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書評041|《魔笛:童話推理事件簿》陳浩基

皇冠出版

  建立在三篇知名的童話故事劇情加以改編其讀後感想有喜歡有無感,以同一對主僕主角遊歷四方為背景,讓《傑克與魔豆》、《藍鬍子》、《哈梅爾的吹笛人》被賦予新氣象,並額外一窺陳浩基在寫作材料上實事求是的工匠精神。

童話真的是給小孩子看的嗎?

  這三則短篇的劇情娛樂性質高,指的並不是刻意搞笑的娛樂性,而是就既有的劇情去發揮想像力重新再造故事力的可塑性這件事。〈傑克魔豆殺人事件〉在講我們一直以為殘忍的巨人事實上並不如所想的那麼邪惡;〈藍鬍子的密室〉中的藍鬍子是個可怕的殺人魔,而陳浩基也在他的重改下顛覆這印象;〈哈梅林魔笛兒童誘拐事件〉劇情稍嫌複雜且是三篇裡最長的,前期設置的重重謎團始終讓人猜想不到兇手會是誰,愈到後期會發現有諸多細小線索其實早在前面就陸續出現。

  然而,回過頭閱讀三則童話原文會發現其實他們都有其不合理之處,可小時候閱讀的我們卻把這些異狀視為理所當然,似乎就在無形之中被領至大人們「所期望」的思維中。傑克明是小偷,卻被形塑成為了家庭而勇敢無懼的青年;沒人曉得藍鬍子是否為真的犯下多起殺人案的兇手,女主角卻因為膽怯聯合兄弟殺害了他並侵吞其財產;遵守交易精神本應視為實踐誠實的美德表彰,村民的反悔讓魔笛手決定以其他形式回應其不公允之處,卻被冠上綁架犯的罵名。

  所為正確,始終提倡人應具有的品德倫理在刻意誤導的童話故事中,真有明確的標準得以落實嗎?說故事者本身被賦予了思辨的責任,這是不可避免的承擔,藉由不同形式的重新創造,或許也能讓那些我們一直誤以為的劇情有被修正的機會。

不是最喜歡,但還是有幾點不錯的地方

  但撇除劇情不談,我個人倒是挺喜歡這種改寫童話故事的後設手法,它可以是諷刺的、反省的,使讀者在不同閱讀年紀,藉由不同價值觀重新理解原作本意與其不合理之處,之於我而言,思忖是作者打先鋒,由讀者自我反芻進而擬定自我價值是否會受到挑戰的一項書寫手法。

  雖是短篇故事合集,但《魔笛》的世界觀是由同一對主僕為主角開啟他們的冒險旅程。身份顯貴的貴族霍夫曼先生熱衷於各地野間怪談,他不喜於顯露自己的真實身份以免受到無謂的禮節枷鎖限制,藉以他對這些趣聞的熱情,時常搞得他的僕人漢斯一個頭兩個大。然而漢斯是一名忠誠的好夥伴,故事也採以他的視角進行,從他眼中看去的霍夫曼是一名富有智慧、為人公正的領導型人物,配合漢斯的優秀體術,總能讓兩人在危機中脫身,是十分平衡的一文一武組合。因此在主角性格設計上還是保有其鮮明,加上漢斯幽默地自述,讀起來的感受是輕快的。

  由於是後設小說,陳浩基花了很大前置作業在對故事背景的考據調查進行整理,為了讓故事背景更貼近現實,有些劇情之必要(如單位換算)會寫得特別刻意些,讀者在閱讀時針對這一塊會需要花點時間,算是對我而言比起推論兇手是誰更為燒腦的部分。但不得不說後記針對取材過程的紀錄我讀得相當過癮,得以深入了解每則童話背後的歷史,在閱讀上會顯得更能理解其用意與動機是什麼,讀者與故事間的連結性會更高些,是少數之於正文我更推薦後記的案例!

  對於陳浩基的作品一直沒有太大的異議是因為我喜歡他利用讀者閱讀文字產生理解上的誤差,進而增加劇情的可看性這件事十分令我感到玩味,然而新作《魔笛》除了〈哈梅林魔笛兒童誘拐事件〉外,另外兩則短篇並沒有達到這效果,顯得較為平庸,倒也不會覺得可惜或因此覺得不值得一看,應該說被陳浩基給寵慣的關係,自然對他的作品便會抱持高度期待。

  在喜好程度上是〈藍鬍子〉>〈哈梅林〉=〈傑克魔豆〉。我不確定是否因為太在乎歷史考究的關係,我在讀這本的時候興致一直不高,總覺得有種為了符合真實掩蓋掉陳說故事能力的光彩,以致有些失去它原本應有的優勢。所以讀完後,我一直不曉得該怎麼撰寫本作的閱讀感想,總地而言用一句話來說的話:《魔笛》是一本齊於陳的水準,但我認為沒看也不會有惋惜感的微妙之作。


主觀喜好程度:

評分:3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