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八章(下)

  柳昂崙拉著購物籃,裡面放著些許商品,妻子歐陽芸正在另一邊挑選燈泡,沒時間照顧女兒,柳昂崙只好緊跟著眼前蹦蹦跳跳的女兒,就怕她在這人潮眾多的賣場走丟。

  「爸爸!那裡有猴子的娃娃!」

  「妳等我一下,我跟媽媽說一聲再過去好嗎?」

  他喊了歐陽芸幾聲,示意要先帶女兒去看娃娃,確認對方接收到訊息後,他轉頭才發現已經看不見方禾莉身影了。

  來到堆滿淨是填充布偶的賣區,方禾莉一眼相中坐在架子上的大小猴子,她伸手想要觸摸卻發現高度不夠。往前站了幾步再試一次,伸開五指的手幾乎就快碰到懸掛在半空中的猴腳。她的另一隻手以身前的欄子作為輔助,將整個人物重量壓在上頭,就只差那麼一點點。

  當方禾莉發現自己就快抓到目標物時,娃娃被人拿了下來,她慌張地轉身一看,一名陌生男子將娃娃遞給了她。

  「來。」

  他的笑容十分溫和,全身散發著好人的氣質,讓方禾莉不至於充滿戒心。

  「謝謝。」方禾莉接下了娃娃,巨大的猴子娃娃身高幾乎就跟方禾莉差不多,她的高度只能讓娃娃的腳拖在地上。

  這時,柳昂崙的聲音傳來,方禾莉朝父親的方向晃了晃猴子的手,大喊回應。

  總算找到女兒身影,鬆了一口氣的柳昂崙立刻上前查看女兒狀況。

  而他發現方禾莉身旁的男子一見到他立刻露出驚愕的表情,就好像見到什麼髒東西般。

  「請問我臉上有沾到什麼嗎?」

  經柳昂崙詢問,男子似乎發現自己失態,趕緊搖頭解釋:「請問您是⋯⋯柳昂柏的哥哥嗎?」

  原來是柳昂柏的熟人啊,難怪會有這種反應。

  當了三十年的雙胞胎,柳昂崙早就習慣遇上這種情況。

  他握著女兒的手,確保她不會又亂跑後才說:「對,我是他哥沒錯。」

  仔細查看這名男子,柳昂崙發現似乎有點眼熟,但不擅長認人的他腦袋一時片刻想不起那名字。

  那個很特別的名字。

  「你好,這應該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我叫江喆,是他的——」

  「啊!男朋友!」

  「啊?」江喆愣住。

  「啊?」

  不是嗎?柳昂崙擔心自己說錯話。

  「嗯?」搞不清狀況方禾莉看著兩個大人。

  「欸?」後來跟上的歐陽芸一臉狀況外,不曉得跟老公交談的這名男人是誰。

  隨後,江喆對柳昂崙的話立刻會意過來,同時也注意到有些人正往他們這裡看來。

  「欸阿喆,我找到這——哥?」在這混亂的局勢中,又追加入了一名當事人。

  一行人在結完帳後決定到用餐區順便解決晚餐。柳家雙胞胎負責去點餐,牽著方禾莉的歐陽芸與江喆則負責將買的東西放到可以容納他們四大一小的座位。

  在等待的過程,歐陽芸看著江喆,這讓江喆覺得應該找個話題消除這尷尬的氣氛。

  「哥哥就是叔叔的男朋友嗎?」夾在媽媽兩腿中的方禾莉一開始就切入要點詢問。

  江喆不知道誠實以對會不會對小孩造成影響,他偷偷看向歐陽芸,對方則回以他肯定的笑容,這才讓江喆放心回答。

  「對喔,我們兩個是男男朋友沒錯。」

  「好酷喔,所以男生跟男生果然可以在一起啊!那為什麼Tony還會被笑。」方禾莉轉身問她媽媽,就好像一個非常基本的數學加減問題,卻刻意因為不知道什麼原因,在換成特定的某種狀況後,就變得很複雜。

  歐陽芸摸著女兒的頭髮,稍微調整了她的髮帶說道:「就是說啊,所以莉莉如果下次再遇到Tony被欺負就應該要站出來保護他,知道嗎?我們要為了正確的事情挺身而出,這樣才是正義的化身。」

  江喆在一旁看著為人母的教育現場,讓他想起了自家母親,心裡想著假使媽媽在他小時候也對他說一樣的話,或許他就不會認為同志是一件很難啟齒的事了。

  「知道昂柏喜歡男人的時候讓我有點驚訝,」歐陽芸說:「我驚訝的原因不是他喜歡男人這件事,而是在知道他喜歡男人的時候,昂崙願意支持他的反應。」

  「畢竟從小一起長大的手足,都已經三十歲了才知道這種事,還是會一時間難以適應吧。」

  歐陽芸露出苦笑,把方禾莉吵著要玩的猴子娃娃從購物袋內拿出來,讓她坐在旁邊沈浸在自己的小世界內。

  「因為你們的事情連帶讓我想起我跟莉莉的一些往事。講這些我不曉得算是給你們的祝福還是什麼,但就是覺得跟你說,你能理解。」

  「我嗎?」江喆吞嚥了口水,腰桿隨之挺直,準備仔細領聽。

  「我會跟這孩子的生父離婚也是類似的原因。」在確認女兒沒有偷聽後,歐陽芸接著說:「莉莉從小就比較男孩子氣一點,雖然還是會喜歡比較女性的東西,可是打死就是不穿裙子。這點讓她生父很傷腦筋,覺得女孩子就是應該穿得像女生一點、溫柔一點,但偏偏莉莉討厭這些刻板印象。

  「有一次,她在日記上寫長大以後想跟班上的一個女孩結婚,還畫了她們兩個穿婚紗,頭戴皇冠的樣子,她爸看到後直接把莉莉叫到房間裡罵,還拿棍子喝斥她以後不准再寫這種東西,就像是不證自明女兒就是女同志的事實。」

  是女同志?莉莉嗎?江喆驚訝地看往歐陽芸身旁的女孩。

  「我看到莉莉哭得那麼難過,心裡就像被千刀萬剮般。為了這件事,我們帶莉莉去心理諮商瞭解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但我心裡總有一個聲音告訴我這麼做對莉莉而言只是二度傷害,到最後我決定跟他攤牌,表明自己的看法。

  「我跟他說,不管莉莉是不是同志,都改變不了她是我們的女兒我也愛她的事實。雖然,我也會害怕如果讓莉莉繼續維持喜歡女生會不會害她被欺負。」歐陽芸緊緊擰著自己的雙手,似乎把所有不安都包在掌心裡。

  「聽妳這樣說,我覺得莉莉真的很幸福,能有妳這樣的媽媽在背後支持著她。

  「我啊,從沒跟我媽說過我是同志的事,已經三十歲了,每次回家就會問我到底哪時候要交個女朋友帶回家讓他們安心。當他們這麼說時,我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安心』這個詞在我心裡成了一個很大的壓力。我為了讓他們轉移焦點,盡可能在事業上、在功課上表現亮眼,讓他們覺得我只是專注於這些事情,才沒時間談戀愛。不過,這樣逃避下去也不是辦法,三十歲了,成為無法棄之這件事不顧的壓力。」

  「所以你不會跟你父母說昂柏的事嗎?」

  「應該會。」

  歐陽芸稍微睜大眼眸,好像有點意外。

  「我覺得夠久了,是時候應該跟他們說實話。」

  她點點頭,像是十分能理解我的想法,「如果是我為人母的立場,也會希望能親眼見證孩子幸福的一面。那對我們來說,比起什麼都還要來得珍貴。」

  她輕輕握著江喆指尖,手心傳來的溫度很溫暖,帶有點粗糙的感覺,但讓江喆感覺被灌注了能量般舒服。

  「沒有問題的,我祝福你。」

  「謝謝妳。這是我第一次跟別人說這種事,想不到說出口後心情輕鬆多了。」

  「那就好,如果以後還需要聊聊都很歡迎。把我們這當自己家沒關係,昂柏偶爾也會來我們這裡吃飯。」

  江喆向歐陽芸說好,兩人又陪方禾莉玩了一陣子後,柳昂柏他們終於拿著晚餐出現。

  江喆幫忙接過柳昂柏手中食物傳給了歐陽芸,然後再接過柳昂崙的托盤,最後餐點終於都擺上桌了,他們才開始用餐。

  「你們剛剛聊了什麼那麼開心?」柳昂柏拿起餐具問道。

  「我是說你們有空的話就過來家裡一起吃晚餐,不然昂崙又吃不多,每次吃完都還有剩飯剩菜,倒掉又很可惜。」

  「真是沒用。」柳昂柏逮到機會便吐槽一下這模範生哥哥。

  「真是沒用。」喝著氣泡水的方禾莉聞言,放掉吸管跟著重複一遍柳昂柏的話。

  「誰不學去學妳叔叔。」一模一樣的臉瞪向自家弟弟,只見柳昂柏露出得意的賊笑,讓柳昂崙更想打人。

  「聽昂柏說,你在仕得必工作?」柳昂崙喝了一口汽水,好奇問道。

  江喆看了眼柳昂柏,對方裝作沒他的事,繼續吃著他的肉丸。

  「對,不好意思我現在身上沒帶名片,之後再補給你。」

  「唉唷,不用這麼拘謹啦。只是聽到你在仕得必工作還蠻厲害的。」

  「而且還是主管欸主管。」

  柳昂柏在一旁鼓噪,讓這對夫妻更是對江喆刮目相看。

  「你夠囉。」

  面對江喆毫無殺傷力的威脅,柳昂柏僅僅是回以惡作劇般的賊笑。

  「欸哥,我想說家裡還有空房,乾脆讓江喆搬過來住,你覺得如何?」

  什麼東西?江喆這還是第一次聽說有這回事。

  柳昂柏根本沒找他商量過啊。

  「可以啊,反正空著也是空著。」柳昂崙毫不猶豫地回。

  發現自己被無間間當作待宰的羔羊擅自決定了去處,江喆推了推柳昂柏手肘,低聲問:「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就是這個意思啊。你那邊那麼小,還不如搬來我這空間還比較大些。而且這樣這樣想見到對方就不用還要坐捷運坐那麼久,這樣不是很好嗎?」

  「話是這樣說沒錯。」

  江喆認為這確實是個不失為過的好辦法,可是他想起了租約。

  「我還有半年的時間才會到期,如果可以的話,那我就先放一點東西過去,等到租約到了再正式搬過去?」

  「可以啊,我沒意見。」

  像是想起了什麼,江喆再問:「那這樣你開個租金給我吧,就當作幫你一起付房貸。」

  這對江喆來說合情合理,再說如果可以因為這樣的方式,幫柳昂柏減輕一點壓力的話,何樂不為。

  當他愈想愈覺得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前進時,江喆又想起了他爸媽。

  「怎麼了?還有什麼問題嗎?」柳昂柏見江喆忽然眉頭深鎖,便問了一句。

  「沒事。」江喆搖搖頭,關於他爸媽這關,還是只有他自己可以解決的了,就像他與Katy的事。

  在與柳昂崙一家道別後,兩人一人扛著一組儲藏櫃,搭乘Uber回到江喆家。

  一入家門,柳昂柏就像氣力耗盡的老人家,癱軟在地上像坨爛泥。

  江喆為柳昂柏脫下他幾乎落在肩上的襯衫,把衣服掛上衣架。

  「看招!」就在江喆準備轉身時,柳昂柏的雙手環住了他的腰,力道之大差點把江喆的褲子扯下來。

  「幹什麼啦你!」江喆沒好氣地整理他的褲頭,決定施行小小的報復。

  他快速蹲下,雙手壓在柳昂柏的胸前讓他躺在地上無法掙脫。

  柳昂柏加速的心跳透過胸膛傳到江喆掌心,江喆像是被傳染般,心跳也跟著加快。

  江喆直盯著那雙此時令他覺得充滿魅惑的雙眼,無法理解接下來的行為,將臉湊向柳昂柏,給予他一抹炙熱不已的吻。

  柳昂柏順勢攬住江喆,讓江喆幾乎是整個人貼上了自己。誰也辨認不出打在自己身上的是誰的鼻息。滾燙的舌尖僅僅糾纏著對方,就像這段緣份重新找回,誰也不想讓誰從身邊離去。

  江喆不知道身體的燥熱是因為房間沒有開窗,還是因為渴望對方身體的本能慾望導致,他覺得頭有點暈,理智被放在搖擺不定的天秤,無法確定最後會傾向哪邊,身體搶先一步掌控了思考,他的手游移在柳昂柏衣服底下的肌膚。

  纖細的腰正隨著他一點一滴的探索,給予敏感的反應。逐漸往上游走,江喆的指尖觸碰到了柳昂柏激凸的乳首。他不知道為何,食指順其自然地輕輕一按,柳昂柏渾身像是觸電般顫抖了下,並低哼了一聲。

  這短暫可愛的反應觸及了江喆多以來掩埋在內心深處,身為男人對於性原始的渴望,他開始咬著柳昂柏的唇瓣,像在品嚐珍貴佳餚,撥弄乳頭的手指愈發頻繁,在柳昂柏不時顫抖的反應下,他按耐不住,解開柳昂柏的褲頭,迅速將他的褲子褪下。

  已經挺起的陰莖抵在他同樣也勃起的那兒,江喆握著的同時,柳昂柏出聲了。

  「拜託⋯⋯這是我第一次給男人用⋯⋯不要笑我⋯⋯」

  江喆舔了舔從柳昂柏嘴邊滲出的唾液,用鼻尖蹭著臉頰,在柳昂柏耳邊安慰著:「這也是我第一次幫心愛的男人,你才不要嫌棄我。」

  柳昂柏近乎是用氣音說了不會兩字,江喆不知道為什麼,忍不住湧現的淚水,哭了出來。

  「謝謝你愛我。」

  江喆沒想過會這麼快就跟柳昂柏做愛。

  他把頭埋在棉被裡,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以及事情的開端是怎麼起頭的。

  這不僅是柳昂柏第一次跟做愛跟男人,對江喆來說也是。

  平時江喆若想抒發性慾都是靠自己打手槍解決,實際把陰莖插入男人的肛門沒想到會緊實地那麼舒服,有種被很強勁的力道吸住的感覺,體內的每根神經像被逐一挑起,酥麻感帶來的後續反應是促使他腰部擺動的速度更是加快。

  更別提柳昂柏不時叫出的悶哼聲,讓他的性慾大開,腦中像是有個聲音告訴他還要更多、更多。

  最後,他竟受不了在柳昂柏的體內射了。

  他擔心柳昂柏會因此生氣,但對方似乎不覺得怎樣,倒是要他用手幫自己打出來結束這回合。

  關門聲響起,走向床的腳步聲取而代之的是重物壓上因而造成床墊晃動。

  江喆轉身看向鑽進棉被的柳昂柏,在些許陰暗的視角,他摸了摸柳昂柏的臉。

  「怎麼了嗎?幹嘛一臉悶悶不樂的樣子。」柳昂柏問。

  江喆緊緊抱住柳昂柏,從對方逐漸平復的心跳換得一絲短暫的平靜。

  「你太舒服了,我才會忍不住射在裡面。」把頭埋在柳昂柏胸膛,江喆如此解釋。

  「沒關係啦,我就說沒差啊。只是有點難清就是了。」

  甚至到現在為止,柳昂柏還不曉得肛門酸澀的感覺是不是因為裡面還存留著江喆的精液。

  但他知道江喆很在意這件事,決定將這件事放在心裡,以免江喆又開始自責。

  這種感覺很奇妙,好像自己在交媾的過程變成了女生似的。柳昂柏沒想過被插雖然會痛,但感覺卻不差,或許是因為對象是江喆,他知道江喆的每一個動作都是基於愛他,所以即使內壁有種撕裂感傳來的不適,他還是願意為了江喆忍忍。

  而且他不好意思讓江喆知道,自己很享受在他的撫慰中射出。

  大概是這種對於彼此都很滿意的狀態下,柳昂柏被江喆抱著的動作讓他更往江喆的懷裡鑽。

  江喆渴望已久的身軀終於得以讓他珍惜著,充滿著不切實際,在體驗過後,他更是如此認定。

  已經愛這名男人那麼多年了,江喆發現,經過這次的親密互動後,他愛他的程度變得更加劇。

  這是好事吧?他想。

回到介紹頁 |上一篇下一篇

對「《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八章(下)」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