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四章(上)

  隔天,江喆真的如對Katy承諾的那樣,比原先預定的上班時間還早一小時出現在辦公室。才一天沒進辦公室,桌上就累積了不少待處理的公文。把手機、買來的大冰拿、工作證隨手放置後,他開始進入工作模式,埋頭把積欠的進度給補回來。

  在他之後進來的員工約莫四十五分鐘後出現,一見到主管已經開始辦公,絲毫不敢怠慢,打聲招呼後趕緊到位置上坐好,其餘陸續進辦公室的員工也是如此。

  江喆發現到同事們時不時用窺探的看向他這裡,他覺得有些不自在,便叫了距離他最近,正好被他抓到往他這裡看的一名同事過來。

  阿竹先是賣笑虛情假意關心江喆身體狀況,江喆用眼神示意,便把來不及回應的阿竹帶離辦公室到陽台放風。

  阿竹是所有部下中,唯一由江喆手把手帶起來的員工,相較於其他人,與阿竹的相處可以說是沒什麼負擔,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也因此,未等江喆發問,阿竹便開誠佈公,「江喆哥,Katy姐跟你告白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江喆聞言,頓時想就這麼轉身一躍而下。

  阿竹知道江喆平時不抽煙,只有在壓力大的時候才會來個幾根,他非常動得察言觀色,見江喆眉頭深鎖,自動自發從口袋掏菸出來為自家老大點燃。

  江喆的眉宇夾雜著深刻的川字,一言不發地將菸接下,吸了一口。

  阿竹嘆了口氣,想想怎麼講會比較好,「總之Katy姐不是有個試用期剛過的助理妹妹嗎?她跟許鑫勇在談戀愛,Katy打給你的時候許鑫勇跑去接那個助理妹下班,兩人就在旁邊偷聽。」

  「真是大嘴巴⋯⋯」

  整個公司的人都知道Katy倒追江喆的事,阿竹是唯一知道江喆對Katy不感興趣的人,正因為阿竹從剛進公司到現在的所作所為江喆都看在眼裡,他知道阿竹不會把別人的八卦掛在嘴邊,也就不會刻意掩飾自己的情緒。

  「那江喆哥你現在想怎麼做?」

  「嘴長在別人身上,隨他們講吧,我只是想知道是誰傳出去的。」說罷,江喆把菸熄了。

  「上班加油。」他拍了拍阿竹肩膀,旋即走進室內。

  中午江喆難得沒有在公司附近用餐,他刻意走到與公司有段距離的麵包店打算再買杯咖啡坐在便利商店稍喘口氣。

  進到店內,架上麵包香氣濃郁,很明顯是配合這批適逢午休時間的上班族出爐。他挑了幾個有鹹有甜的口味思忖回家肚子餓也可以充當晚餐解決。

  三十歲不僅是適婚年齡,也是新陳代謝急速下滑的時期,不過江喆幸運地擁有吃不太胖的體質,就算三餐沒有均衡飲食還是能維持基本體態。而他又是個不怎麼下廚的人,能靠外食解決就靠外食,因此他在挑選上幾乎不太受熱量限制選擇。

  當他把托盤放置櫃檯時,負責為他結帳服務生發出短促的驚呼。

  「你在這附近工作啊?」

  熟悉的聲音令他抬頭一看,是潘星。

  「對、對啊,不過還有段距離啦。」他擔心驚訝的表情會洩露出多餘的訊息,很快換上一張客氣的笑容回覆。

  「我們家的麵包很好吃喔,你挑的都是主打品,真識貨。」

  「是這樣啊⋯⋯」江喆有些尷尬,因為眼前的人是潘星,是跟柳昂柏有關的人,讓他頓時喪失社交能力,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掏錢的動作有些生硬,幾張發票就這樣順著零錢掉了出來。

  眼見這般模樣的江喆,潘星淡淡問道:「你跟小柳以前是不是發生過什麼事?」

  潘星剛搬到柳家時,她實在無法接受媽媽再婚的事實。她無法叫爸爸的朋友一聲爸爸。很多事情的改變,尚年幼的她,絲毫沒有妥協的餘地,但她卻又只能被迫接受。她的反對只能體現在死也不稱這對雙胞胎「哥哥」。

  小柳是柳昂柏、大柳是柳昂崙,叫著叫著,縱使關係已經趨於平緩甚至親密,潘星心裡還是有些過不去的坎,這對雙胞胎也從不勉強她,叫久也順口了,就不再改口,索性這樣稱呼他們兄弟倆。

  「嗯⋯⋯算是吧?我以為柳昂柏有跟你們提過。」

  「那果然就是了。」聳聳肩,潘星說。

  江喆無法意會潘星話中之意,只見她把裝袋的麵包交給了他。

  「來,一百三。」潘星熟練地找零,並把電子發票一起交給了江喆。

  「那時候他很生氣,我以為他是在氣我們搬過去打擾到他讀書,但事後發現並非如此。他把牆上很多照片都收了起來。我認識他到現在,他唯一大發脾氣的就只有那一次。大柳說他跟朋友吵架了,可是我那時與大柳也不熟,以為他在找藉口,況且我爸剛過世,很多情緒壓抑著實在無處發洩,每天在家看到小柳那樣要我不在意也難。」

  「所以妳覺得⋯⋯他會變成那樣是因為我的關係?」

  「或許吧,我不知道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那天的反應很奇怪,好像在期待小柳說什麼,但又不敢有太明顯地表示。」

  潘星陪著柳昂柏走到門口,假裝在忙著整理放在外面的傳單,事實上嘴巴從沒停過。

  「我想知道⋯⋯為什麼柳昂柏沒有跟你們一起住?」喝醉的那晚,江喆睡得很好。很久沒有那麼好眠了,他大可解釋成因為喝多了才會這樣。可是江喆在意識到他躺的是柳昂柏的床,被柳昂柏的味道包裹著時,他認為這才是真正的主因。

  柳昂柏的家格局不像是單身人士會住的樣子,感覺比較像給夫妻使用新婚房。他想,假使曾經有個女主人也在這裡與柳昂柏一起看窗外的夜景,他會不會就此死了這條心?

  他不否認問這個問題是別有局心,但他更期望聽到的,自然是否定的答案。

  潘星嘆了口氣,像是在為這段本應長存的友誼悼念,「看來你們之間真的有很大的問題。小柳結過婚,那是他跟他前妻一起買的公寓,貸款還沒付完兩人就離婚了,還因此被叔叔念了很久。」

  結婚?江喆撐大了眼。

  「為、為什麼離婚?」

  「不知道,小柳沒說,叔叔問他也不講,但我們都猜應該是個性不合分開。他們是辦公室戀情,小柳也因為這件事從原本的公司辭職,之後就沒再去投履歷,自己摸索著也成了現在你看到的在家接案。」

  江喆感覺喉頭一陣酸澀,知道愈多,他感覺印象中的柳昂柏愈離他遠去。一堆問題隨之而來,他還想知道女方是怎樣的人?結婚多久才離婚的?有沒有小孩?現在還會聯絡嗎?

  太多太多問題一瞬間浮現於腦中。縱使已經離婚了,江喆還是因為柳昂柏曾經與某人結婚這件事倍受打擊。

  肩膀遭人輕輕拍了拍,江喆才從無盡的泥淖中被拉回現實。

  「你如果想知道更多怎麼不跟他約吃個飯呢?你們以前感情肯定不錯吧?雖然我說的話不能代表他,可是就我對他的認識,他不是那麼絕情的人,更別提你們曾經要好過。」

  很多時候,不管江喆怎麼苦惱怎麼想,他最後得到的答案都是無解。他為此身心受到煎熬,可是這就像他的宿命般,怎麼躲也躲不了。

  是的,他承認,即使到了現在,他依然喜歡柳昂柏,就算嘗試忘記最後依然失敗。他氣餒過,他為此憎恨自己過,可是不管他怎麼唾棄如此沒用的自己,還是改變不了那顆深深愛著柳昂柏的心。

  他從未想要傷害柳昂柏,但他發現他消極的作為反而弄巧成拙,他欠柳昂柏一個很大的道歉,他現在不敢去想柳昂柏會怎麼面對他的歉意,那只會害得他愈想愈多,到最後又選擇逃避,讓一切回到原點。

  因為得知柳昂柏曾結過婚的事實,江喆忽然有了動力再一次重新給自己可能被傷害的機會,好好整理自己對柳昂柏的感情,不管是好還是壞,起碼該傳達給他的歉意必須確實傳遞出去。

  在進到辦公室之前,江喆鼓起勇氣,點開簡訊欄,祈禱柳昂柏手機號碼沒換,傳了封訊息希望可以找他吃晚飯。沒有假借任何理由,單純就是想跟他吃頓飯,希望柳昂柏可以留一晚給他。

  「江喆哥,五號會議室我借囉,會議通知也發了,麻煩你再確認一下。」

  「好,辛苦了。」向同事示意後,回到座位他點開進入待機畫面的電腦,手機瞬時發出閃光。

  柳昂柏很快回給他一個時間與餐廳地址,就在今晚。

  江喆還真會挑時間。

  至今為止,柳昂柏還是十分意外江喆居然會傳簡訊給他要共進晚餐,害得他先前說要暫時忘了他的誓言頓時破功。

  柳昂柏比約定時間還早約莫二十分鐘到達見面地點,他猜想江喆下班過來極大可能會遇上同樣下班或放學的人潮,就算準時到或許人都還卡在捷運上。但他就是不想在家等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提早出門還能避開人潮,在台北生存久了自然就能掌握如何在大都市穿梭又不打亂行程的技能了。

  由於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出門,為此柳昂柏還特地從衣櫃裡翻了翻適合赴約,卻又不會顯得隨便的裝扮:素面藏青色襯衫加上駝色直筒褲,配上黑底帆布鞋露出長筒白襪,素著耳洞沒有別上耳環,頂著一副黑框眼鏡而非隱形眼鏡是為了讓眼睛適度放鬆。

  來往行人逐漸變多,比預期的還早,約定時間都還沒到他遠遠便從捷運出口看到穿著西裝的江喆。

  這是柳昂柏第一次看到江喆穿西裝的樣子。

  江喆也立刻發現柳昂柏,他趕緊加快腳步來到對方面前。

  「不好意思我應該沒遲到吧?」

  「沒,還早了點,走吧。」

  受到服務生引領,兩人座位被安排在靠窗邊的位置。

  各自點好餐點後,柳昂柏先是開口:「我都忘了問你,現在在哪高就啊?」

  「我在外商公司通路開發⋯⋯聽說你自己在接案?」

  「是啊,公司待不下去,太死板板了不適合我。但也好險待過公司,有累積一點小人脈,自己出來接時,就靠這些老本繼續開發新客戶,目前⋯⋯生活還算過得去啦。」

  「是喔。」江喆想說的絕非這樣而已,相反地正因為有太多問題想知道,又不想讓柳昂柏覺得有壓力,讓他不知道要從何開始聊起。

  曾經無話不談的對象,因為刻意的疏離,導致那些回憶只能追憶,若要重演得花上更多心力與勇氣。江喆不禁為此感到感慨。

  柳昂柏透過厚重鏡片盯著江喆看,赤裸裸地注視讓江喆倒是有些不自在。

  「你都沒變。」柳昂柏淡淡地說。

  「你是指臉嗎?怎麼可能,都不年輕了。」江喆摸了摸那不再能與青春扯得上邊的臉皮說。

  「你爸媽沒吵著要快你娶個老婆進門嗎?」

  江喆苦笑,「有可能嗎?」

  「不可能?我以為演戲你很擅長。」

  畢竟我可是被矇在鼓裡整整四年。就算柳昂柏沒說,江喆也猜想得到那句話的言下之意是這意思。

  但今天與柳昂柏見面並不是要跟他吵架,甚至他要做的應該是跟柳昂柏道歉才對,在情緒失控之前,江喆將話題扯遠:「你買了什麼當大邱的新婚禮啊?」

  「香氛蠟燭,我叫潘星幫我選的。」柳昂柏把手機點開,裡面的照片顯示是一組包裝精緻的蠟燭禮盒,確實很有新婚夫妻味道。

  「還不錯欸,我還沒想到要買什麼給他們。」

  「我倒覺得你挑的話大邱都會買單,畢竟以前要送什麼禮物給別人都是你在負責想的,這難不倒你吧。」

  江喆喝了口水,眼神不經意瞟向柳昂柏的十指,果然沒有婚戒了。

  「我今天去公司附近買麵包,發現潘星也在那裡工作。」

  「欸?是喔,原來你公司在那。潘星大一就在那裡打工了,哼,那臭小鬼還是在那裡認識她男友的,領人家薪水還跟客人大談戀愛,他們老闆真是虧大了。」

  雖是這樣說,但柳昂柏絲毫沒有任何不悅,倒是對這個相差八歲的妹妹有些無奈。

  「是說你今天怎麼會想到要找我吃飯?」柳昂柏挑起單邊眉,一語道破地問。

  被問到關鍵問題,江喆略顯緊張,藏在桌底下的十指緊緊扣在一起,思索著怎麼回應才好。

  「因為好久不見⋯⋯上次又不是很愉快的離開⋯⋯而且我還要跟你說謝謝⋯⋯」

  「喔,那沒關係啊,就小事情,不用放在心上。我想如果是你看到我變那副德性也會來幫我吧?」

  不曉得為何,當柳昂柏這樣反問他時,江喆忽然有想哭的衝動。低著頭略為頷首,江喆將呼吸拉長,克制自己差點失控的情緒。

  總是這樣,只要在柳昂柏面前他就無法好好應對,但現在人就在面前,他沒有時間自我厭惡了。錯過這次,江喆不曉得還會有哪來的勇氣敢再約柳昂柏出來。

  有些東西正在破碎,江喆明明黏好了,在柳昂柏出現之後,又開始出現裂痕。

  「對不起⋯⋯」

  就在說出這最為關鍵的三個字同時,江喆的眼淚受引力影響,無法止住只能絕望地一顆顆掉下,並在他的深灰色西裝褲上留下淺淺的痕跡。

  於此同時,兩人的餐點上桌,江喆剛好有空檔拿過紙巾擦拭,假裝剛剛的一切似乎都沒發生過。

  江喆那樣想,不代表柳昂柏也打算這麼做。一團衛生紙闖入江喆眼角,他抬眼將柳昂柏嚴肅的表情收進眼底。

  「我是也該說對不起,但如果扯到這些會讓你想哭,我建議我們先吃飽再聊。」

  隨之而來的是大學時期的柳昂柏才會有的笑臉。

回到介紹頁 |上一篇下一篇

對「《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四章(上)」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