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讀後感047|《賀新郎:楊富閔自選集》楊富閔

九歌出版社

  楊富閔寫台南,寫童年。不管是為他帶來知名度的《花甲男孩》,抑或是散見文學獎、副刊的文章,都脫離不了構成「楊富閔」這個人的基本架構。以台南大內區為橫,童年為軸,闢拓出他對於家人對於家鄉濃郁的情感。這正是我喜歡楊富閔的理由。

  出生台南的那一刻起,似乎一輩子便與「嗜糖」、「美食」這些標籤脫離不了關係,事實上,我也是在離開台南後才意識到在不同城市的文化背景滋養下,各地居民確實存在著微妙好笑的差距。落差最終成為被概略化的特色,有人嫌刻板有人依此當幽默相互消遣,於此同時,「台南人對家鄉有著莫名的自豪」一說流入我耳內,我更是默默贊同這項說法。

  三百頁的自選集共有十七篇文章,可以談的主題很多,共通點卻怎麼也脫離不了找不到代表物的大內區,楊富閔於〈暝哪會這呢長〉提及:「我們的大內如此孤絕,當鄰近的官田以總統菱角聞名;當玉井以芒果進軍日本;當新市的科學園區帶動善化房地產的血氣;七股以鹽田黑面琵鷺翱翔在國人眼裡。我們的鄉——大內,還剩下些什麼?平埔族?酪梨?還是陳金鋒?」我妄自解讀之於大內,作為一名大內人,或許楊富閔是有點埋怨的。這裡我不避諱地提及政治,不管是縣市合併前後,升格的台南並沒有因此達到資源整合的目的,至今為止,多數舊台南縣依然處於待都市化階段,最為明顯的指標莫過於公共交通規劃始終處於一個力有未殆的階段。在市區長大的我依然能聽到台南縣友人輕描淡寫要娛樂就得「入城」的說法。曾路過大內的我,在駛經大內馬路,車輛寥寥可數,兩側的低矮房配上整個街景,時間在此像是停滯了般,儼然與市區的匆忙成為兩道平行線。這樣的大內年輕人不外流?怎麼可能。

  自〈為阿嬤做傻事〉一文中,紀錄楊富閔與其阿嬤相處的種種,瑣碎的記憶被整理成時間累積而成的深厚親情。楊富閔書寫了許多家族成員的離去,他的童年似乎參與過比一般人更多的喪禮,這些道別讓楊富閔在面對感情最深厚的阿嬤離去時,並不需要用赤裸的字句去展示他的情緒。陪同阿嬤出殯的這段路程,目光所及的是嬤孫生活的街景,而這些景色阿嬤再也看不到,在世的楊富閔也少了老者的陪伴。天還是會亮,時間不會停滯,陽光照在遺容上,楊富閔每拉近自己與阿嬤的遺照距離,那一句一句堆疊出的情感無疑溢出終究宣告了學習道別,得用許多淚水作為學費。

  楊富閔之於其他台灣作者,他的文字有股來自南部的氣質,參雜著口語化的用語,讓共生於同一塊文化土壤的我有種會心一笑的同鄉默契,然而比起我,他的生活又更台南了些,多數的農務體驗形塑了一個對家充滿高度認同的價值觀。讀著他的書,實在很難壓抑回憶的衝動,成長過程中近乎快被遺忘的過去像是散落四處的碎片,正被我一滴一滴撿拾回來,感謝楊氏青年,讓我想起與阿嬤在她那間服飾店看著港產殭屍片被嚇大的童年。

喜好程度:

評分:4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