坦承了一直以來背負著令他難受的秘密,而這打擊勢必在他心裡留下如撕裂般的傷口,恆久無法癒合。在老師的自承,我讀到了那份存在於人性中的脆弱,是被包裝於無論在他人眼中是好人抑或壞人的形象下,像是出生時,就被平等地植入所有人靈魂裡的一道等待啟動的機關。

  老師曾質問主角是不是無法理解好人與壞人可以並存的事實,面對老師的主張與質疑,讓我一度將自己帶入主角。老師認為主角的生命經驗過於淺薄,思考上難以有明確的切入角度,看待世間的態度讓所有在已經上了年紀眼裡僵化的準則全有了彈性。這讓我不禁聯想:事實上,成長的另一個解釋即為對某些看法救了自己的成見,人格藉此種協商階段逐漸定型,最終脫離那個被各種未知擠壓的新生。

  然而不管是主角或是老師,在我眼裡他們都有著對人生對未來難以有更積極詮釋的動機存在,這點雷同的表現卻又有趣地因為年紀不同,處於不一的生命階段,行動的果決與否又有著迥異的呈現。主角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似乎也為大哥認為工作才能成就一個人的價值不以為然,他委婉地卸責了那些家人加諸給他的期待與想像,並且從老師散發的人格特質中依稀找到能夠為他的將來訴諸答案的可能性,最後,那我們都知道對任何一條生命皆平等的生死之間,從這頭跨越至另一端,促成主角採取行動的轉捩點。

  在閱讀完老師給主角的書信後,我對老師的心情多是充滿著同情,事實上依現今的價值標準看待,一度自認變成壞人的老師所犯下的「罪」一點也不該這麼嚴苛看待,老師所謂壞的行為是建立在滿足私慾的本能驅使,只是不幸地促成了另一起他未曾預料的悲劇發生。我願意將自己置入老師的角色思考,我成為老師一樣會跟老師做出一樣的決定,那是為了在掠取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我不敢保證永遠為善,當一個好人能夠真正幫助到多少人,至少在在世的時候,拒絕當像老師摯友K這樣的苦行僧,將肉體與精神逼到極限。如K的選擇,每個人的「道」不盡然相同。在我能夠諒解老師的處境與絕地之中,老師卻放不過自己,受到親戚的欺瞞勢必成為他無法全然信任人性的一堵牆,為了避免自己走上親戚的道路,卻在衝動驅使下重蹈覆徹,對老師無疑是一大打擊。

  說來,老師的人格表現回應了在當時的社會風氣底下,對於人格要求與民族精神的展現,道德瑕疵不容被允許存在,如果用我的理解去說明,大概有點像是武士道精神那樣,違背了核心信仰就得以性命作為代價償還。

  在《心》這本書中,清晰地感受到夏目那個時代的人們對於人性評判價值在善惡二分基礎上,多麼地不容易被妥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