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七章(上)

  江喆與Katy的下一次開會,是在他與柳昂柏吃過那頓晚餐後過兩天的事。

  這幾天江喆又莫名地忙碌起來,下班時間遠比規定的時間晚兩至三小時,離開公司都已逼近深夜。就算渴望見見活體柳昂柏,他也不好意思在這麼晚的時候又過去找他,另一點則是他的體力已經不如二十幾歲,精力旺盛的大學生了,光是處理完公事他的精力就被榨得一滴也不剩,一心只想快點洗澡倒向柔軟的床一覺天明。

  柳昂柏似乎也藉由訊息感受到了江喆的疲憊,他會藉由拍日常的方式記錄自己的生活,營造出一種讓江喆也可以遠端參與他生活的氛圍。江喆倒是很吃這一套,他每每都會在柳昂柏傳的照片底下送出一張又一張爛爛泥的愛心、感動、抱抱等撒嬌貼圖。完全在柳昂柏面前展現瘋狂撒嬌的一面。

  柳昂柏意外地喜歡江喆的反應,應該說,以前大學江喆就常常黏著他嚷嚷要自己陪他幹嘛幹嘛去,柳昂柏也都把這視為像是多了一個愛吵鬧就有糖吃的弟弟,而現在江喆只是黏人的功力更精進,本質上並沒有差別。

  這天,與歐克的會議預計會在下午兩點正式開始。柳昂柏在這之前問了江喆需不需要帶午餐過去公司給他,可是江喆一直沒回訊息,柳昂柏想可能是在忙,便趁著還有點空檔的時候去給潘星探班。

  「歡迎光臨,麵包都剛出爐⋯⋯是你啊,你這扮豬吃老虎的心機男。」

  只見潘星迎客的專業微笑瞬間垮下,頭也不回地將推車推回後台區。

  柳昂柏倒是一副無所謂,拿著夾子與托盤開始挑選商品,目光不時往潘星的方向看去。

  「至少我發生的第一時間就全盤交代了,妳何必這樣。」

  走出櫃台,潘星來到柳昂柏身旁,雙手叉腰說道:「是啦是啦,果然,我猜的果然沒錯。從你之前跟我借漫畫來看,還有跟那個女的短暫戀情我就知道。欸⋯⋯不要挑那個,我剛剛看好像有蒼蠅在上面爬,選這啦。」

  「妳這樣如果被店長聽見會被念吧?」柳昂柏跟著小聲回覆。

  「我是良心商人欸,才不想砸了自家招牌,害客人吃壞肚子。」

  「明明就一個打工仔,把話說得這麼滿。」

  柳昂柏總覺得潘星有一副伶牙俐齒,時常說出一些讓他覺得無奈又好笑的發言,但他還是乖乖跟從潘星的指示挑了另一個。

  「那是誰告白的?」

  潘星對江喆的認識還不到很完整,只記得他給人的第一印象還算好,除此之外就沒有更多感想了。

  「我啊。」

  沒想到真相竟是如此,潘星倍感驚訝,「超不像你會做的事欸。幹,你明明就是雙,還在那邊裝直男,包裝不實。」

  「什麼啦,」

  柳昂柏真不曉得現在年輕人到底在大驚小怪什麼,甚至什麼雙、什麼包裝不實,感覺莫名其妙被扣上多頂帽子。

  「我又沒談過幾次戀愛,又不確定怎樣才算想和對方在一起。不然妳說妳跟妳那馬子狗男友是怎麼交往的?」

  潘星接過柳昂柏挑選後的托盤,負責拿回櫃台為他一一分裝進塑膠袋裡。

  「他愛我我愛他就在一起啦。好啦不要用那種臉看我,反正我那時候眼中只容得下他,覺得不是他就不行,如果不跟他在一起我會很難過,大概就是這種絕對要獲得某種東西的必死決心,才會進一步追求對方。」

  「所以是妳倒追?」

  柳昂柏掏出錢包作勢準備結帳。

  「都有,」潘星頓時搖頭,「唉唷⋯⋯那種事早就不記得了,我們的回憶那麼多,腦容量哪夠啊。」

  潘星將裝袋好的麵包交給了對方,確實將金額收下。

  「載具?」

  經潘星提醒柳昂柏趕緊將手機掏出,正好讓他瞥見江喆的訊息。

  「哪天找來一起吃飯吧?是說你會跟爸說嗎?」

  「我還沒想到那裡,再看看吧。」

  言下之意就是還沒打算說的意思嘛。潘星在心裡暗暗吐槽。

  走出店外,柳昂柏繼續讀著他剛剛不小心點開的訊息:抱歉我剛剛在跟其他同事討論事情,我現在要去樓下小七買個飯糰,你在哪?

  江喆的打字語氣充分顯示他的緊張,柳昂柏真想叫他不要忙到忘記吃飯,他回給江喆會到小七找他,要他稍等個,緊接著加快腳步往仕得必的方向前進。

  「買什麼飯糰啊?」

  一進到超商,柳昂柏就看到正在挑選午餐的江喆。

  江喆被柳昂柏突如其來的冒出嚇了一跳,臉上很快地浮現洋溢幸福的笑容。江喆內心一度湧起想要抱向柳昂柏的衝動,但這裡是公司附近,他不能這麼做。

  「你吃了嗎?」

  「隨便點個乾麵吃飽了。」柳昂柏晃了晃提袋,說:「我有買麵包,有一半是潘星挑的,應該可以期待一下。」

  「那還是我吃麵包好了。」

  江喆做出決定後走至櫃檯點了兩杯拿鐵並與店員結帳。

  查看目前時間,距離會議開始還有約莫一小時左右,江喆拉著柳昂柏到裡面的飲食區稍歇休息。

  柳昂柏買的麵包有鹹有甜,整個早上忙到忘記時間,連路上買的饅頭都只啃了一半,江喆隨即挑了兩個份量看來足以止餓的蔓越莓混搭五穀雜糧跟培根太陽炸彈麵包一臉滿足地享受著。

  看著江喆這身正裝,柳昂柏像是想到什麼問起:「要去大邱婚禮的西裝,你準備好了嗎?」

  「之前有參加過同事婚禮,沒意外就是那套拿去送洗完就能穿了。你呢?」

  印象中江喆還沒看過柳昂柏穿西裝的模樣——如果大學時期參加的耶誕舞會身上那套與他身形一點也不相稱的打扮不算數的話。

  「我要找一下,畢竟我不會收到同事的喜帖,我們這群又只有大邱結婚,最近一次參加婚禮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頓了下,柳昂柏補充:「是我哥的婚禮。」

  「你哥結婚了喔?恭喜恭喜!」

  「不只結婚,還有一個女兒,大概八歲,不過是他老婆跟前夫生的。」

  「那也沒關係啊,反正一家幸福就好。」江喆洋溢著笑容說。

  「你會想要有小孩嗎?」柳昂柏身子向前,皺起眉頭問道。

  這個問題江喆從未想過,他是同志,光是這點就與一般家庭無緣,能找不找得到可以託付終身的伴侶都是問題,更別妄想想要有自己的孩子。

  江喆並沒有逃避這個問題,老實說出感想:「能夠跟喜歡的人安穩生活下去就好,再說我對小孩子不是很拿手。」

  「我想也是,以前大學營的時候看你被小隊員吃得死死的。」

  「別說了,那是他們太早熟,而且又不給面子捧場一下,想到就覺得欠扁。」

  升大二那年暑假,在工作人員名單公佈後,江喆他們如預期內被學長姐劃入了籌備團隊。柳昂柏毫無疑問地接下活動長,江喆這次卻反被指定擔任課程長,必須在玩樂的過程設計些正經的活動,讓這場營隊不光只是顧著玩,也兼顧了寓教於樂的部分。

  江喆的指定工作成為他始料未及的事,原先以為會繼續被分進柳昂柏的組別從旁協助,如今他自己要一手扛起整個討論的進度,還是不可怠慢的課程設計,經驗值零的他當晚便在朋友們齊聚喝酒閒聊時大發牢騷。

  「好啦你就認命吧,反正放眼望去適合當課程長的也就只有你跟美琴啊。」

  「兩個配在一起剛剛好。」

  「美琴很凱瑞啦,你不行還有她,不要擔心啦哈哈哈。」

  一群喝茫的酒鬼們淨說些無法令人放心的風涼話,就算如此,江喆默默望向躲在人群後方,邊喝啤酒沈浸在漫畫世界裡的柳昂柏,期待他也能出來說個幾句。

  而且,江喆明顯感受到這群人疑似想把他跟班上的另一個女同學配在一起,也就是跟他一起負責課程的這名夥伴。

  誰叫江喆把同志的身份掩飾得太好了,不僅會跟群組中配合話題討論哪個A片女主角的身材比較好,就連朋友抱怨女友的事他也會假裝為男方抱不平,絲毫看不出任何端倪。

  這樣的生活,是在江喆沒有選擇餘地下,避免國小因為性向問題被霸凌的事件再次上演,只能以異性戀作為保護色,巧妙與團體相處融洽,也跟柳昂柏繼續維持友好關係。

  「或許你還能趁這次跟小美琴湊在一起喔。」邱恆平洋裝神秘地說。

  「我跟她才沒什麼,況且你跟韓美琴還比我跟她熟吧?就不要到最後反而是我們收到你們倆的喜帖。」

  殊不知,江喆情急之下說出口的話最後一語成真,邱恆平即將迎娶的對象就是跟他從那次交往後走到現在終於要成為夫妻關係的韓美琴。

  「想想還真是不可思議。」柳昂柏感嘆說道。

  「但他們到現在才結婚也拖太久了。」

  走了十一個年頭才步入禮堂,確實比起一般情侶這兩人所花費的時間長得令人匪夷所思。

  眼看時間差不多了,江喆收拾了下桌面上的垃圾,並從外套掏出錢包要把麵包錢還給柳昂柏。

  「不用啦,一點小錢。再說我們都什麼關係了,以後可能我還要靠你養。」

  江喆誠心覺得在談了這場戀愛後,他的心臟得時常訓練,要不然可承受不起柳昂柏時不時的一撩。

  Katy在前腳剛踏進大樓門口時,便看到不遠處,柳昂柏與江喆在通關口等她。Katy三步併兩步,高跟鞋在寬敞的大廳發出響亮的撞擊聲。

  見到同站一起的兩人,她好奇地問:「昂柏你們這是⋯⋯之前就認識了嗎?」

  雖然跟江喆認識時間比較長,但工作關係她與柳昂柏比較緊密,藍又馨希望在別人看得到的角度上,盡量維持公司對公司的互動模式。

  柳昂柏裝作一副生疏的模樣,把他跟江喆事先約定好的說詞搬出:「喔,沒有啦,因為我早來但發現必須要有通行證才能進大樓,剛好看到這位先生他身上掛著仕得必的員工證,一問才知道原來就是我們今天要開會的對象啊。」

  因為有過Katy這個前車之鑑,江喆不想把柳昂柏也拖下水,因此跟他討論後兩人決定在公司就假裝是第一次見到對方,希望這樣能夠避掉無謂閒話。

  Katy同時注意到了江喆恢復氣色的模樣,懸在心中大石總算得以放下。

  「這樣我們就上去吧。」見一行人都準備後好,由江喆走在前頭帶領他們上去公司。

  柳昂柏再一次深深覺得八年的時間能影響一個人太多。他印象中的江喆還停留在依附他身邊,甘願當他助手的大學生江喆。這是他首次見識到江喆若親自帶領一個部門的模樣有多麼專業,與大學營那次根本無法比擬。

  再怎麼說,江喆從研究所畢業後就在這裡工作了,能在一間公司待八年實在不容易,要不是受到器重,就是真心喜歡這間公司。柳昂柏盯著正在與Katy還有他下屬討論事情的江喆,為了又多一個可以跟江喆聊的話題略略感到喜悅。

  柳昂柏思考了下怎樣才算三十歲的人在談的戀愛?他得到的結論是:從生活中尋找兩人的共通點,把那些二十幾歲掛在嘴邊的夢想加以實踐,只是當身旁的伴侶也處於同一個人生階段時,能夠通力合作、相互打氣的關係成為另一種情趣。這種踏實的感覺讓柳昂柏漸漸發覺江喆帶給他的另一種全新魅力。

  他想,他比原先預想的還要愛這男人也說不定。

  江喆雖然看似在與Katy討論事情,但他隱約感覺到柳昂柏好像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他感覺背脊發涼,心思不由得往不遠處的人飄去,好在今日擔任紀錄的阿竹拿了份文件請他與Katy核對資訊是否有錯,他注意力才被拉回,差點害他露出馬腳,忘記原先與柳昂柏約定的戲。

  事實上,這場會議看似討論的結果頗有收獲,但檯面下不專心的人大有人在:阿竹從頭到尾都在觀察Katy對自家主管的反應,明明看起來就很正常,而且也很全心全意在工作上,這麼認真的一面卻被私下行為轉移焦點,他暗自為八卦男女主角大抱不平。

  Katy確實如阿竹觀察到的與平日無異,內心的她因為與江喆時不時的肢體碰觸,讓她想起喝醉酒的那天,大膽將身體貼上江喆的畫面。她心跳飛快,對那依稀殘存的觸感她甚至有種意猶未盡,想要再來一遍的渴望。還有關於上次在電話中提到的問題,應該也是時候該問江喆的答覆了。

  在江喆請阿竹把桌上的茶杯收拾回茶水間時,柳昂柏說他要去廁所,阿竹索性為他帶路。只剩下Katy與江喆的會議室,靜謐中帶有說不上來的尷尬。

  最後是由Katy把手機遞給江喆,打破這個沈默的局面。

  「這週末有空嗎?一起去看電影?」

  這個時段江喆原本想要找柳昂柏去ikea買個儲藏櫃,他還沒問,倒是Katy先提出邀約。

  「我確認一下再跟妳說,好嗎?」最後江喆還不忘送上一個禮貌的微笑,以免讓Katy多慮。

  在由江喆送兩位離開後,柳昂柏與Katy打算在附近的咖啡廳坐一下,順便聽聽柳昂柏對於會議的看法。

  時間上正值上班時間,店裡空位還不少,他們挑了一個遠離吧檯的雙人位坐下。

  名義上他們是工作夥伴沒錯,卻同時也是情場上的競爭對手,只是有一方並不曉得這件事。

  柳昂柏在知道Katy喜歡江喆後,一直很想聽聽她對江喆的看法,也想了解別人眼中的江喆跟他眼中的江喆是否相同。

  他放下剛送上來的美式,外面天氣實在很熱,才喝一口,就讓水位下降了一個指截。

  「其實我在第一次看到妳的時候就很好奇,妳在這樣的產業工作,應該相對來說會挺吃香的吧?我沒有瞧不起妳的意思,別誤會。我自己就是讀本科系出身,偶爾會聽返校學姊分享到這段,才會好奇是不是真的向她們說的那樣。」

  Katy嘆了口氣,就像被柳昂柏給說中了入行這麼多年的心聲。

  「你學姊說的一點也沒錯。但我覺得這一點都不是好事,反而因為這樣讓我吃了不少苦頭。」

  柳昂柏見開對話題,安靜等待對方接續下去。

  「辛苦努力下的結果別人只會看妳長得美,淨說一些跟工作無關的話。好像不管我多用心在工作上,他們永遠只看妳的外表,用妳的臉蛋評價妳。這對我們來說並不公平,可是事實的確也因為外表為我的事業帶來不少幫助,讓我省下不少力。我不喜歡這種感覺,卻又對此無能為力,甚至成為沈默的一份子,也許一開始選擇進這行就不是正確的選擇。」

  「哇⋯⋯辛苦了。」

  Katy搖搖頭,讓自己勉強擠出笑容地說:「那也只是抱怨,聽聽就好。還是拿出成績來比較重要。」

  感覺順著剛剛的話說下去,就會觸及到核心,柳昂柏不願讓話題結束,另找了一個Katy一定感興趣的話題。

  「我看江先生在公司好像很受歡迎,剛剛進去的時候,很多人一見到他都找他討論事情,我想,Katy應該也是這樣的人吧?」

  「那你就錯了。江喆是真的很有能力,但我不同,我的同事們很多還是不太想聽我的指令,好像我的存在對他們而言有些礙眼。」

  Katy總覺得說得太多了,反而會影響柳昂柏對公司的觀感,她決定終止這個話題,專心與柳昂柏討論公事。

  最後Katy說她還要回公司處理事情,柳昂柏就在原地與他道別。因為商談地點離江喆公司不遠,他想說可以等江喆下班一起回家。而江喆也傳訊息說今天特別有效率,事情也意外地少,應該能準時下班。

  柳昂柏獨自坐在位置上思考Katy剛才所說的那番話,總覺得女性在職場確實會受到更嚴苛的標準檢視。以前待在公司,他也看過前任被上頭刁難,對方甚至情緒一來就拿「女人家果然幹事不靠譜」這種沒來由的說法藉此貶低女性能力。就算柳昂柏從小就被爸爸洗腦身為男人就要能夠撐起一個家,而他也深深認為,但對於自己親臨現場見識到這些女性的辦事能力,他認為把性別當作辦事能力上的限制,這種說法未免太過落伍。他只為Katy的遭遇感到同情,卻又不知道自己有能力做什麼改變。

  看時間也差不多快到了。柳昂柏收拾收拾東西索性在外面吹風等人。江喆的身影從路的一端出現,他走向他,兩人往柳昂柏的家前進。

  認真想想,兩人在一起雖然不過幾天,但柳昂柏是考慮過要江喆搬來一起同住,他以為江喆會毫不猶豫答應,但對方回答卻超出他預期。

  「再給我一點時間,等事情處理好後,我很樂意搬過來。」

  「處理什麼事?」

  洗過澡的兩人一起窩在沙發上,這次柳昂柏堅持江喆不准在席地而坐。江喆穿著柳昂柏的衣服,想來好笑,幾天之前他才吵著說要把柳昂柏的衣服寄回來給他,結果衣服還沒寄,又多穿了一套在身上。

  「我想跟我爸媽講這件事⋯⋯不管他們接不接受,我想起碼要做到告知。」

  江喆沒有轉頭看向柳昂柏去回應他的問題,而是盯著眼前的新聞,主播播報的新聞卻一則也沒吸收進去。

  「那你會希望我也這麼做嗎?你怎麼會想⋯⋯都已經瞞了這麼多年,怎麼會?」

  太多問題擠在他們之間,就像空氣中的氧氣被擠到角落讓人感到難受,最終,柳昂柏把電視關掉了。

  「你的部分你作主,我都尊重你。」而江喆也選擇挺直腰桿,轉向對方,認真地說:「但就像你說的,我騙他們那麼多年了,我覺得很累,也很感到抱歉。可是這一切都不合理,明明我沒有做錯什麼,為什麼談個戀愛還要這樣躲躲藏藏?」

  江喆垂下眉,語氣中帶著些許無奈:「我酒醉那天,其實我剛跟我爸媽吵過架。」

  柳昂柏盯著江喆的側臉,燈光打在頭頂,那雙眼被頭髮的陰影給遮罩著,看起來更加陰鬱。

  「每次我回去,他們就會問『交女朋友了沒』、『要不要幫忙介紹對象』、『哪家的女兒最近也在台北工作,可以一起吃飯看場電影』、『爸爸媽媽年紀大了,也想要抱孫子』類似的情緒勒索讓我對這個家愈來愈厭煩。每次把我逼到極限時,我都好想直接朝他們大吼,告訴他們老子就是個死gay。那天也是這樣,火氣上來,但我忍下了。我那天是故意喝醉,就是因為這件事,我想至少讓自己吐一吐心情應該會比較好些。」

  家務事總難讓外人介入,當中有許多錯綜複雜的感情交織,導致每個家庭有每個家庭必須克服的難關,江喆是同志的事情加上爸媽的催婚,這已經在他心裡逐漸演變成心魔,他再明白也不過,而他承擔的也已經夠久。他其實打算就這麼隱瞞下去,可是那前提是他沒有找到想愛的對象。現在狀況不同了,而且還是往他渴望已久的方向發展,近乎可說是美夢成真,他絲毫不想錯過柳昂柏,為了他做出這點改變,江喆認為完全值得。

  柳昂柏伸出手輕輕摸著江喆垂下的臉沿,他的手比這年紀的男人還要來得細嫩,而且手指十分修長,指甲也修剪得很整齊,是一雙會讓人賞心悅目的手。江喆認為他感受到了來自這雙手的魔力,閉上了眼,讓自己的手與柳昂柏的重疊。

  「我陪你去講吧。」柳昂柏輕聲說道,充滿了溫柔。

  重新睜眼後,江喆一度以為自己看見了此生最美的風景,他所愛的男人說了一句他未曾想過,卻讓他彷彿獲得重視的話語。

  江喆咬著下唇,感激地頷首,反問:「你到底要讓我愛上幾次?」

  「那接下來的話我是不是不該說了?」

  江喆另一手握著柳昂柏的手腕,嗅著殘留在柳昂柏身上的肥皂香味。

  「不要當狗啦。」

  「如果不講我就咬你,來試試看?」江喆隱約露出壞笑,難得的一面讓柳昂柏有種被詐欺的錯覺。

  柳昂柏思索了一下,把想說的語句好好組裝,想要確實傳達給眼前的人,讓他知道此話有多真誠。

  「今天看你工作的模樣,我覺得你真的長大了。」

  「都三十歲了,能不老嗎?」

  是啊,以前剛出社會總覺得怎麼努力都追不上前面的人,等到來到這位置後才發現自己滯留在時間也影響不了的階段,好像被按下了暫停鍵,生活步調變得緩慢,面對未來的動力也不如以往。

  職場待久了,江喆有種抓不到未來的無力感。

  「我指的是能力上。你以前不是這樣子。以前的江喆光是喊個小組員就好像在請大爺似的,誰是老大都搞不清楚,可是現在卻能夠率領一個部門。你在工作的樣子好像在發光,我真沒想到有一天我會這樣講:『這樣的江喆也太帥了吧』。」

  「那你有再更愛我一點的感覺嗎?」江喆的眼睛因為微笑,幾乎瞇成一條線。

  「實在不想跟你說實話,以免你尾巴愈翹愈高。」

  「那就是有啦!」江喆雙手一張,把柳昂柏抱進懷裡。

  柳昂柏比起江喆身高再高個約莫五公分,可是現在的他卻像個孩子被江喆寵溺著。不僅是江喆溫暖的身體,還有透過胸膛傳來的心跳聲都很令他安心。有過多久他沒有過這種感覺?柳昂柏無法計算,但他此刻深信,他想牢牢記住這種感覺。


回到介紹頁
 |上一篇下一篇

對「《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七章(上)」的想法

《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六章(下) – 南聲生生難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