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八章(上)

  那些話應該是在那天該被說出口的,但他們卻錯過了彼此。

  那是一個炎熱的午後,下禮拜六就是畢業典禮。但大學的畢業典禮與國高中不同,辦完還會再等到期末考完,總成績計算出爐後才是真正確定能不能領到畢業證書。不過柳昂柏他們這群要好的幾個都沒有學分危機,剩餘的科目該成果報告的也都報告完了,基本上就是等著成績發送給教務處,通知去領那張繳了四年的貴俗俗收據即可。

  柳昂柏跟江喆不同,他家就在同一縣市,宿舍累積的東西並不多,不急於搬家,就算準備交屋的前一天再打包也來得及。江喆花了好幾天打掃,發現搬出學宿後的這三年累積下來的雜物還真不少,他偶爾打掃到累了、煩了,就會把柳昂柏家當他的避難所,過來休息。

  憑兩人交情,柳昂柏倒也不介意,他專心致志地玩著眼前的線上遊戲,任由江喆自由進出。

  整理房間進入了第二天,江喆換了一套乾淨衣物才進到柳昂柏房間,躺在對方的地板上,閉上眼靜靜享受著吹了一整晚都沒關的空調。

  聽著柳昂柏不時傳來髒話聲,江喆起身看著背對他的柳昂柏又在玩什麼遊戲。

  他對這方面並不感興趣,對於柳昂柏在玩的內容多半充當觀眾角色,偶爾會對柳昂柏的今日戰況分享適時回應而已。但這次柳昂柏似乎玩得很不順,不時聽到他傳出煩躁的短音。

  「很熱欸今天。」江喆抬起腳,用腳尖戳了戳柳昂柏的椅背。

  「嗯。」

  平時柳昂柏習慣戴著耳機玩,這一回合因為已經輸了,而且輸的特慘,他玩得很不是滋味,索性讓螢幕繼續回放其他隊友視角,扯下耳機暫時中斷與隊友們通話,也因此才能回應江喆。

  「我看應該有三十幾度喔。」

  「嗯⋯⋯」這聲回應感覺像在思考什麼而非回應江喆,江喆見狀,頑皮的腳尖逐漸往上游移到柳昂柏的肩膀。

  「你的腿,放下。」

  「我們去買飲料吧,你不是最愛喝抹茶拿鐵了?」

  柳昂柏沒有馬上回應,江喆趁勝說道:「今天週年慶,有買一送一喔。」

  沈默了半晌,柳昂柏都沒有回頭,當江喆以為他失敗時,柳昂柏在鍵盤上輸入了一串字後退出遊戲頁面,回到桌面,關了螢幕電源。

  他起身,逕自拿起放在桌上的髮圈把頭髮隨意紮成小馬尾,再看著一臉茫然的江喆。

  「走啊,愣著幹嘛?」

  外面真如江喆猜測的一樣,今天氣象偵測會來到三十五度高溫,兩人才踏出門不到幾分鐘便汗流浹背。

  柳昂柏穿著籃球衣與短褲,脖子卻依然佈滿汗水,曝曬在陽光底下的雙臂因為頻繁練球的關係,肌肉訓練地相當結實,江喆默默觀察著走在身旁的人,內心悸動的感覺加成上這過於炎熱的氣候,有些招架不住。

  相較於柳昂柏,江喆是居家派,多半時間若非必要都會待在家上網看影集或是研究拼圖。是的,這傢伙意外對兩千三千片的拼圖很感興趣。柳昂柏挑戰過一次,大概拼到進度約莫一成就耗盡耐心中途棄賽。江喆早就猜到柳昂柏不擅長忍耐,這點與他相反,但江喆肯定沒想到這樣的優勢卻也為他的感情帶來漫長的考驗。

  飲料店就在他們宿舍外巷口轉個彎就到了。江喆其實有點意外這麼近的距離,為何柳昂柏沒有拒絕,要他自己來買就好,還要他也過來。因此他只能在心裡猜測大概是因為遊戲玩得不順,想要轉換一下心情,才會選擇踏出門。

  在轉向後,一條長長的排隊人龍讓兩人看傻了眼。

  「這生意也太好了吧?」柳昂柏說。

  「天氣熱嘛。」

  為了這杯抹茶拿鐵,兩人排了大概半小時左右,在終於拿到飲料後,柳昂柏迫不及待地戳破封膜,一邊走著,一邊大口大口吸著沁涼的甜飲。

  「真好喝,這種大熱天果然來一杯涼的最棒了。」

  江喆手上也是一模一樣,少糖少冰的組合,在吸了一口後,卻沒有露出跟柳昂柏一樣的反應,反而因為這股強烈的甜膩感皺起眉頭。

  「你不喜歡喔?」

  「有點太甜了。」江喆吐了吐舌頭,抹茶味道在他味蕾留下極為衝擊的後勁,幾乎掩蓋過拿鐵本身的味道,就整體感受來說就是抹茶味很濃的茶飲,不懂紅的理由是什麼。

  柳昂柏似乎不是很滿意江喆反應,他又吸了一口品嚐。

  「哪會,明明就很好喝,還是你不喜歡抹茶味?」

  「也不算⋯⋯你喜歡嗎?」

  「喜歡啊,很讚欸,但我不是抹茶控,就只是這樣的組合我覺得很好喝,而且你看,這漸層不是很美嗎?」

  柳昂柏似乎因為飲料的關係,剛剛玩遊戲產生的負面情緒早已一掃而空,甚至還雀躍地把飲料端到江喆面前,像在推銷自家產品似的津津介紹。

  「是很美啦,但裡面的內容物我覺得就還好。」

  「哈,聽起來好像在評斷哪個女人的感覺。」

  柳昂柏不經意地一提,讓江喆有些在意,他直視著走在前面,準備踏上階梯回到宿舍的背影,盤旋在內心多年的問題實在很想就這麼衝動地脫口而出,至少讓這個大學生活能有一個完美的句點。

  原先柳昂柏並沒有打算考研究所,想要在畢業後先去找個地方打工換宿一年。但因為家裡不允許,他半推半就去報了考試,因為半吊子的態度最後成績理所當然沒有表現地很好。他不想按照別人給他的安排去走,原江喆以為柳昂柏在考試失利後就會選擇進職場工作,結果柳昂柏卻因為這結果挑起了他的好勝心,這次他決定再挑戰一次,目標一樣是那幾間前幾志願的科系。這麼做的原因無非是因為想證明自己也能辦得到,前一次的失敗只是失誤。

  雖然已經決定這麼做了,但距離考試還有一段時間,難以勾起那種焦慮感,再加上即將到來的畢業季,讓柳昂柏暫時還進入讀書至上的狀態,過著猶如已經決定好未來要幹嘛的糜爛大四生活。

  當兩人回到柳昂柏房間後,江喆發現柳昂柏手上那杯已經喝得連一滴也不剩。

  「還是我跟你換吸管,這杯也給你?」江喆提議。

  「你真不想喝?明明就還不錯啊⋯⋯」柳昂柏皺起眉頭,但還是接過了約還有八分滿的飲料。

  冰塊早已融化成水浮在飲料上層,柳昂柏沒有拿自己的吸管來喝,直接以沾過江喆口水的這根攪拌了下,又吸了一大口。

  這些微小的動作都被江喆看在眼裡,他心跳得有點快,怕被柳昂柏注意到他的異狀,微微側頭故作用手臂揉鼻子,其實是在遮掩自己的害臊。

  他這一轉頭,留意到柳昂柏床上一堆剛收下的衣服都還沒整理,見對方似乎打算繼續玩下去,默默當起了賢妻良母,幫他把衣服分類,逐一折成課本大小,堆置成一疊。

  柳昂柏從螢幕黑屏時的反光注意到江喆的舉動,正準備想向他道謝,然而,就在那瞬間他捕捉到了江喆拿著他的衣服靠近了自己的臉一段時間,即使模糊,柳昂柏當下便聯想到對方應該是在幹嘛,他並沒有開口問道,而是緘口繼續新一局的遊戲。

  因為江喆的微小動作,柳昂柏開始盤點起這四年來他們的相處狀況。

  他跟江喆是很要好的朋友,那是無庸置疑的事實,身旁的人也都這麼認為。不管做任何事幾乎都會自動配在一起,但也僅此而已,他對待江喆,就是僅是把他當成朋友上的喜歡,他從未想過另一種可能,更何況,他更不認為江喆會是同志。假使他對自己有意思的話,又為何在這四年,他偶爾在江喆面前提起其他女生多可愛多正時,卻沒有任何反對意見,反而是順著他的意思聊下去?

  又或者其實是他看錯?江喆是在確認衣服上是否有沾到隔壁飄來的菸味而已?

  他搖搖頭,下一秒變發現自己又慘死在戰場上了,而且是被同一個敵方角給殺死的。

  「我剛剛忽然想到,」已經沒有興致在遊戲上,柳昂柏決定繼續剛才想的事情。

  「想到什麼?」江喆把最後一件褲子折好後才抬頭看向他。

  「我好像沒聽你說過喜歡哪個女生,阿喆,這四年你沒有對哪個女生有好感過嗎?」

  「沒啊。」江喆倒不假思索地回。

  「大家都以為你會跟美琴在一起。」

  「但事實上其實不然,不是嗎?」江喆笑了。

  「你是沒興趣,還是你無法喜歡?」

  「什麼⋯⋯意思?」縱使江喆的表情還是維持一慣的冷靜,但略有遲疑的反應已經暗示了某些跡象。

  「就只是剛好想到,阿喆⋯⋯你⋯⋯是gay嗎?」當柳昂柏問了這問題後發現氣氛有些尷尬,隨即補充:「我只是亂猜的啦,不要放在心上啊。」

  江喆點點頭,但沒有接話,但卻沒有表明那個點頭是在回應哪一個問題。

  「你不要生氣欸,我沒有別的意思。」

  「當你說這句話的時候,不就證明了正有其他意思才會這樣問嗎?」江喆語調平靜,此刻卻多了幾分嚴肅。

  「說實在的,我們是兄弟,沒有什麼是可說或不能說的,不是嗎?」

  「所以你覺得我不管說什麼你都會聽?」

  柳昂柏反射性翻了個白眼,「廢話,那當然。」

  江喆抓了抓頭髮,一副在審慎思考著什麼的樣子,接著,他把折好的衣服放在牆邊以免弄亂,並招了招手示意要柳昂柏暫時放下遊戲到他面前。

  柳昂柏不疑有他很快地退出遊戲照做。

  當江喆迎上像是在等待著什麼的柳昂柏,腦袋原本想說的話忽然被打亂了順序,像是有陣狂虐的颶風正在侵襲著他的思緒。

  一切變得好難組織,好難理解。

  ——包含他接下來要做的事。

  「喂,幹什——」

  江喆兩手像是掙脫不了的鐵鉗,緊緊握著柳昂柏的肩膀,把人拉了過來,不給柳昂柏反應的時間,往他的嘴唇猛然吻上。

  事情發生地太過突然,身體搶先理智行動,江喆這才驚覺自己的吻功糟透了,剛剛動作太大,唇壁被自己的牙齒撞上,滲出了些許鐵鏽味在口腔中。隨著理智漸漸回復,原先猖狂的侵略性舉動逐漸收斂,他不敢貿然用舌頭鑽入柳昂柏的唇瓣中,搶得進到深處探索的可能,便與柳昂柏拉開距離。

  兩道粗喘聲重疊一起,柳昂柏愣住看著江喆,江喆只敢以窺視的立場觀察柳昂柏反應。

  幾坪大的空間僅剩冷氣機轟隆隆運作的聲音,沒有人說上任何一句話。

  這是什麼意思?柳昂柏好想開口這麼問,但他更害怕知道問題背後的答案是他想到的那樣。

  他只是隨口說說,卻從未認真思考過好友是同志,而且喜歡對象還是他的同志,他該如何是好?

  柳昂柏的呼吸聲出現明顯地顫抖,下意識緊緊咬住下唇直到泛白。

  憤怒、傷心、背叛等等各種情緒堆疊在一起,讓他的眼眶有了酸澀的反應。

  「對不起,現在才告訴你,我是gay⋯⋯」江喆幾乎把僅剩的勇氣用在說這句話上,他覺得自己好狼狽。

  柳昂柏不解,許多問題以倍數化冒出,他或許該講點什麼,但好像不管怎麼開頭都不對。

  「我⋯⋯你很生氣嗎?」江喆開始覺得千分懊悔,但又為自己退縮的心態暗罵不夠男人。

  「或許吧。」

  柳昂柏起身,往陽台走去,想呼吸外面的熱氣。

  江喆跟上,卻沒有踏出陽台,室內與室外頓時一分為二,就像他們的友情一樣,產生了錯開的裂痕。

  「為什麼?」江喆頓時感到不解,害怕之餘,他也有點生氣,「只因為我是gay?」

  柳昂柏沒有說話,依然背對著他。

  「我是gay造成你的困擾了?還是說,你壓根覺得gay很噁,只是你不敢承認?」

  柳昂柏依然沒有搭理江喆,這讓江喆更顯生氣。

  江喆握著窗框的力道加重,硬是讓語氣維持在一定的理性以上。

  「剛剛是我冒犯了你,我向你道歉,但這同時也是我的答案⋯⋯關於為什麼我沒有喜歡的女生。」

  內心像是掙扎過了幾百回,柳昂柏才終於開口:「你是gay就算了,可是吻我?那⋯⋯那算什麼啊?」

  擠出一聲苦笑,他才又問:「不覺得⋯⋯噁心嗎?」

  柳昂柏的身子似乎在顫抖,江喆一度以為是錯覺,不管是他的生理反應也好,脫口而出的那句也罷。

  噁心?原來你是這樣看gay的嗎?男的喜歡男的就是噁心?男跟女劈腿就不噁心?

  「什麼垃圾話⋯⋯」

  江喆頓時意識到自己蠢得無可救藥,到底是要盲目到什麼程度才會明白這世界的不友善就是這麼赤裸?

  到底是誰擅自作主人一出生就得是異性戀的?

  我就是只喜歡男的,為什麼要被這樣批評?

  「抱歉了,髒了你的嘴,記得快去刷牙,以免感染愛滋。」

  這些話說來是多令人心碎,就好像拿支槍往自己的心臟開了數槍,明明痛苦的難以呼吸,江喆卻不能制止這種自殘行為。

  他不敢期待柳昂柏會說什麼挽留他的話,因為他還是背對著他一句話都沒說,江喆甚至不曉得柳昂柏是不是不想再看到他了。

  脾氣退去的瞬間,江喆才感受到襲來的恐懼有多令他害怕,他的世界正在瓦解當中,很多與柳昂柏累積的回憶都像一盤風化的散沙被吹散向四周,他已經握不住了,無力再為這段關係做出什麼努力。

  畢竟,他已經獲得答案了。

  柳昂柏聽見關門聲,往下看到了江喆離開房子往某個他不知道的目的地在哪的方向走去。

  他回過頭,一陣冷氣的殘溫吹向他的臉,那杯喝到只剩一半的飲料還放在桌上,就好像現在的他一樣,有看不見的一半被狠狠地掏空了。是他自己丟棄的,還是江喆的意思,他搞不懂了。

  從那之後,他再也沒跟江喆見過面。

  「怎麼啦?你在想什麼?」

  感覺到肩膀被人拍了下,柳昂柏這才注意到江喆朝著自己投射困惑的眼神。

  「喔,是這個啊。」江喆抽過柳昂柏手上的紙條,像是想起什麼般點了點頭,「這是我們那天大吵一架之後,我回到房間想說要寫封信給你,就隨手拿了張廢紙擬草稿。但我發現不管內容寫得再怎麼真心誠意,要是不敢把信交出去給你還是沒有用。而且,我那時候覺得應該怎麼做都不可能再回到以前的關係了,最後就把它隨便亂夾,沒想到竟然夾在這裡。」

  「那一次,我對你說了『噁心』對吧?」

  江喆抿著嘴,輕輕點頭,黯淡的眼神像是因為回想起而再度受傷。

  柳昂柏把書放下,上前抱住了江喆,力道逐漸加重,緊到像是只要一放手他就會再次離開自己,到很遠很遠的地方。

  一樣是這樣的天氣,既晴朗,卻也使人迷惘。

  那一個江喆離開後午後,他回過身進到房間,看著那杯只剩一半的飲料,忽然覺得那股味道令人作嘔,作嘔的是說出這種話的自己,以及拉不下臉道歉的薄弱自尊。

  這些東西可以換到多少值錢的東西?為什麼當時的他死守著不放?

  他想要跟江喆道歉,但是腦袋總會忽然播放他們親吻的那一段畫面,逼得他又因為害怕自己二度傷害江喆,縮回他的小小世界。

  柳昂柏以為只要放置不管,讓時間沖淡一切,就能成功忘記這件事,甚至回頭看時,還會覺得當時的自己十分幼稚。

  可是柳昂柏意識到事情沒那麼容易,是在他與女主管交往時的首次接吻。女方卓越的吻技讓柳昂柏想起江喆那糟糕的吻。等到柳昂柏意識到時,女方的舌尖已經輕輕撥開他的唇,輕撞到齒貝,與他的舌頭交纏一起,打得火熱。

  女人散發的味道很好聞,就算只是人工香味,卻也比那個溽暑兩個大男人身上的汗水與體味還要使人陶醉。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柳昂柏腦子滿滿佔據著江喆,品嚐吻的當下,他想起的卻是江喆,那個當下,他僅剩的那一半像是洩了氣的氣球,讓人既無力,卻也無法挽回什麼,只能眼睜睜地望著剩餘的自己流光在這個名為愛的汪洋中,找尋不到自我。

  而如今,他從時光與回憶的洪流中找到了指引他前往江喆所在之處的燈塔,他奮力地游,奮力地游,那個晚上,倒在他懷中,吐他滿身的是好久不見的江喆,這下,他終於能夠緊緊抱著離他遠去的人了。

  柳昂柏貪婪地吸著江喆身上的味道,這時候的江喆不曉得柳昂柏想起了什麼,既然他需要他,那他就會在他身旁,一如柳昂柏答應自己的,他也會比照辦理。


回到介紹頁
 |上一篇下一篇

對「《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八章(上)」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