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散記|關於要不要重返校園這件事

待業已經要滿一個月了,最近發生了一些事情,又讓自己回到去年(2019年)四月那種魂不守舍,心好像破了個洞的狀態。總覺得自己飄然在某個不確定的狀態中,抓不到重心,為此恐慌但因為求生本能曉得不能這樣下去,逼著自己一定要趕緊振作。

沈浸在悲傷回顧過往的同時,腦袋也漸漸浮現出為了脫離這情況的解套方案:換新環境。

之所以會因外界變化而產生波動,我深深思考過是不是我還不夠能掌握真正的自己想要的生活以至於我時常遷就於外界施予我的刺激。

我很謝謝友人陳說的那句:「我不覺得人沒有選錯路的機會。

乃至更多人告訴我的:「你還年輕,很多事都能嘗試。」

我不想被年紀給束縛自己應該做什麼事,或許你必須要承擔更多異樣的眼光,花費更多勇氣才能完成某個目標沒錯,可是正如更多更多言語告訴我的:「做你就好,一如以往。」

我覺得自己需要用很多信念說服、支撐我選擇每個決定,那是乘載了很多人給予我的祝福才能辦到的。我從來就不勇敢,無法輕易地將每件事順其自然地對待。所以我需要花很多眼淚很多擔憂才能夠促成現在的我。

選不選擇讀研究所,二來則是這兩年的工作經歷讓我深深覺得自己其實還有某部分未被開發,但它值得被開墾的區域。雖然想讀的科系無法被直接變現成某個絕對明確的職稱,不過它培養的能力我相信是多元、是可以跨領域的。又或者說,當你持有某個別人取代不了的專業技能後,你又何必害怕被輕易取代?大概是這短短為期兩年的經歷讓我深深有感。

感覺人生現在走到一個充滿叉路的階段,台北筆試的工作正在等待要不要面試的通知,偶爾打開104看看是否有嚮往的職缺,佇足在台南的時候去看相關研所科系的書單,擦清那塊或許將照射我未來的鏡子是否真的明確照應了我想像中想走的路,這些方向漸漸可選擇的範疇受各種想法變得可見。

用很多不安定去換取的,全是將自己往未來推的道路。

當你承載的、理解的愈多時,會覺得自己靈魂重量加重許多,如果說能力愈大責任愈大是以這種情況去解譯的話,似乎更能理解些什麼了。

因為年輕吃了不少苦頭,卻也因為年輕可以更無後顧之憂恣意妄為什麼,因為年輕,所以無措之餘又更能從容面對「未來」這個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