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讀後感045|《少年與時間的洞穴》黃暐婷

時報出版

  這是我第一次讀完有種不知所以然,不曉得該從何說起又該怎麼說的無力感。坦白說,蠻懊惱的。感覺似乎抓到了某個東西,一個不慎,它又從我指尖的隙縫滑溜走,模糊的邊界看不見概念的具體型態。

  這本書想說的是什麼?認真組織我的感想的話,我覺得它是一本根據作者於生活中的所見所聞,她的人生中所產出的複數個念頭,全部匯聚成的一本結晶。而她自己也在臉書表明:「但是,我也把我的人生經驗和想像力全部用完了。我暫時沒有其他想說的話。對於這個世界,對人生,我想表達的,都在這本書裡了。」

  《少年與時間的洞穴》在假設台灣時區修改成與日本時區同步後,這樣的世界其底下的角色會發生什麼事的故事,它討論愛情,討論錯過,討論尋找,討論職場,討論任何讀者憑藉怎樣心態解讀它,它就是什麼樣模樣的被動性答案。

  書中主要角色有編輯阿基、作家莉卡、阿美族少年朗、收留少年的女子這幾個人,前兩人的工作關係建構出一副偏屬現實的場面,後兩人也許為莉卡筆下故事的角色,也有可能真實存在。在《少年與時間的洞穴》中,故事與現實被巧妙地連串在一起,在流動式的人造時間觀,套用洪明道在推薦序內提及的觀念並用我的方式重新闡述:「所有人各自被嵌入屬於他們的時間體系下活著」。

  我深切且感動地認為,在品析台灣作者的故事時,比起外語書,更能體會到每個作者的文字風格。那是強烈不容你拒絕的提醒,爬梳劇情、理解主題的過程,不時地追逐著你經過的每個文字,直到烙印於腦袋中,你的腦袋已經被文字堆疊出的意義給置換了想法。黃暐婷的文字與前陣子閱讀郭強生的書,都讓我有這種感受。她的敘述彷彿盤據在山頂的雲海,連綿不斷,每一片雲自可展出新的空間,如同一段句子的受詞、附屬句全都各自有其故事,所有文字再結成纍纍果實,故事有了重量,一如垂落的樹枝,不得不往下垂落。

  我亟欲想探究書的主題,但也因為這文字的特性,讓我的思緒不時被當中阿基經手或他遇上的書稿故事給轉移了方向,這場意圖使人分心的長跑最後我是跑到了終點,但那時在起點給自己立下的目標,卻也沒能達成。來到終結帶給我的成就感甚是低落,我老實地面對這樣空虛的我,不曉得自己到底讀了什麼,是我對這本書最深最為挫敗的感想。如果只是藉由劇情的經歷像串珠子那樣連結起來,不過就是個孩子想幫過世的阿公找到他遺物照片裡的那名女子,將阿公的靈魂帶回;阿基則從他編出的謊言與虛假的對象談了一場戀愛,再擅自終結這個謊言與其分手。但我認為,只是這樣去理解《少年與時間的洞穴》是不公平的,它的魔幻讓人以為誤食毒菇產出了大量幻覺,在清醒以後,剩下的是什麼,那就是《少年與時間的洞穴》想告訴你的故事。


喜好程度:3/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