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三章(上)

  柳昂柏不發一語盯著被闔上的門,直到江喆的腳步聲從盡頭被吞沒。

  他收起目光,嘆了口氣,有點懊惱為什麼又重蹈覆徹去傷害了他。明明他從未有意這麼做,卻總會在不經意間觸及那條不應受到挑戰的底線。

  與江喆的關係愈來愈遠,就好像卡了八年的齒輪,再重新轉動後,把兩人的距離跟著往反方向鉸開。

  這些江喆並不知道,關於他的離開,為柳昂柏帶來多大的影響:他二次報考研究所失敗,單親了十多年的家庭,父親再娶,繼母繼妹的加入,在適應生活的過程並不順利。

  江喆就好比是負責轉動他旋轉下去的動力,失去了他,柳昂柏的人生開始失序,光憑一己之力力挽狂瀾,還是阻止不了崩塌繼續發生,他逐漸被這些壓力、這些難以掌控的因素壓垮了自己。

  回過頭,他一個人,已經二十三歲的男子,竟然就在河堤上哭了起來。

  那個夜晚的雨剛結束,空氣充滿著清新的草味,卻安定不了他潰堤的情緒。

  這時候的柳昂柏腦中全是江喆離去的那一畫面,他反覆想過無數遍,如果時光能夠倒流,回到江喆向他告白的那天,他能不能坦然地接受這份心意,告訴江喆,沒有他自己什麼事都辦不到。

  就在柳昂柏陷入複雜的思緒泥淖中時,臥室傳來從未聽過的手機鈴聲。

  他入房間查看,那是江喆的手機。

  正當柳昂柏猶豫著要不要代接這通電話時,他看了眼來電名,二話不說按下通話鍵。

  「打來幹嘛?不是在忙婚禮嗎?」

  對方在聽到柳昂柏的聲音似乎是愣了一下,還以為是自己聽錯,過了幾秒後才說:「幹白癡喔?為什麼是你接啦?這不是阿喆的手機嗎?你們和好囉?」

  一開頭批哩啪拉就是一串肉粽般的疑問,柳昂柏解釋:「阿喆手機忘在我家啦。」

  「喔喔,啊是怎樣?所以和好了?民國幾年的事?怎麼沒宣傳一下?這重要程度跟我要結婚有得比欸。」

  「少臭美了,啊不就只是結婚,怎麼?你要跟阿喆借錢辦婚禮喔?」

  這調侃反倒引來兩人的大學共同好友邱恆平一聲國罵,「我哪那麼缺德,就算要借也會找你一起。」

  「幹,那我不包紅包了,媽的最早結婚的人竟然是你,想到就不爽。」

  邱恆平哼哼笑道:「那就更應該賞臉來事先預習一下啊,啊不對,你孤家寡人一個,別說邱哥我不罩你,婚禮那天我幫你安排坐在美琴一個同事附近,人家跟我們年紀一樣,年薪卻是我們的兩倍欸,兩倍!」

  「不要在那邊提餿主意啦,所以你到底打給他幹嘛?」

  若不是柳昂柏提醒,邱恆平還真的一不小心就聊開,差點忘了最重要的目的。

  「我是要問阿喆到底有沒有要來參加婚禮啊,全部就只剩他還沒回我而已。」

  江喆不去的理由會是什麼,他們這一群老友自然都曉得原因出在誰身上。

  畢業後大家各奔西東,能夠聚在一起的機會不多,但好歹也是大學最要好的一群朋友,多少還是會利用連假的時間約出來見面關心彼此近況。

  而他們也都曉得江喆與柳昂柏吵架的事,就算不知道背後真正原因為何,只要當事人不說,他們也不會過問。男生的友情就是這樣,合得來就合得來,合不來就作罷,不需要勉強彼此。即使如此,只要在群組有開約,主揪還是會禮貌性問一下已經退群的江喆。江喆也沒有因為柳昂柏的關係與大家交惡,在確認柳昂柏不會出席,而他時間也允許的話,多半邀他他都會出席。

  隨著時間一久,這樣的互動成為團體中的默契,一直持續到現在。

  「是喔,」柳昂柏想了下,便說:「他會去。」

  「嗯?」

  「他會去。」再度重申一遍的同時,就連柳昂柏自己都跟著遲疑了一下。

  他有什麼資格為別人作主?這又不是他可以決定的。

  柳昂柏知道,在他內心深處,他還是想再跟江喆見面,不管是吵架也好,把話說開也罷,只要還能再見到江喆,或許他就能做點改變。

  「太好了,這樣我就放心了。那就到時候見囉,記得穿帥一點,但不要超過我。」

  「吵死了,你怎麼穿還是沒我帥啦。」

  笑罵之餘,通話跟著結束,看著總結通話時間的畫面,柳昂柏不禁感到一個頭兩個大。

  江喆發現他手機不見是在進到房間,把所有行李放下後,慣性摸了摸後側口袋才發現這不是他原先的那條褲子。

  他雖然很不想這樣推測,但他覺得手機有很大機率落在柳昂柏家。

  為了避免白跑一趟,他把筆電打開,藉由內建的尋找功能查詢他的手機下落在哪。

  果不其然,地圖上閃爍的光點地址放大一看,顯示的正是他剛才搭計程車的地方不遠處。

  最後一次看到這扇門不過三十分鐘前的事,在確定地點後,江喆拿了錢包與鑰匙到路口招了輛計程車,以柳昂柏的家為終點出發。

  他敲了敲門,等待不到幾秒,原以為會是比他高一點的人出來應門,殊不知竟是一名身高只到他胸前的陌生女子。

  女子見江喆像是看傻眼的模樣,皺起眉頭,「柳昂柏在裡面講電話,有很急嗎?需要幫你叫他?」

  「喔,沒關係,既然他在講電話那我等他一下好了。」

  「那你進來吧,外面有蚊子。」

  跟隨女子的指示,江喆來到裡面作勢等待。

  只見女子穿著極短的真理褲加上小可愛,一頭長髮披散在後,顯然十分居家的裝扮令江喆不禁往女友的身分猜去。

  「你不要站著啦,這邊可以坐啊。」

  江喆就像一條乖巧不敢妄動的狗來到沙發旁。接下來江喆的行為才讓女子不解。他非但沒有往沙發坐下,而是選擇席地坐在鋪著地毯的地板上。

  江喆注意到女子那張白淨的臉蛋有些錯愕,僅僅禮貌性地笑著回應。

  大概又過了幾分鐘,這過程女子絲毫對江喆不感興趣,自顧自地放任電視放映不曉得哪齣電影,沈浸在手機中的網路世界,江喆不敢亂動地窩在小小空間,總算等到了柳昂柏似乎是說完電話,從臥室走出。

  「好好好,那阿姨我們再約囉!」在結束通話的同時,柳昂柏正好與坐在地上的人四目交接。

  「啊!是我的手機!」江喆倏地起身喊道。

  「哎呀,好久沒跟阿姨聊天了,她很想念我噢。」

  「你怎麼可以擅自用別人手機啊你!」

  「我幫你待接省得你媽又問怎麼聯絡不到人,不是比較好嗎?」

  「我會自己跟她講,用不著你操心。」一把搶過手機,江喆憤憤地說。

  念在一旁還有一雙眼在看,江喆收起脾氣反問柳昂柏:「你跟我媽說了什麼?」

  「沒有啊,就簡單打聲招呼,阿姨很熱情呦,要我有空下台南就過去家裡坐坐。我跟她說當然好。」

  懶得理他們之間的對話,江喆順勢用衣袖擦了擦手機螢幕,「算了,至少找到手機就好。」

  就算柳昂柏的回答讓他有幾分期待,明知不可能發生的事,柳昂柏卻還是能說得如此理所當然,江喆不禁困惑著到底該對柳昂柏的話有幾分信任。

  總之,目的達成了,江喆也沒有留下的理由。他向柳昂柏道謝後打算轉身離去。

  這時,後者拉住他手腕,使江喆跟著回頭。

  「一起吃午餐吧,」明明柳昂柏的臉始終是那麼緊繃,卻在此刻露出猶如往昔的笑容,他瞟向躺在沙發上看戲的女子說:「這我妹,來蹭飯的。」

  握在江喆掌心的手機有點燙,是因為柳昂柏曾經摸過還是因為剛說完電話,不管是哪種,江喆的心確實有某部分因為柳昂柏的邀約而消融了些。

  柳昂柏是土生土長的臺北人,從小到大,就算讀大學也從未離開臺北這座城市。因此除了畢旅或家庭旅遊,他幾乎沒機會去體驗其他城市的文化——包含江喆的故鄉臺南。

  但也多虧了這人生全數時光都獻給臺北的男子,江喆才有免錢地陪可以帶他探索這座號稱天龍國的首都。

  原先隻身北上的江喆對高額的生活費開銷,和與美味扯不上邊的餐點幾乎可以說是對這個地方零好感,若不是因為柳昂柏的介紹,讓他看見臺北不一樣的面貌,他大概無法對這裡產生感情,甚至還能在畢業後在這裡定居工作。

  柳昂柏開車帶他們到一間大學時他們一群人很常來吃的早餐店用餐。

  光看外觀就勾起江喆滿滿念舊回憶,他永遠記得在期末考熬夜讀到天亮,隔天直接在這裡吃完早餐後去赴考的那段日子。還有籌備系上活動時,在要去開籌會前,一群人把兩桌併在一起,邊吃邊閒聊的日子。

  這些,都是在還沒告白以前他們習以為常的日子,雖然簡單,卻充滿幸福。他可以為坐在柳昂柏旁邊,與柳昂柏互吃對方早餐,隨手拿起對方飲料來喝,一切都很自然。

  如果沒有告白的話,即使畢業即使各自進入不同職場,這樣的日子大概還會持續下去。

  望著依然沒有改版過的菜單,江喆想著。

  「想不到你這討厭鬼還真的有至今還在聯絡的大學朋友啊,是我錯看你了。」已經把一頭長髮束成馬尾的女子叫做潘星,也就是被江喆誤認成女友的「妹妹」。

  柳昂柏丟了個白眼給她,在所有人都點完餐,等待餐點送上的過程主動介紹這名說話一點也不客氣的妹妹來歷,「她媽媽是在我們大學畢業那年跟我爸再婚。潘星跟我們差了八歲,現在還在讀大學。別看我們現在這樣,她們剛來那幾年,我跟她可說是八字不合,不管什麼事都可以吵,是到這幾年我老了她也總算長腦了,才變得比較好。」

  「誰叫你個性這麼討人厭,我才覺得神奇竟然會有人想跟你做朋友。」潘星轉頭反詰江喆,「不然,你們以前認識的時候他有這麼機車嗎?」

  「不、不會啦,柳昂柏他⋯⋯人還蠻有意思的,大家都很喜歡他。」

  「能夠用愛與包容跟妳相處的人才真是聖人好嗎?我已經盡力了妳這蹭飯仔少給我得寸進尺。」

  在兄妹倆打鬧的同時,桌上逐漸被各式懷念的早餐佔滿桌面。

  潘星迫不及待地拆開免洗筷,一頭栽入她的蘿蔔糕世界。江喆則因為剛吃完粥,肚子還不是很餓,只有點了一杯冰豆漿湊合著喝。

  看著在用吸管攪拌冰塊的江喆,讓柳昂柏自動說起過去這八年他們家所發生的改變,就像是給江喆一個交代,或者說機會,讓江喆可以理解他們錯過的這八年,自己經歷了多少事。

  大四畢業後,江喆消失了,第一次已經沒考好的柳昂柏因為這件事,再次考差。失敗帶給他的壓力已經夠大,卻因為上面還有一個早他幾秒出生,卻遠比他還優秀的雙胞胎哥哥在,讓柳昂柏無形間成為被比較的對象。

  縱使兩人外表幾乎一模一樣,內在截然不同的性格,確立了這是兩個獨立的個體。哥哥柳昂崙個性溫柔、懂得照顧他人,成績自幼就表現優異,一路以來所就讀的都是第一志願,柳昂柏則全然相反,他個性活潑外向、容易粗心犯錯,對從教科書上學習知識一點也不感興趣,若不是爸爸要求,他的成績會一路從國小吊車尾到大學。

  即使柳昂崙比他優秀,常常被拿來比較,柳昂柏也不會因此嫉妒哥哥,甚至交惡,但也不到融洽。兩人就像剛好被安排住在一起的陌生人,不會過於干涉對方生活。若非必要更不會去聯絡對方。

  就算之後加入了這個小他們八歲的妹妹,柳昂崙還是一樣專注在他的功課、他的打工,柳昂柏則是繼續沈浸在與江喆爭吵後,一切都失序的兵荒馬亂中。

  手足們只隱約感受到柳昂柏遭遇了某些事,讓他打擊很大,但也就僅此而已。

  潘星放掉口中吸管,聽著柳昂柏的說明,一臉不屑的模樣說道:「所以你是要不要說說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才會暴躁成那樣啊?」潘星在吞下蘿蔔糕後,再次往江喆那靠去,低聲向他爆料:「那陣子小柳就像月經來一樣,時不時就會在房間裡吵來吵去,問他在幹嘛也不講,又不是只有他要考試,國二生也一堆書要讀好嗎。」

  江喆豈會不知道原因,他心虛地不敢直視柳昂柏,乾笑幾聲急忙轉移焦點,「那妳怎麼沒改姓啊?」

  經江喆這麼一問,潘星念舊地說:「我媽再嫁是因為我爸癌症過世。叔叔是我媽的青梅竹馬,他知道我們家在我爸生病時並不好過,不僅負責爸爸的療程,還會邀請我們到家裡作客。

  「那時候我們就討論過如果爸爸還是走了,要不要乾脆跟柳家一起生活。我當然說不,我的家就是這樣,任誰來取代誰的位置都不對,加上那時我爸化療還算順利,我不想去設想把父親這個位置讓給別人會是怎樣。

  「可是叔叔卻安慰我說:人的關係不會那麼脆弱,就算見不到面也不代表他不存在,只要心裡還有他的位置。」

  我不會不在,只要你心裏還記得我,我就會在。柳昂柏也曾經這樣對江喆說過一模一樣的話。

  那個夜晚,就讀大三江喆的腿因為車禍痛到快要昏厥,他躺在擔架被推進急診室。受傷原因是源自一台酒駕的自小客車衝撞安全島,後面載著朋友的江喆閃避不及,跟朋友雙雙飛了出去重摔在地。

  接到電話的當下柳昂柏馬上飄車到江喆所在的醫院,撲鼻而來的血腥味道讓柳昂柏更是急於尋找江喆身影。

  他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陸續問了好幾個護理師才找到江喆的床位。

  江喆的眼睛暫時性失明,放眼所及皆是模糊一片,右邊手腳全包著繃帶,聽見柳昂柏叫自己的聲音,他忍不住哭著回應。

  柳昂柏見到這一幕幾乎就快停止心跳,他想要觸摸對方的手,卻又怕弄痛他。

  「阿喆⋯⋯」

  「你可以⋯⋯暫時不要離開我嗎?不要走。」

  「很痛吧?」

  江喆艱困地點點頭。

  「我就在你旁邊,我不會走。」

  「不要走⋯⋯」

  如今的江喆就像受驚的小動物,他過於脆弱的一面赤裸地展現在柳昂柏面前。

  不忍於心的柳昂柏來到江喆耳邊,輕輕對他說出那句令江喆足以放心的話語。

  江喆反射性看向柳昂柏,對方也對上了他的雙眼,他們都知道彼此想起了哪段回憶,卻沒有人開口說破。

  隨著時間流逝,彼此皆感受到了一陣尷尬,最後是江喆先避開眼神,繼續喝著單點的豆漿。

  柳昂柏也有些狼狽地騷了騷臉頰,剛好想起一件可以渡過這陣尷尬的絕佳話題:「除了你媽之外,我還幫你代接了大邱電話。」

  「嗯?怎麼這麼突然?」江喆連忙點開手機,果不其然在他媽媽前的確實有一通來自邱恆平的來電。

  「他要結婚啦,你真的忘了?」

  從江喆了然於心的反應柳昂柏才繼續追問:「就這月底,你去不去?」

  「我不知道,要看一下行程表。」

  他說得有些心虛,縱使是朋友的人生大事,因為眼前的人的關係,使得他做出任何決定都需要三思而行。

  但這時,內心另一道聲音卻反問江喆這麼做的意義在哪?

  與柳昂柏的重逢並沒有想像中的糟糕,即使不算順利,也不比斷聯前糟。既然如此,還不出席婚宴的話未免也太說不過去。就當他快說服自己時,他又想到若到了現場大家一直追問他們倆的事該怎麼辦?

  柳昂柏像是看透了他這一連串的想法,開口說道:「就裝沒事吧。」

  「什麼?」不僅是江喆,就連潘星也好奇問道。

  「沒妳的事,」柳昂柏白了眼,「就去吧,大家難得可以團聚,就連和祥都會特地從美國趕回來了。」

  江喆猶疑了,皺成川字的眉頭紋路愈來愈深。

  「怎麼樣?去不去?」

  直視柳昂柏的雙眼對江喆來說還是稍嫌過於刺激了些,他的內心受到動搖,卻因為這雙眼,原先拿來阻礙自己的藉口瞬間蕩然無存,

  「我去。」

  江喆從無法抗拒柳昂柏的要求,光是他的存在就足以成為打亂他原則的主因。

回到介紹頁 |上一篇下一篇

對「《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三章(上)」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