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王》九年心得隨便一講就是一篇文

2019年劇場版

  基於重看了中配的二十週年劇場版《奪寶爭霸戰》後有感而發,想記錄一下作為一名九年海賊粉的心路隨筆。

  最一開始追《海賊王》是在我國中暑假,那時候動畫進度播到「阿拉巴斯坦篇」。我每天沒日沒夜除了洗澡吃飯,幾乎都窩在房間裡,一集一集的動畫在追,現在想想,我一生的耐心應該都用在這上面了,不然按照《海賊王》的動畫製播邏輯根本是收視率小偷,前面放超長的OP加上上集回顧,然後也不短的ED,真正播放新進度的時間是少之又少。

  我最沈迷的時候是在高中,認識我的人幾乎沒一個不曉得我很迷《海賊王》,甚至還在卡片上寫將來要當像海賊這樣的革命家(?)。收集的、朋友送的所有周邊全都放在老家,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朋友們做了一張海賊懸賞款式的生日卡片給我,那大概是我至今為止收過最感人的禮物了。

  言歸正傳,不只是《海賊王》,動畫劇場版很多都是粉絲向。要的是為粉絲謀福利,劇情邏輯什麼的全放一邊不重要。劇場版會給你的是新裝ver.羅、正劇不可能再發生的ASL兄弟齊聚、最惡世代一次滿足。因此,認真看就輸了,劇場版在我心裡,就是一種買信仰,基本上就是看爽自嗨用的,能吸引新粉機率為零。

  而正劇被冠上超級拖戲的罵名,就客觀來看確實如此,但這應該是建立在劇情無聊的前提下才會成立——重點我覺得很好看。

海賊王簡單來說小時候追的是熱情,長大後追的是感動

  以前就只覺得魯夫好帥是我公,現在就覺得魯夫就是每個還沒被社會化的我們,藉由他的角度去認識這片充滿未知與危機的大海,正如我們在面對人生同樣在做的事。我從不期待One Piece到底是什麼,甚至我開始覺得尾田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將One Piece描述成是一個具有形體的寶物,One Piece就是我們在經歷過各種歷練後留下來「還在」或者是「助長」著我們的人事物。當獲得One Piece而去回顧這段旅程,也就是我們回望在追逐某個目標時害我們跌跤留下的坑,或讓我們走得更輕盈的坡,層層累積疊出的高度,才促成了站在那個位置得以回顧的我們。

  讓我這副故作冷漠的皮囊底下活著一名吃熱血長大的靈魂。沒來由的大喊、長得要命的招式名稱、敵人最後都會被感化的情節⋯⋯這些中二到爆表的設定二十多歲的我還是會被感動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有時候我願意多讓自己回歸單純一點,因為感動而哭泣,因為對立而抵抗,因為戰勝而高興,因為這樣,我才能夠繼續相信這個變化成需要三思才能行動,不然會被酸言酸語的世界,其實還沒有想像的糟。

  能夠收集整套的《海賊王》漫畫一直是我的人生目標。好險現在有了電子書的發明,我可以不用擔心沒有地方放,書放久了會泛黃的收藏問題。我始終覺得,人再怎麼被生活現實逼得喘不過氣,依然不能放棄想像。故事總能帶給我們幻想的動力,《海賊王》之所以連載了九百多回還沒完結(甚至還需要一點時間),是因為當中的每個角色,即便不是主角,他們在主要篇章結束後,不代表戲份的結束,在《海賊王》這個世界觀中,他們確實活著。隨著時局改變,尾田不會吝於給他們一小格畫面,賦予適時回應,讓漫畫中的世界好像真實存在般複雜。這麼長的故事是由許多篇組成,當中我首推「多雷斯羅薩篇」,然後是「魚人島篇」,再來是「圓蛋糕島篇」。「多雷斯羅薩篇」哭點太多,哭到我懷疑人生。

以為在看《未聞花名》,原來是《海賊王》啊

薩波總算登場

  「多雷斯羅薩篇」中有個設定是反抗國王多佛朗明哥的人都會被變成玩具,變成玩具後,他們身為人時他人對他的記憶會逐漸淡忘,但作為玩具的他卻什麼都還記得。也就是說你爸被變成玩具,你爸記得你,但你會忘記你曾有過爸爸這件事。斷了腳的士兵只能用它破銅爛鐵的身軀保護他即將上戰場的女兒,大概就是這種好哭的劇情。

有感動也有絕望,另一則是多佛朗明哥在最終戰的時候利用他的線線果實能力,把整個國土用像個「鳥籠」(如上圖)的形式籠罩起來,意旨:你們這些人都是我豢養的寵物鳥,沒有我(主人)的允許放行,你一輩子都只能在這狹窄的空間苟且存活。這個象徵完全展現多佛朗明哥的冷酷,不想到隔壁那位用高牆包圍自己高潮的強國鄰居也難。

  「魚人島篇」講的是跨越種族的信任。BLM運動轟轟烈烈,少不了濺血事件,類似的事件在魚人島中也以人與魚人的故事帶出。魚人在歷史中被人類歧視,魚人島的女王乙姬為了促進人類與魚人的友善交流不遺餘力,另一邊的魚人海賊泰格則採舉比較強硬的手法,也朝同樣目標努力。

就在兩族的交流逐漸出現曙光時,泰格被海軍埋伏,遭受重傷,但船上只有人類的血,泰格死都不願意接受人類的血。他在死之前仍不屈服於人類的力量背後理由是因為「他曾因是人類的奴隸」。他恨人類,但他靠自己力量脫困後卻不願對人類復仇,他選擇建立與人類對等的地位,而非再去比較誰高誰低。他相信世界仍是良善,只是自己受過的傷使他無法再去愛人類,這種矛盾的心境因為將死,一口氣隨著眼淚自白出來。

  這些得以從故事找到借鏡的劇情全是在長大之後,依不同的角度來看才得以體會。

  不僅故事吸引人,《海賊王》的感動多不勝數,艾斯的死是我宅宅生涯中首屈一指的痛,還有「羅賓的『我想活下去』」、「喬巴與醫生娘的道別」、「哥哥掛後的魯夫哭著說我還有夥伴」、「羅跟羅希南特的過去」⋯⋯一一細數想著想著就鼻酸了。

艾斯最後的感謝

  想十次我還是會說十五次艾斯的死真的死得我夭壽難過,赤犬在他肚子上開洞那一幕看到都會哽咽。難過到我都變智障不知道能怎麼反應。可是如果艾斯沒死薩波就不會出現,薩波不出現,就不能再去回味三兄弟的過去。劇場版光只出現小小一段艾斯的投影跟薩波合體我就眼眶濕了。

  明明就只是想分享一下這九年追的心得,洋洋灑灑也寫了兩千字,報告都沒寫得這麼勤快。文末也來分享一件我自認很荒謬的事:近期我追蹤有一段時間的意見領袖(不知道夠不夠格這樣稱他)(但不重要)發的一篇文,其實重點並不是海賊王,但是他拿《海賊王》比喻成又臭又長的肥皂劇,我就腦衝直接氣得我怒退追蹤。大概就是因為太喜歡了,平時推崇雙向溝通促成良性對話的我,直接變成容不下拒絕任何詆毀性字眼出現的極端不理性狀態(?)。

  我的九年過了,羅的過去揭開了;薩波也活著,甚至還成為革命軍;草帽海賊團甚至有了草帽聯盟;香吉士鄭重地放棄了王子身份;吉貝爾終於加入草帽;四皇全都登場了,接下來的和之國怎麼能不期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