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五章(下)

  柳昂柏原本想在結束完今天唯一一場會議後躲進咖啡廳偷閒一下順便想晚餐要隨便煮些什麼還吃好,走個幾步他忽然想起柳昂崙。查看了一下他傳的內容,下一秒他改用電話聯絡對方。

  柳昂崙幾乎在撥通一秒內就接起電話,令柳昂柏有些措手不及。

  「你要請我吃飯。」柳昂柏劈頭就這麼說。

  「好啦好啦,記得喔,妹妹今天上的是美術課,不要再跑錯地方了。」

  「大嫂是在幹嘛?」

  自己的小孩不顧,常常找弟弟搬救兵,柳昂柏不禁質疑,既然來不及接送小孩乾脆就不要給她補這麼多才藝不就好了?

  「不要這樣,芸也是被臨時通知要開會,擔心會超時才請我過去。」

  「哼,結果你自己也不行啊。你們夫妻倆不知道在忙幾點的,我看妹妹長大之後一定會很叛逆。」

  「欸不要亂說——好啦有人在叫了,就麻煩你啦感謝。」

  看著被掛斷的畫面,柳昂柏無奈地抓了抓頭髮。

  其實他有點意外哥哥居然會比他還早成家,他總以為柳昂崙一心只專注在研究上,誰曉得他不僅比他還早穩定下來,找的對象竟然還是已經離過婚帶著小孩的單親女性。

  他們是在柳昂柏與前主管分手後不久在一起的,對方是他研究單位的行政專員,還比他大五歲左右,女兒正值牙牙學語的年紀,某天柳昂崙就把人帶回家說要以結婚為前提交往。但更令柳昂柏驚訝的是他那菁英份子的醫師爸爸居然沒有任何意見,要柳昂崙下定決心就好。柳昂柏深深在內心自省,該不會是因為他鬧那一齣,讓爸爸受到不小驚嚇,對於兒子的戀愛世界也就不想多加干涉,以免又發生柳昂柏2.0事件?當然,也有可能因為對方是自小就優異的柳昂崙,他不管做任何決定爸爸都相信他已經經過深思熟慮,自然也就不會多加操心。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也未免不公平了吧!

  就像是故意刺激在情場上狠摔一跤的柳昂柏,柳昂崙以答應幫忙付一部分房貸為交換條件,希望能把他的公寓出借給他們新婚夫妻使用,直到柳昂崙買到適合的小套房。他就這樣像被鳩佔鵲巢般,收拾好個人行李,足足在老家待了兩年才又終於能回到他的小天地。

  奇怪的是除了與前夫生的孩子外,他們似乎沒有打算再生一個,柳昂柏曾問過柳昂崙,但對方卻沒有正面回答,只用一些在台北光是養一個小孩就很辛苦的藉口搪塞過去,事實上的確也合理,造就了柳家至今為止還沒有一個真正性柳的孫子。

  柳父雖然沒有明說,但柳昂柏他們都心知肚明他們爸爸還是想在有生之年抱一抱屬於柳家的孫孩,柳昂崙無心面對,這份重擔目前莫名其妙成了柳昂柏接下。好在他臉皮夠厚,打算就這樣裝死到底。另外一點值得欣慰的是,起碼他這個姪女不僅懂事又貼心,會在氣氛不對的時候做點讓大人轉移注意力的事,甚至主動分擔家務,光憑這些就足以讓柳父暫時忘記她不姓柳的事實,繼續當他的愚蠢爺爺含飴弄孫。

  比起使喚年紀最小的潘星,柳昂崙還是比較習慣麻煩雙胞胎弟弟,畢竟兩人相處時間比較久,而且潘星在他們眼裡永遠就是個長不大的孩子,即使已經大學準備畢業,感覺還是對未來沒什麼打算,繼續與她男友過著只要有愛情就能活的日子。

  不僅是柳昂崙這樣想,柳昂柏私下也這麼認為,畢竟誰好意思找一個只靠接案生存的哥哥蹭飯啊?

  柳昂柏按照之前大嫂傳給他的地址來到那間姪女上美術課的工作室附近,實在好險今天Katy解說的速度算快,不然從公司這裡趕去工作室好歹也得要一小時車程,如果還加入轉車時間,可能會大大遲到。

  就不要之後又忽然殺出類似的緊急救援任務,不然因此被姪女討厭的話,他肯定要從柳昂崙那裡揩加倍好處才值得。

  工作室外觀是一般民宅,從外頭看去,鐵窗掛著些許裝飾看起來似乎只有二樓是用來上課的,其他應該是住宅。柳昂柏見靠近門鈴的地方在二樓的地方設置了一個小木牌,正好說明了他的猜測沒錯。

  進至敞開的鐵門,走上二樓,他輕輕敲著紗門,裡面立刻傳來腳步聲。一名穿著圍裙的中年女子出來迎接。

  由於對方他沒見過,柳昂柏簡單解釋來意,「妳好,我是來接方禾莉的。我是她叔叔。」

  但他很快地發現這是多此一舉,女子很快打開紗門請他進入。

  「我之前就聽說莉莉爸爸有個雙胞胎弟弟,想不到幾乎長得一模一樣。我看要辨認你們只能從穿著看了。」

  她的笑容有幾分在地婦女的感覺,給人一種溫煦的暖意。

  「這邊請坐。莉莉他們在洗水彩盤,還需要一點時間。」

  柳昂柏四處張望掛在牆上的圖,有的十分明顯一眼就看得出是小孩子的塗鴉,有的卻是以油畫繪製的風景圖,感覺就像鑽研半輩子的行家才畫得出這般巨作。

  「你們這裡大人小孩都教嗎?」

  女子一見到柳昂柏好像對藝術感興趣,略帶興奮地滔滔不絕介紹:「主要是小孩,但偶爾也會有下班後想要放鬆的上班族過來這裡畫圖。不過因為現在小孩的課業壓力愈來愈大,低年齡的班級人數逐漸縮水,所以我們有在接一些委託,像這幅就是最近剛接的急件。」

  經由指引,柳昂柏皺起眉頭,起身更是靠近那幅只以鉛筆打上草稿的畫布,仔細觀察再加上一旁的參考照片,他大膽地問:「這人是不是叫邱恆平?」

  女子聽聞有些訝異,回道:「我不確定全名,但印象中的確是一個姓邱的先生沒錯,這幅圖是一名先生說要送給他朋友的新婚禮物。怎麼?柳先生你認識嗎?」

  不曉得為何,柳昂柏就是知道那名先生是誰。一切的巧合令他覺得有些好笑。

  「那個、來找你們畫圖的是不是一個叫江喆的瘦竹竿?」

  「對對對,因為名字只有兩個字很好記,應該就是他沒錯。」

  確認過後柳昂柏沒有多想,他點開與江喆的聊天室,送出兩人成為好友後的第一則訊息。

  這時,鬧哄哄的聲音從教室裡傳出。

  「叔叔!今天怎麼是你?」方禾莉背著背包蹦蹦跳跳地來到柳昂柏身邊,抓著他的褲管眨著那雙大眼看向他。

  「今天爸爸媽媽都剛好有事,我只好來代班囉。來,跟老師說再見。」

  方禾莉開朗地向老師們道別,也包含那群跟她差不多年齡的同儕們。

  柳昂柏牽著方禾莉往捷運的方向走,途中,方禾莉問:「叔叔我跟你說一個秘密,但你要保證絕對不會跟爸爸媽媽說喔。」

  「嗯?什麼秘密?」

  小小的手像是要下定決心般,柳昂柏明顯感受到對方緊握了一下,才繼續說:「你還記得去年運動會的那個跳跳袋比賽啊,我們班不是有一個男生在轉彎的時候跌倒嗎?他今天被班上的男生笑說喜歡是gay,只喜歡男的。」

  柳昂柏對於姪女的童言先是揚起一抹無奈的苦笑,認真想了一下去年運動會他到底有沒有跟著過湊熱鬧,印象中依稀有這件事,但到底實際是怎樣早就忘得一乾二凈。況且重點也不是那個,而是後面那句。

  「那莉莉覺得男生喜歡男生會怎樣嗎?」

  「不會啊,我也喜歡女生,可是那些臭男生卻說女生就是只能喜歡男生,男生也是,所以Tony喜歡男生一定是有病。」

  「叔叔好奇,莉莉妳怎麼會覺得妳喜歡女生?妳的喜歡會不會跟那些男同學的喜歡意思不一樣呢?」

  「唔⋯⋯應該一樣吧?不就是覺得對方很棒,想跟他一起完成任何事嗎?喜歡⋯⋯還需要解釋喔?」

  最後的沈默一開始柳昂柏以為方禾莉生氣了,但是是他多想,方禾莉大概只是單純對這個問題感到不解。

  隨之而來的,卻是陷入沈思的柳昂柏。實在是多虧了方禾莉的童言童語,困惑他許久的問題就簡單來想,其實一點也不複雜。因為太多無謂顧慮,讓他行動被變得綁手綁腳,真的想做的到底是什麼倒是模糊了焦點,讓他尋找不到追求的目標。

  是啊,很簡單,多麼清楚明瞭的回答?

  喜歡就喜歡,還要解釋嗎?

  他確實喜歡江喆陪在身旁的感覺,這是絕對無庸置疑的事實。

  他喜歡江喆,是啊,他怎麼會現在才反應過來呢?

  陪在他身邊的得要是江喆那一切的感覺才會對了。絆住他的一直以來不過就是江喆的性別,以及他被這個社會主流價值給灌輸下的刻板產物。深信自己是異性戀不過是荒謬毫無根據的信仰,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打從一出生開始他就是百分之百的異性戀。他就是要江喆,只有江喆能夠帶給他他想要的愉快與幸福。

  不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嗎?

  既然喜歡,為什麼得用社會帶給他的壓力、家庭施加給他的期望,讓他走上他自己也不清楚,卻莫名就被決定好的路走呢?

  他可以喜歡人,只是得要是這個人,他才會喜歡。這與性別與種族與年紀無關。這些只是附帶組成他喜歡的這個對象其外在條件罷了。

  「謝謝妳喔莉莉。」

  方禾莉抬頭,困惑地望著自家叔叔沒來由的一句。

  柳昂柏蹲下與方禾莉平視,他輕輕撫摸少女的頭語氣盡是溫柔的說:「莉莉喜歡女生我覺得很棒呀,叔叔會永遠支持妳的選擇。叔叔如果也喜歡男生,妳會支持我嗎?就像妳那個同學一樣。」

  「如果是Tony的話⋯⋯他之前拉過我頭髮,我不太想幫他加油,但如果是叔叔的話我會當你的應援團喔。」

  柳昂柏被可愛的姪女給逗笑,寵溺地摸了摸那頭柔髮說:「是去哪學來的詞啊?」

  晚上,柳昂崙一回到家,便看到同一張臉的弟弟與女兒坐在客廳看電視。

  「爸爸回來了!」

  柳昂崙上前抱著方禾莉,注意到她的髮型跟早上出門時長得不太一樣。

  「這辮子是誰幫妳綁的啊?技術有點差欸。」

  「欸欸尊重點,好歹也說聲謝謝吧?」盤腿坐在沙發,筆電放置雙腿正忙著處理公事的柳昂柏朝著門口大聲抗議。

  「媽媽呢?回來了嗎?」柳昂崙不予理會,見方禾莉的視線往他後方看去。

  「我剛到,累死了。」

  同樣剛回到家的歐陽芸一臉疲憊將門帶上,迅速脫下那雙令她小腿感到疼痛的跟鞋,靠著僅剩的體力走進客廳,見到丈夫的弟弟,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抱歉還讓你多跑一趟。莉莉有不乖嗎?」

  柳昂柏同樣回以禮貌的笑容,感覺與歐陽芸之間還是有道難以言喻的距離感,相處上難免會比較客套些,「她很乖,頭髮的話是因為我想幫莉莉換個造型所以才弄成那樣。」比起被他哥誤會,他更不想在大嫂心中留下負面印象。

  「叔叔盡力了,而且我自己綁更醜,爸爸你不要嫌棄叔叔。」

  「呃⋯⋯好⋯⋯」

  柳昂柏對於總算有可以壓制這優秀過了頭的大哥而感到被出了一口氣,方才的整個過程都被他用手機記錄下來,卻被眼尖的柳昂崙逮個正著。

  「欸你要幹嘛?」

  「哼,留著紀錄用啊。孩子長大的速度很快的,不趁還小的時候多拍一點,以就你就只會被正值叛逆期的少女嫌棄臭老頭的份了。」

  「我才不想被一個跟我差沒幾分鐘的人說這種話。」

  但柳昂柏的預言柳昂崙不是沒胡思亂想過,他也只能趁下班後的放鬆時間盡可能被女兒做功課,培養父女感情。

  柳家晚餐多半都是歐陽芸在下班路上買幾道現成的菜,再回家煮飯燉個湯當作一頓,今天因為情況特殊,歐陽芸透過外送平台叫了美式炸雞,讓方禾莉開心得不得了。

  在外送來之前歐陽芸趁著這段空檔把累積的髒衣服投入洗衣機,已經寫完作業的方禾莉主動說要幫忙,母女離開後的客廳僅剩兄弟倆。同坐在一張沙發上,柳昂崙正在幫女兒檢查作業,本應繼續工作的柳昂柏忽然停下動作。

  「幾天前,我遇到江喆了。」

  「這名字怎麼有點熟悉?是之前大學吵架那個?」

  柳昂崙眼睛始終緊盯女兒的國字練習本,把還可以再寫得更工整的字給圈起來。

  柳昂柏輕輕把筆電蓋上,目光停留在散著冷光的銀色外殼。

  「我們吵架的原因⋯⋯我覺得應該跟你說。」

  「嗯,說吧。」

  「他說他喜歡我,但,我沒有正面回應他,因為我覺得⋯⋯我應該不會喜歡男的。」

  柳昂柏幾乎不怎麼跟家人聊私事,縱使他與身旁的人是這世界上最相近的存在,他認為在本質上,他們仍然是兩個全然不同的個體。或許,他認識柳昂崙的程度還不如歐陽芸也說不定。

  「所以你拒絕了他?」

  「算是吧,沒有正面回覆某種程度上來說,應該也算拒絕的一種。」

  「真糟啊你。」

  「那之後我們就斷聯了。」

  「所以你才會氣成那樣?」

  「很蠢欸現在想想。」

  「不會吧?再怎麼說你們大學感情也蠻好的不是嗎?」

  還以為會被柳昂崙嘲笑,但他卻沒有,在面對柳昂崙的反問,柳昂柏只能無語地點頭。

  「正因為好,好到我把他當一輩子的兄弟,他忽然告訴我他對我的感覺不是那樣,我才有種好像被背叛的感覺。」

  「但那也是你的一廂情願啊。」

  柳昂崙一語中的,原來⋯⋯一直以來,不僅江喆,就連他自己也犯了一樣的錯。我們都在單方面詮釋這段理想中的關係,卻因為得到的答案不如預期,才會感到惱羞,甚至把這股無處宣洩的情緒施加在最重要的人身上。

  「總之,多虧了莉莉,我終於知道自己對江喆是什麼感覺了。」

  一提到女兒名字,這下柳昂崙終於轉頭正視身旁的弟弟。

  「莉莉說:『喜歡就喜歡為什麼要有理由』,我覺得自己瞬間被她給點醒。」

  「所以你?」

  「哥,」柳昂柏幾乎不這樣稱呼柳昂崙,顯得接下來要說的話變得很有份量,「我想跟江喆交往。我指的是像你跟嫂子這樣,組成家庭,一起生活,分享人生的快樂與難過。」

  柳昂柏覺得自己用盡了這一整年的勇氣,說完的當下他霎時想要逃避直視柳昂崙的雙眼,但另一個念頭隨即湧上,告訴他如果這時迴避的話,好不容易跨出的這一步就前功盡棄了。

  「你的人生我能說什麼呢?」

  柳昂崙取下眼鏡,稍加按摩眼球,一雙因為用眼過度累積的黑眼圈頓時一覽無遺地展示在柳昂柏面前。

  「你呀,總小就很有主見,雖然戶口名簿上我是你哥,但我從不認為你有把我當作兄長尊重,你做任何決定從不過問我或爸爸,就連那個只有幾個月的短命婚姻也是。你真以為現在忽然當個乖弟弟來跟我報告,我就會幫你蓋上通過章,放手讓你去做嗎?

  「真是,不要這時候才忽然把我當哥哥看好嗎?」

  柳昂崙露出苦笑,音量逐漸放低,似乎是擔心被妻女聽見,「的確,爸因為你的先例,對我跟芸結婚意見多到不能再多。『什麼女人不挑,偏偏挑一個離過婚還有女兒的』、『莉莉再怎麼說還是別人家的孩子,你怎麼就是不跟歐陽再生一個呢?』⋯⋯多到不能再多的問題到現在為止,他還是想到就會唸想到就會唸,這些你肯定不知道吧?」

  柳昂柏愣了下才點頭,的確,他們哥倆平時又不談心,理解的也就只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些,不過就是多了同血緣這層連結。

  「既然你都跟我說了這麼大的秘密,那我也拿一個跟你換吧。」

  柳昂柏一臉疑惑,「什麼?你外遇喔?」

  柳昂崙毫不猶豫地送給對方一記中指。

  「我跟芸沒有再生是因為我不孕。」

  柳昂柏瞪大雙眼,一時半刻擠不出一句話。

  「一開始當然無法接受,我們努力想讓莉莉有個伴,事實卻是這樣,但芸說了句十分窩心的安慰,她說我在她最狼狽的時候接納了她,所以不管是怎樣的困難,她都會陪著我面對。不能生就算了,身體健康比較重要。大概就是這樣的貼心,讓我覺得不是她就不行吧。」

  不是他就不行嗎?

  如今的柳昂柏終於也有了這樣的對象。

  但柳昂柏倒是非常意外柳昂崙竟然會這麼輕易就告訴他這麼私人的事,他頓時有種自己真的被當成重要的人看待的感覺,與哥哥之間的距離,似乎也因為付出的一點勇敢而收到了意想不到的豐碩回報。

回到介紹頁 |上一篇下一篇

對「《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五章(下)」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