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九章

  從小到大,只要是藍又馨想要得到的,她總能憑實力取得。她深知身為女性在各種場所中的優劣勢,她懂得操弄這些與生俱來的條件讓自己達成目標。

  養成這好勝的個性是藍又馨自負心態所為。藍又馨是獨生女,也是父母老來得女的掌上明珠,正因為在她懂事後雙親都已年邁,幾乎可以當她爺爺奶奶,所以她更顯得獨立。縱使雙親總是以寵溺的教育模式想要在生命尾聲盡可能給予女兒多一點家長應盡的關懷,藍又馨也感受得到,可是她不需要。

  她認為正因為看見雙親的脆弱,才更使得她必須展現更為剛強的那一面,以後才不會吃虧被人佔盡便宜。如這預先假設立場,讓藍又馨對待外人總是特別嚴格且戒備,事實上這至多是她避免受傷形塑成的保護色。

  可是藍又馨終究希望自己能夠找到如她雙親這般愛她的人。

  藍又馨沒有什麼好姐妹,只因她個性直率,甚至直率過了頭,令他人招架不住,以至於她找不到能跟她長期維持聯繫的友誼。

  但相對地她也因此確實受人尊敬,沒有遭受到所謂學生時期最容易發生的霸凌現象。

  為了學業離開家庭,為了生存離開學校,為了自己離開既定的形象塑造,在江喆這名她暗戀的男子面前,藍又馨頓時有些認不得自己。

  她為了他,幹盡各種不像他會做的事。她將「追愛」視為一種有目的性的利益行為,事實上,最一開始她確實就是這麼打算。

  不過愈投入在這件事上,她愈發覺自己比想像中的還要迷戀這男人。

  藍又馨覺得有點糟,她想要維持理智,可當她意識到應該這麼做時,她發現鏡子前的她卻穿得完全不像自己。

  週日下午的信義威秀淨是人潮,即使看完電影走出戲院已經傍晚十點,廣場還是盤踞著不少人。

  江喆拿著沒喝完的可樂,回想剛才那部電影的內容。而一旁的Katy在上完廁所出來後,便一句話都沒說,直到江喆連續叫了她好幾聲她才回神。

  「妳還好嗎?」

  江喆今天戴眼鏡出門,圓框鏡架讓本身就無害的臉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再小個幾歲。

  這樣的江喆是Katy第一次見到,她在與江喆對上眼後趕緊把臉側到一邊,假裝整理著頭髮,對於終於要進入重頭戲而感到緊張。

  Katy確實是個美人胚子。今天的她穿米色素面洋裝,收邊的窄裙凸顯出她曼妙的臀部曲線,配上裸色系的唇妝,看起來比上班模樣又多了幾分溫柔。

  「今天還開心嗎?」Katy問道。

  「蠻好玩的啊,妳呢?」

  Katy點頭。

  江喆把剩餘的飲料一次吸光,隨之而來的是吸空氣的窸窣聲,默默為這段尷尬塞進了些許緩衝。

  「妳想聽答案了嗎?」良久,只見路終將走到盡頭,即將跨越斑馬線之際,江喆開口問道。

  這讓Katy擱置在包包背帶的手忍不住緊握。

  她表情看似鎮定,心裏卻是倍感壓抑與緊張。

  忽然間,她不想知道答案了。

  她覺得最壞的打算即將發生,她還沒準備好接受,她覺得如果真從江喆口中親耳聽到,她會承受不了結果。

  Katy的呼吸逐漸急促,可她盡可能抑制這份發自本能的反應,她不想讓江喆看到自己狼狽的一面,正如他人對她的理解,她和一般女性不同,她夠堅強,即使遇到各種使人難堪的狀況,她也能游刃有餘面對。

  ——怎麼可能?

  「等一下。」

  Katy止住了江喆即將開口的動作,她的手緊緊握著胸口的衣料,一團皺褶隨著她的顫抖愈來愈多條。

  江喆給Katy時間調適,但最終還是會在分別前,給她明確答覆。

  他這次必須誠實,是為了自己也為了Katy。

  「好了,你可以說了。」

  明知結果會是如何,卻還是不信邪地執著在那渺小可悲的微弱希望。如今,她對於江喆的答覆,已經是用「期盼」來懇求夢想真誠。

  她知道這樣的自己有多可笑,卻無法振作,或許是因為她愛的人並不愛她,而她卻找不到理由討厭他,才會變得如此狼狽。

  綠燈了,但沒有人跨出這一步,對面的行人逐一繞過他們,在這對男女身上投以好奇的目光,再從他們的世界悄悄離去。

  從Katy眼角她留意到了江喆的胸腔正緩緩撐起,像是在做深呼吸。

  「我無法接受妳的感情,抱歉。但我想說,妳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女孩,非常好,這不是奉承,也不是藉口。」

  既然都不是,那為什麼就是不能喜歡我呢?Katy心裡憤憤地想著。

  她那雙睜大的眼眸充滿著不解,最終帶著苛責注視著江喆,眼淚從中無法自主地流了出來。

  「我是同志。」江喆釋然地吐出。

  「你⋯⋯?」Katy撐大了眼。

  打從決定赴約的那刻,江喆就打算對Katy坦白這件事,他必須讓Katy死心,就得打開天窗說亮話。如果不這麼做,Katy只會認為他在找藉口,而他確實也從Katy剛才的眼神中讀出了這些想法。

  「我有一個喜歡很久很久的人了,他是我大學同學兼兄弟,我們曾經因為一些誤會,失聯了八年。是直到最近才又偶然巧遇。」

  江喆的眼神看向某處,可能是終於又開始閃爍的紅綠燈,也可能是只有他才知道的過往回憶。

  「就是我們那天吃的餐酒館。我不是喝醉吐了某人滿身嗎?」

  「就是那個扛你回去的人?」Katy大驚,「我以為只是鄰居而已。」因為重點轉移,Katy的眼淚也順利止住。

  那時候Katy也喝得很醉,只有些許薄弱的印象,知道有名男子與江喆共乘一輛小黃離開。因為對方一副很擔憂江喆的模樣,她才猜想應該是認識的人。

  而至今為止,Katy尚未意會過來,原來那個人就是她的合作對象,柳昂柏。

  「不是,他就是我單戀的對象。」

  「你們⋯⋯在一起了嗎?」就算知道已經無望,Katy還是想知道江喆現在的感情狀況如何。

  「嗯。」江喆毫不猶豫地點頭回應。

  「是嗎⋯⋯」落寞是無法避免的,可在得知真相後,Katy至少知道,失敗,並不是她的問題,只是她愛錯了人。

  Katy勉強自己擠出最後的笑容,與江喆說了再見後,趁著行人專用燈倒數幾秒前跨出了自己的步伐,真正地從江喆的世界退場。

  藍又馨在與江喆分開後她沒有馬上回家,她總覺得,現在的心情差得很,如果馬上回到那幾坪大的小套房,心情只會更加鬱悶。

  她買了幾瓶啤酒坐在便利商店外的長椅上一口一口暢飲。

  難過是必然,慶幸的是這股情緒卻比她原先預想的還要沒那麼難受,喝著喝著,刺激感藉由舌苔帶走些許體溫竄入了食道,直直地往胃部流。

  掛在耳上的無線藍芽耳機正巧播到了她以前學生時期很喜歡的一首歌。學生時的藍又馨很喜歡彈吉他,因為相貌出眾的關係,每次團隊成發她總是被排在最前方,這讓她受到不少私下的腹誹。

  她知道,她卻沒有反應或給自己任何辯駁的機會。

  有時候覺得沒有必要為了這種事糾結是她說服自己不要放在心上的說法,事實上她的確討厭被這樣說,而且當時的她才不可能設想得到,學生時代的優勢在職場上卻成為劣勢。

  只因為長得好看,任何成就都成了被質疑的來源。而反倒因為她在工作上的付出比彈吉他還要盡心盡力,才使得她更加在乎別人的言語,她也才終於明白這些話帶給她的挫折感有多重。

  其實根本不是心夠強,而是在無形之中選擇任由這些像是刀刃的話語,在心頭上劃上一刀又一刀,習慣了痛楚看似沒事,只不過是還沒造成致命傷罷了。

  將喝光的鋁罐收拾收拾,一身酒氣的她把垃圾拿回店裡回收。在轉身時因為頭暈,一個踉蹌,眼看就快滑倒,被一旁正在收拾用具準備拿去清洗的店員上前扶著。

  在恍惚之際,耳機掉在地上。

  「還好嗎?」對方的聲音極為低沉,藍又馨眼中的他下顎淨是鬍渣,眼角的魚尾紋因為擔憂烙出深刻的紋路。

  藍又馨搖搖頭,單手托著下巴,另一手接過對方遞來的耳機。

  「大哥,我給你錢,能幫我拿瓶水嗎?」

  對方並沒有說多什麼,幾分鐘後,藍又馨除了獲得一瓶冰涼的礦泉水外,還獲得一包濕紙巾。

  「女生這麼晚還在外面很危險,需不需要幫妳叫計程車啊?」

  藍又馨搖了搖頭,喝了幾口水擦了擦臉,才逐漸看清楚眼前的人臉龐。

  是一張曬得黝黑,外表年齡看起來約莫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

  藍又馨心裡冷哼了一聲,都已經可以當主管年紀的人了,居然還在超商職大夜班?

  她知道她醉了,但這種失禮的話她還不至於白目到脫口而出。

  她不會料想到,這中年人不僅僅是一名大夜班店員,而是為了暫代空缺自己下來補人力的店長,更不會料想到,在她往後酒醉的日子,她總是仰賴這名男子讓她從酒醉中醒來。

  但那都是後話了。

  與Katy把話說開之後又過了兩週,這段時間與歐克開會,Katy依然像往常一樣十分投注在工作上,這讓江喆鬆了口氣。

  在會議結束後,江喆趕上了將要離去的Katy與柳昂柏。他向柳昂柏眼神示意,對方理解意思後便謊稱要到樓下超商買菸,先行離去。

  被留下的Katy與江喆在電梯門口前互看雙方,江喆拿了一小袋包裝精美的袋子給她。

  Katy打開查看,是一支全新的香水。

  「我之前說過那味道很適合妳,但我覺得這個味道也不錯,所以就想說買來送妳,謝謝妳這麼用心在本次的合作案上。另外,生日快樂。」

  江喆沒有刻意避開他人視線,他的理由很正當,偷偷摸摸地反而讓人覺得可疑。

  「謝謝⋯⋯但你怎麼知道我的生日?」Katy攏了攏資料夾在腋下,謹慎地接下這份心意。

  「忘了是從哪裡看到的,」江喆聳肩,「總之,希望妳喜歡,也祝妳能儘早找到屬於妳的幸福,我會為妳加油。」

  Katy感激地點頭,並由江喆目送自己離開。

  在Katy踏出大樓時,見到正在等待自己的柳昂柏,便朝他走了過去。

  「抱歉讓你久等了。」

  「哇,收到禮物了,怎麼?是仰慕妳的粉絲?」

  Katy淺笑,「角色顛倒了,我才是仰慕他的人。」她停頓了下,才又接著說:「但現在已經是過去了。這是他送的生日禮物。」

  「原來是這樣呀,祝妳生日快樂。」柳昂柏的笑容永遠不失爽朗,讓Katy全然感受得到當中的真誠。

  「都已經二十七了,不快點找個男人交往還真說不過去。」雖然語氣中還是有些無奈,但Katy已經沒那麼急躁了。

  「總會遇到的吧?我到這把年紀才終於跟心愛的人終成眷屬呢。」柳昂柏哼了聲,顯得有些俏皮。

  「我記得昂柏不是才大我幾歲嗎?說什麼『這把年紀』。」但Katy確實被柳昂柏給逗樂了。

  「也是。不過妳長得很漂亮,也很能幹,對自己有自信點!這是來自三十歲大叔給妳的鼓勵喔。」

  Katy甜甜地笑了,「謝謝你。」

  柳昂柏看著Katy滿足的模樣,心底也算鬆了口氣。他們倆大男人花了一整個假日在百貨公司的專櫃前來回徘徊,聽了數來個櫃姐櫃哥推銷介紹下,總算找到自認為Katy應該會喜歡的生日禮物。

  這份心意不僅僅是單純祝Katy又長了一歲,更是柳昂柏與江喆誠心希望能為Katy招來幸福的小道具。

回到介紹頁 |上一篇下一篇

對「《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九章」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