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五章(上)

  那一晚,江喆與柳昂柏終於加回對方社群軟體的好友,包含facebook與instagram。

  洗過澡的柳昂柏躺在沙發上完全化身成會呼吸的肉塊,點開江喆的ig個人頁面,想藉此補回與江喆錯過的八年。

  從最早的開始看起,是他們大四時的照片。那是他們參加畢業典禮的合照他還有些印象。江喆連續發了很多篇,有一篇是放單獨他們倆的照片,內文也是針對這四年的友情而寫。

  江喆從大一認識開始一年一年回憶,藉由江喆的文字,柳昂柏跟著回想起那時的日子有多麼充實有趣。因為同一寢室而知道對方的生活作息,因為同一堂課懶得找組員索性湊在一起維持了四年,因為對籃球有興趣半強迫拉著江喆加入⋯⋯若說柳昂柏最慶幸在這間大學獲得了什麼,他會毫不猶豫地回答:認識了一位在他生命中可說是極為重要的人。

  柳昂柏留意了與江喆吵架的日期,那陣子果不其然江喆一篇文都沒發,得要等到兩年後他才發了一篇關於研所畢業的心得,再來就是進入職場的大小事。江喆從進職場後就不太放與別人的合照,但柳昂柏認識的江喆不是個會排斥拍照的人,或許就像江喆說的,他一直在偽裝自己,特別在進入公司如今成為主管後,他必須承擔起的責任更多,他不能再當個以為天塌下來會有人扛的菜鳥,與之而來的是累積在他內心的壓力,使得他的生活受到影響,漸漸地不知道能在社群平台上發什麼文章才足以說明他的心情。

  柳昂柏在讀完所有文章後不曉得是受到江喆的文字影響,還是對於今天這整件事用盡的體力,他瞥向時鐘,發現已入深夜。隔天還得與案主見面,柳昂柏可不能表現出有失專業的行為,盥洗過後便縮入被窩早早就寢。

  學生時期的柳昂柏因為常跑活動或社團的關係,很容易落東落西,都得依靠江喆凱瑞才能躲過一劫。也因為太常跟江喆碰面,兩人的聊天內容多半都是柳昂柏發出求救訊號等江喆前來拯救。

  柳昂柏這死樣子在其他人眼裡顯得他有點不靠譜,可是江喆倒是很沈浸在這種「被需要」的感覺中。

  也是因為太習以為常,視為理所當然,在江喆離開之後,柳昂柏有次忍不住,點開了與江喆的聊天室。拉動捲軸,細數他們的聊天內容,柳昂柏才驚覺他總是把江喆當神燈般求助,而江喆對他則是予取予求,從不跟他計較。

  那時的他擅自把這一切解釋成因為是好朋友、好兄弟,有事互相照應有哪裡不對?

  也正是因爲柳昂柏是如此詮釋這段關係,當問題引爆,浮上檯面後,他再也無法在與江喆的聊天室裡送出任何一句索求了。

  翌日,柳昂柏挑了件白襯衫展現乾淨的一面,確定東西都帶齊後,趁人潮還沒變多前,先鑽進捷運來到案主公司附近的早餐店填飽肚子。

  由於這次的案主是科技公司,所以在產品要求上自然比以往接的案件流程還要滴水不漏,標準也相對嚴苛。柳昂柏雖然在第一間公司待不到一年就走,這時候就要慶幸只要他學東西的速度比別人快,這短短時間該學的精華都從前主管那裡獲得,PM要的特質比起技能,更需要掌握與人溝通的技巧。這剛好是柳昂柏的優勢,從學生時期他不僅人緣好,在活動、組織上也常受到重要,就是因為他的好人脈。他總是懂得如何調停紛爭,避免吵架,說他是團隊的潤滑劑一點也不為過。偏偏,唯有與江喆相處會讓他感到相對棘手,那些適用在朋友身上的話術在江喆面前就像魔術師的假戲兩,輕易就被識破。

  昨天,他確實被江喆嚇到了。江喆居然在他面前哭成那副德性,而他更沒想到自己會因為江喆的行為驚慌失措成那樣。這讓他想起在餐酒館巧遇江喆那天。在棘手的案件好不容易結案後,他與公事上認識的幾名夥伴一起去慶功,給自己來點放縱的理由。

  會注意到江喆是因為他們那桌就在柳昂柏目光所及的斜前方,他一直感覺到前對面的男人好像很不想與女的有肢體接觸。正當他暗自在心裡竊笑對方該不會是gay的時候,他想起了那張既熟悉又陌生的臉。

  他想,應該不會這麼剛好,只要是gay就是江喆吧?

  就在那個瞬間,斜前方的男子似乎是忍受不了站了起來,而他的側臉清楚地烙印在柳昂柏眼中。明亮的燈光打在江喆臉上,他很明顯地喝醉酒了,正因為喝醉酒,柳昂柏才能更加篤定那人就是江喆。

  江喆酒量不好是大學友人眾所皆知的事。江喆不愛喝酒是因為他對酒精過敏,只要攝取到一定的量,脖子周圍就會長急性尋麻疹,也就是俗稱的「酒疹」。

  江喆嘗試過各種酒類,不管是啤酒、調酒都會導致酒疹發作。他的酒疹嚴重的話連神經都會跟著痛,會癢是一定的,所以本身就不愛喝酒的江喆更有理由推辭。

  但百密總有一疏,江喆曾有一次誤飲了好幾瓶水果口味的啤酒,大家只當作江喆終於決定要放縱自我,沒有特別阻止他,當他開始大小聲,走路不穩,還會亂抱人時,大家才發現他不僅不能喝酒,還酒品很差。

  那之後所有人皆心知肚明不要讓江喆碰酒,江喆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給朋友們添麻煩了,也就乖乖地人家喝酒他喝麥茶乾過癮。

  在場發現他跟這名酒醉的男子是舊識後,把江喆連帶他的行李扛回他家似乎就成了他的任務。

  從計程車下車到搭電梯這段路程不算長,但也足以讓柳昂柏差點被他給壓垮了。

  好不容易回到家,他讓江喆躺在地上,把身上帶有酒氣的衣服換下,拿了一套家居服給他穿。

  「喂,你還醒著嗎?能不能自己換?」任憑柳昂柏怎麼拍打江喆臉頰,江喆雙眼就是緊緊閉著,呼吸十分平緩,看起來是真的睡昏了。

  他只好好人做到底,先是拿條濕毛巾簡單擦拭一下,再幫江喆換衣服,最後把人丟上床搞定一切。柳昂柏自己則拿著薄被單窩在沙發上度過這克難的一晚。

  他睡得不怎麼好,並不是因為沙發的關係,而是想起以前的江喆與現在這副模樣的他,這不曾聯絡的八年,他錯過了江喆多少事,讓他頓時覺得內心被擠壓的感覺,不是很好受。

  他好奇江喆是否還喜歡他,或者他開始嘗試跟女人交往了,江喆的一切,經由這次的重逢,說不在意自然是騙人的。

  昨晚,對江喆說的那些話,百分之百是真心的,不過柳昂柏確實不確定目前對江喆的感情到底稱不稱得上是戀愛,他只知道,只要江喆待在他身邊,那股源源不絕的安全感就會再次出現,讓他心情趨於平靜。

  江喆就好像他世界裡不可或缺的陽光水空氣,在失去與重新獲得之間對他造成的影響有多深。

  話說回來,柳昂柏發現他好像也不知道怎樣才能算真正喜歡上一個人。

  這問題他從來沒有問過別人,會不會其實一直以來,有問題的其實是他?

  暫時停止思考這不會有解答的問題,柳昂柏草草把漢堡吃光後,用衛生紙抹去嘴角的沾醬,一口氣吸光冰塊近乎融化的奶茶,起身前往案主公司。

  原以為需要看google map才能找到約定公司,殊不知柳昂柏在大廈林立的廣場像隻無頭蒼蠅般亂晃,誤打誤撞很快就找到了負責與他聯繫的窗口小姐。

  「請問是Nancy嗎?」

  主要與他聯絡的小姐自稱Nancy,據對方意思她會在約定會面時間於公司門口帶領他進去,因為對方只有提供這點的訊息,柳昂柏因此不是很確定地問。

  對方一見到柳昂柏,迅速收起手機,方才笑得甜蜜的樣子,柳昂柏猜應該是在跟男朋友說些甜言蜜語吧。

  「是柳先生吧,這裡不好找齁,辛苦了,我們這邊請。」

  隨著Nancy的步伐指引,他們經過大門,裡頭寬敞的格局,在直驅入門便能看到兩大面板上顯示著各個樓層的企業有哪些。而將要與柳昂柏合作的公司位在高樓層,一次就佔據了三層樓,感覺規模不容小覷。

  在電梯中,Nancy再一次簡單跟柳昂柏說明整個流程,好讓柳昂柏能儘速進入狀況。

  「目前負責主案的是我的上司,她習慣別人稱她Katy。因為Katy處事風格比較⋯⋯怎麼說?強勢?所以很多時候公司同仁會有點抓不到她的標準在哪,如果在過程中讓柳先生也有這種感覺,請不要覺得她是在針對你。」

  Nancy就像是算準了時間,話一落下,電梯就來到了指定樓層,柳昂柏連提出疑問都來不及,默默閉上嘴繼續跟著Nancy走。

  剛踏入辦公室時,柳昂柏明顯感受到眾人眼神往他的方向看去,Nancy似乎注意到了氣氛改變,小動作地揮了揮手要大家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不要讓主管感受出異狀。

  最後,他們來到一間玻璃帷幕隔開的會議室,裡頭一個人也沒有,冷氣倒是開得挺大,柳昂柏受不了寒意把外套拉得更緊些。

  「稍待一下,請問要喝茶、咖啡,還是熱水呢?」

  「水就好,謝謝。」

  在Nancy走遠後,柳昂柏把平板取出,利用這段等待的空檔先行叫出待會可能會需要用到的檔案或app,觸控筆在螢幕上遊走,忽然右上角闖入了柳昂崙的訊息通知。柳昂柏一臉困惑,正想點開訊息時,會議室的門被人匆匆打開,走進來的是顯得有些忙碌的女性。

  她應該就是Katy吧?

  雖然看起來有些手忙腳亂,柳昂柏對她的第一印象還算不錯,長相跟螢光幕前拋頭露面的女明星有得比,身上還散發著一股好聞的香味,就算表情上帶著歉意,但依然是副美景。

  Katy順了順頭髮,將其整理到耳後,把手中那疊資料依序整理好,接著起身將名片遞至柳昂柏面前。

  「藍又馨,負責本次外包案的負責人,叫我Katy就好。」

  柳昂柏也把準備好的名片交換給Katy,「叫我昂柏、小柳都可以。」

  於此同時,外頭有人敲門,Nancy端著茶水進到會議室,冒著熱氣的杯子放在賓客面前,交上自己名片,隨即挑了角落的位置坐好,一切動作相當流暢,絲毫不拖泥帶水。

  「好的,昂柏那我先簡單說明一下為什麼這次會想找您與我們一起合作。簡單來說公司目前是發展期狀態,我們在科技市場的成長值是以倍數在飛快成長中,老闆在今年設定了比往年都還高出許多的目標產值,但因為公司發展速度依照目前人力有些難以負荷,有些專案項目我們必須得找其他公司合作,然而現實是我們發現組織對組織的效率還是有限,希望能藉由公司對個人的方式,協助處理一些比較特殊需要花大量人力來溝通整合的工作。

  「對於這次能邀請到昂柏與我們合作備感榮幸,就像我剛說到的,會有與其他公司合作的專案,我的部門多半人力都在扛公司內的年度目標,而我則全心全意投入在另一間長期合作的夥伴身上,叫做『仕得必』,不曉得您有沒有聽過?」

  柳昂柏自認很專注在聆聽Katy說話,但他也沒遺漏在Katy提到「仕得必」這間公司時,Nancy嘴角微微上揚的小動作。

  「嗯,我好像有印象。」

  柳昂柏此言不假,他隱約記得有看過這間公司的招牌,至於確切地方在哪,他一時之間想不太起來。

  「仕得必是間美籍外商公司,主攻醫療器材跟展場硬體設備這兩大塊,年營業額在眾外商公司中總是表現不俗。不瞞您說,為了爭取到與仕得必合作的機會,公司上下可說是花了很大心力與他們良好建立關係呢。」

  這次,Nancy倒是很真誠地在一旁點頭如搗蒜。

  Katy攤開了桌面上的相關資料,指著其中一部份說:「所以,我希望能請昂柏處理關於與仕得必的合作案,我們會與仕得必定期開會,再麻煩您也一起參與,我會全程掌握進度與你討論,請不用擔心。」

  「這我是沒問題,但我比較好奇的是,既然你們跟仕得必的關係很重要,理應他們的案子就要更加謹慎處理,這樣找對整個合作脈絡比較清楚的公司員工負責不是風險更低嗎?」

  柳昂柏的問題就像直搗核心,Katy頓時浮現為難的表情,沈默了幾秒才道:「是這樣沒錯,但如同我前面提到的,其實部內員工多半還是在處理公司內的專案,對外都是我在接洽,所以公司員工跟你相比未必對仕得必有比較多認識。」

  既然Katy都這樣說了,柳昂柏喝了口水,點點頭表示願意接下這個案子。

  之後Katy與柳昂柏詳細說明目前專案的進度已到哪裡,而他得在下次與仕得必開會前先釐清現階段進度,才能在會議上迅速進入狀況。

  Katy說話語速還算快,但口齒清晰,邏輯縝密,到了一定程度雖然會讓聽者覺得有些壓力,但還不至於到腦袋打結。頭一次見面所花費時間比柳昂柏預期的還短,不到半小時該交代的事情都已交代完畢,甚至包含他與Katy本次合作案的簽約部分。

  在柳昂柏整理手邊物品時,Katy順勢看了下時間,她一臉抱歉地說:「不好意思因為我下一場會議快開始了,來不及送您,我請Nancy幫您帶路,實在是感到萬分抱歉。」

  「喔,不會啦,妳忙。」

  「真的很抱歉,Nancy這裡就麻煩妳了。」

  在Katy快速地眼神示意過後,她又說了幾次抱歉便以風風火火地離開現場。

  「還真是個大忙人。」

  「嗯,因為老闆很看重她。」Nancy在一旁悠悠地說。

  原本柳昂柏想婉拒Nancy好意自己搭電梯離開就好,但Nancy說電梯被設定成得透過大樓通行證才行使用,因此柳昂柏只得接受Nancy的協助。正好,柳昂柏對剛才Nancy的反應有點好奇,在她低頭看著自己的鞋頭時,他問:「妳剛剛在笑什麼?」

  Nancy轉頭看向柳昂柏,露出神秘的表情。

  「雖然說你之後應該就會察覺到了,但現在先跟你講好像也不會怎樣。總之Katy她似乎跟對方窗口有掛,之前不小心被我聽到她跟對方講電話的內容,一聽還真不得了,堂堂辦公室之花Katy居然也有向別人告白的一天。」

  在公司工作就是有這好處也可以說是壞處,凡事在辦公室發生的大小事幾乎瞞不住,一傳十十傳百,閒扯別人八卦似乎成了上班族繼領薪水之後的第二大樂趣。柳昂柏對Katy也只有這次的相處,雖然乍似很勁爆,聽了之後也沒太大感想,只希望不要因此害得他工作內容愈來愈複雜就好。

  在Nancy準備向柳昂柏道別前,她忽然湊上,墊起腳尖在他耳邊說悄悄話,「之後就是同事了,如果聽到什麼有趣的八卦記得分享一下。你那邊應該會是第一手,期待後續囉。」

  柳昂柏僅是笑以回應,把Nancy的話當耳邊風聽聽,沒打算真的幫忙助長歪風。他並非打算自詡清高,只是他跟他們關係本來就只限於這次的合作案,而且他還得靠這行付房貸,才不可能傻到跟著瞎攪和,把自己的職業道德也賠進去。

回到介紹頁 |上一篇下一篇

對「《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五章(上)」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