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書評036|《如何不孤獨死去》Richard Roper

啟明出版

  出生一人,死也一人。雖然過著群聚生活的我們,到頭來盡是孤獨的。我們必須學會與自己共處,卻同時對外渴望孤獨以外的生活。

  本書主角安德魯是一名政府衛生局死亡管理組的公務員。他的工作是負責那些沒有遺族辦理後事的案件,為這些死者簡單辦理儀式,替他們送上最後一程。參與喪禮並非義務,但安德魯卻始終堅持要出席。藉由每一次牧師的祝禱,安德魯不禁想像是否孤家寡人的他最終也會走上同樣的路?

不用太認真活著,對得起自己就好

  安德魯這名男子作為主角,卻沒有什麼特別的。四十二歲的人生,他獨居、沒有什麼人生成就、社會地位普通,幾乎從身上看不到任何亮點的他,與平均值劃上等號,和棲息在都市各個狹窄套房、作息固定的現代多數人們別無二致。

  我們的人生中可能有一段時間會是安德魯,安德魯就代表著我們。這樣的他,又有什麼值得體會的人生故事呢?

  安德魯堅守崗位,不喜歡產生紛爭,默默完成自身職責,然而他背負了一個天大的謊言。一次無意間撒的小謊,讓他從此在同事面前成為了一名具有幸福家庭的一家之主。起初為了讓謊言看起來無懈可擊,安德魯沙盤推演了一套他與幻想妻子黛安和他一對兒女的人生經歷。這個決定讓謊如雪球愈滾愈大,最終成為綑綁著他度過雙重人生的情況。然而安德魯卻無法將實話全盤托出,是因為部門受到裁員謠言籠罩著,擔心因為說謊被判定品行不佳因而遭到解職,安德路將自己送上進退兩難的局面。

  說謊,某部分夾帶著渴望成真,才會擷取了潛藏在內心盤旋的念頭,組成一段不切實際的寄望。而安德魯之所以說了這段謊,事實上,也不言而喻了他真心期望可以與他的黛安共組家庭。故事後期,黛安這名角色是確實存在於安德魯人生中的,只是已成為過去式。黛安組成了他人生最粉紅的一段甜蜜回憶,他愛的她因為意外無法攜手走至盡頭。看到這裡,不禁為安德魯的謊感到幾分惋惜。

  安德魯失去的不僅僅是曾經的戀人,他唯一至親姐姐也離開了他。無法名狀的孤獨終究提早來到安德魯的生命裡,這感覺就好像繭,使他被團團包圍受困其中。安德魯能麼做?他唯一可以在這份鬱悶中活下去的動力就只剩打造一個舒適圈,過著單調乏味的生活,僅攝取淺層的感受,稀釋掉人生應體會到得精彩。

你掌控人生,或是人生掌控你

  故事中,安德魯遇到的最大問題就是:「是否要改變現狀?」我們的一生是靠著每一個可大可小的叉路經選擇累積而來。

  使安德魯必須做出抉擇的正是新同事佩姬的出現。在兩人合作執行公務的過程,佩姬在安德魯的生命中帶來新的火花,他認識了佩姬,更進一步知曉珮姬的家庭狀況:她有一個酗酒成性的丈夫,過著不算美滿但也不致於不幸的生活。佩姬不時鼓勵安德魯的舉動,令安德魯漸漸心傾於她。

  人總是會被自己沒有的東西給吸引,安德魯便從佩姬身上感受到這點。從以前總是逆來順受的人生,因為佩姬的催化,安德魯開始思考虛構家庭的謊言是否該在此劃下句點,以對佩姬瞭表他的心意。在這個狀態下的安德魯變得積極,至少,他有想要的東西,讓身心轉向積極,進而掌握自己要的未來。

  安德魯的人生境遇說不上精彩也沒有太過深植人心的片段,卻足以從安德魯的心態與思想感受到他是一名令人會在無意間投射自我的角色。溫柔卻也懦弱,接納不夠完美的自己,也沒有足以令人效法的正向態度,處於中庸範疇,偶爾為自己勇敢一次的人格,說實在地,這樣的角色才更像是個真實存在的某人縮影吧?

  我很喜歡那種不鼓勵人的故事,我從不認為正向、積極、勇敢、真誠這些人格特質每個人都該具備,你可以邪惡,你可以自私,你可以怯弱,你甚至可以逃避,從沒有人夠格逼你接受你不想接受的經驗,你願意被命運掌控,那是你的選擇,甚至你打算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完一生也沒有錯,這一切的總結都是基於你不愧對自己就好。

  安德魯之所以決定改變,是因為他不想孤獨終其一生——他不想過著那種死後沒有人送自己的人生,他知道他想要什麼,而去做了什麼,這是安德魯存活之道。同理換作是你是我,我們又找到了自己活著的意義了嗎?


主觀評分:3/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