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書評037|《我想吃掉你的胰臟》住野夜

  太純愛了,我看得很痛苦。改編過動畫與真人版的電影《我想吃掉你的胰臟》是一部講述罹患胰臟疾病的女主角只剩一年壽命,與同班從未交談過的男主角因為一本《共病文庫》而產生交集在彼此生命中締造意義的青春故事。

悅知文化

  故事採用第一人稱書寫,以男主角視角講述,內容主打感動、戀愛、青春、成長等幾大能輕易使年輕人產生共鳴的元素。因為劇情過於普通的關係,加上我對男主角的人設並沒有特別有感,因此即便我是個哭點極低的人,也無法對這種與生死有關的劇情產生同頻率的感動。

  我不想一昧地批評,也得強調,《胰臟》並沒有什麼有正確答案的錯誤,之所以對它無好感最大理由不過是這本書很不合我胃口。其實從文案就可以感覺得出來應該不會是我會喜歡的作品,加上看了住野夜其他作品簡介,更足以猜測得出這名作者的故事路線不是我可以駕馭得了的。但因為一本小說可以改編成動畫與真人版電影,難掩會有所期待劇情本身是否有經得起挑戰的優勢。

  ——殊不知挑書就跟看人一樣,往往還是要實際相處過才知道合不合得來。

流於套路的設定

  不曉得日本校園作品是否都有這個問題?男主角女主角說話方式都要帶點中二、裝可愛感,是不是在句尾加上個「呢」以示無法剝離的青春氣息。男女主角性格一定都會差十萬八千里,一個內向一個外向,南轅北轍等同於光譜上兩個極端值的人們偏偏又會受到對方吸引,進而擦撞出一段可小歌可小泣純愛故事。

  我不想檢討,只是很看不慣這種人設,且我自承我是個在某些原則上相對傳統的人以至於我無法接受這種女主角近似於小惡魔的個性,但我願意將其解釋為一種學習,女主角為了跨越表層保護自我而產生的尷尬反應,使她時不時地用一些容易惹怒人,不夠坦率的做法去露透自己渴望愛渴望被肯定的原始訊息。但說實在地,這種伎倆前提要不是顏值夠高,此舉實在容易使人感到厭煩與任性,完全產生不了加分作用。

  然後是男主角,也是一等一的路人角色。不愛社交、對一切不感興趣,與各種動漫男主角人設不謀而合地重疊。與女主角的相遇純粹是因為撿到女主角的東西。不奢求過於戲劇化的關係連結,但我卻對女主角爾後主動將男主角拉入她的生活,在陪伴她與病魔對抗,並相互更加認識彼此的經歷感到過於彆扭與虛幻。就是一種硬要,因此我才會說《胰臟》本身並沒有什麼客觀的邏輯錯誤,單純就是那故事氛圍讓我覺得是自己無法接受的平行世界罷了。

  《胰臟》同樣拿絕症作為劇情爆點,在邁入「人生倒數」這項猶如故事加速器的催化下,主角兩人會深深地體會到生命誠可貴,並且留下難以忘懷的情感回憶,並不是多別出心裁的設定,卻又往往能夠吸引到一票為此感動不已的粉絲,屢試不爽。我並沒有想要批評使用這種手法的好壞,純粹是覺得你起碼老把戲要變新花樣啊!

書名即是本作唯一亮點

  承上段接續討論,本書比較引人注目的就是書名的部分,也就是女主角最一開始對男主角說的「我想吃掉你的胰臟」。乍聽之下像是什麼獵奇的話語,事實上,這句話本身也是故事核心。吃掉你的胰臟代表著你有著我需要的東西,又可以進一步解讀成,你對我而言是有意義的,你的存在在我的生命中是重要的,也就是你本身是個有價值有意義的人。這段脈絡剛好扣合回到男主角打從最一開始就對任何事情不感興趣的性格設定。男主角在他人眼中,始終就是片可有可無毫無存在感的風景,正如男主角也這樣解讀這個世界。因此,活著之於男主角的意義很難用一句精準的話語或一個詞彙去表現出來。直到男主角認識了女主角,她是他的花火,也造就了他活著的價值。

  這樣一份人與人的互動所產生的肯定,我認為,不管對誰而言都是重要的。縱使《胰臟》的劇情、人設都顯得過於普通幾乎是過目就忘的程度,但是故事核心概念卻是十分清楚的,也因為主角們都是十七八歲的少年少女,難掩帶一些比較青澀的氛圍使得給人的感覺沒那麼坦率。就整體來說我對這本的感想並不足以算得上好,甚至是一本足以改編成電影是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例子,但不管怎樣,這是我的看法,是我無法如住野夜在開頭所說,將感動跨國傳給其他地區的讀者,我接不到,未必代表其他人亦是如此。

  但你問我推不推,我會送你一個大叉叉。


主觀喜好程度:2/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