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一章

  人在每一段人生歷程,都會有屬於那個年紀勢必得要經歷的事情,被賦予的責任也會隨著年紀的不同有所改變。正所謂:「二十弱冠,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花甲子,七十古來稀。」

  我們都得先經歷過求學,出社會找工作,找到適合的另一半與其結婚組成家庭,為了買房買車背負貸款養兒育女,然後再為了兒女的升學忙得焦頭爛額,看著他們成長到終於有能力離巢,為自己的人生打拚,最後等待退休含飴弄孫,進入養老階段。

  這是一套多數人信奉的人生公式,好像活著就是為了實踐它才能證明自己真正活過。假使不幸地漏掉其中幾項沒有達成,就代表你是個骨子裡潛藏叛逆因子的異類似的。

  今年年滿三十的江喆非常不齒這套過於古板的想法,他甚至非常厭惡「三十而立」這個說法。

  三十歲的他,在研究所畢業後便無縫接軌進到一間薪水待遇依他這資歷的社會新鮮人而言,算是相當優渥的公司工作。這一待,就是六年。這六年他腳踏實地幹活,讓教育他的主管非常滿意,任職才一年半,就受到賞識順利升遷。緊接著他的好運之輪就像被上了油似的,愈轉愈旺,職稱跟著年資成正比,愈換愈高,才三十歲的他,已經是同層級中最年輕的主管。他雖然不為此感到驕熬,卻也不因此感到自滿,總是保持學習態度,讓受他管理的員工們各個拜倒在他的魅力底下,是少數管理職內,下班後會受到下屬邀約聚餐的人選。

  在公司名聲是如此令人讚不絕口的江喆更是爸媽眼中的乖兒子。

  除了每個月定期匯入爸媽帳戶的孝親費從不遲給以外,每逢過年佳節,再怎麼樣,他都會排除萬難買到南下車票回家探望兩老。甚至在爸媽的結婚週年都會精心準備一份大禮祝福這對夫妻。是街坊鄰居都會拿來當作比較自己家兒女多不孝的最佳模範。

  同時他也是一名奉公守法,投票日務必會返家行使參政權,有重要連署就會以行動支持,定期關心社會議題,甚至酒後不駕車的優良好國民。

  長相端正的江喆,身高一百七十五,體型偏瘦,頂著一頭烏黑到發亮的三七分耳上短髮,他愛乾淨,會打扮,品味不差,對小狗小貓都很有愛心,遇到老太太過馬路會上前攙扶。自認各方面都盡可能做到完美的他,卻有著一個未曾對任何人說過的超級致命傷。

  「江喆啊,你哪時候才要帶女朋友回來?」

  「我看隔壁的凱翔都要跟他交往不到一年的女友辦婚宴了,啊你怎麼還無消無息?」

  「表哥的喜帖我拿到了,這婚紗拍得普普通通,如果是我們阿喆拍起來絕對帥多了!」

  是的,年紀三十的江喆,至今為止還是一名單身漢。

  正因為凡事都表現地無可挑剔,造成他這唯一未能達成的目標淪為親戚們討論的焦點。

  每個人看似關心,你一言我一語,用各種毫無根據的說詞講得好像三十歲沒娶妻生子就好比是犯了什麼滔天大罪。

  縱使江喆維持一慣心平氣和的態度以「只不過是時候未到」解釋,還是壓制不了這些自以為是的「問候」。

  那張看似平和的笑容底下,潛藏著一股蓄勢待發的怒火,隨時都有可能因為一句白目的關心而徹底爆發。

  媽的!三十沒成家犯法了嗎?他媽人生是我的,我愛怎麼過關你們屁事?同樣的話每年一直問一直問煩不煩?你他媽活著是沒事可做,只剩找個對象結婚打砲了嗎?

  那張足以稱作「完美」的面具底下不曉得已經咒罵過這些親戚幾輪過,依然無法遏止他內心已燃燒成一片燎原的熊熊怒火。他必須克制、必須阻止自己拍桌離席的衝動。

  江喆不曉得這該說「這是不幸中的大幸」還是怎樣?他感覺得出他的爸媽對這件事也很在意,可是卻不像這些久久才見一次的親戚,每逢見面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直在耳邊唸個沒完,搞得他精神衰弱,心煩意亂那麼誇張。

  但就算他們採取不那麼激烈的關心好了,江喆也不會因為這樣特別感謝他們的貼心。因為對他來說,到底要不要結婚,要不要交往,那都不是這群人因為一句三十歲就該結婚生子可以決定的,即使是他最親近的父母也是。

  江喆已經為了相同,而且短期內不會有結論的問題應付到近乎心力交瘁的地步了,他明知爸媽也在意,可是他只想妄自忽略他們不時傳遞給他的暗示。能裝傻一天,是一天,對江喆而言,他很肯定自己不會這麼輕易就投入一段感情,更別說要跟這個人共結連理,那就好像只會發生在平行世界的事,與他毫無交集可言。

  江喆從未坐下來好好跟爸媽討論這些事,他不想談,至少到現在為止還不想,未來應該也是。

  「阿喆,東西都有帶到齁?」

  「有啦,啊我要走了喔。」

  「等一下等一下。」在兒子即將進到高鐵站前,江母喊道。

  「還記得跟你講好的齁?如果下一次回來還是沒對象的話,我就要介紹潘仔的女兒給你認識。」

  江喆差點沒翻白眼,他抑制衝動,笑吟吟地說知道了。接著頭也不回地進到高鐵站。

  清明連假的最後一天,晚上七點從台南風塵僕僕回到台北的江喆,一在北車落地,他就急急忙忙地扛著行李越過剪票口,直奔通往大廳的手扶梯。途中行李不小心擦撞到幾名路人,簡短道過歉後,腳步馬不停蹄地往計程車搭乘區衝。

  他告訴司機要到位在信義區忠孝東路五段的某間餐酒館,那是工作上認識的同業耗盡唇舌,要他務必出席的一頓晚餐。由於邀約來得突然,連回家放東西的時間都不夠,只能帶著這些從老家運回來的行李與伴手禮出現在眾人面前。

  司機用將近快突破最高限速,穿梭在台北市的車水馬龍間,途中闖過好幾個黃燈,最後竟然只花不到十分鐘就抵達現場。

  偉哉現在的app各種多功能發展,線上叫車的功能連掏錢給司機找的時間都省了。待司機大哥把車停好,江喆慌慌張張地把放在後座的所有東西一把撈起,向司機道謝後,轉身踏向人行道,艱困地推開大門,進入餐廳。

  正逢連假最後一天,又是晚餐時刻,店裡座無虛席。

  守在門口的服務生隨即迎上這名剛進門的顧客,正想開口詢問是否有預約時,江喆馬上鎖定了對他招手的熟面孔,省去服務生的關心。

  「嘿,我們江大帥哥終於來了!」

  「抱歉抱歉,我應該沒遲到太久吧?」

  與會眾人頓時將目光全聚焦在江喆身上,江喆不僅毫不避諱,更是迅速地掃過一輪。

  果不其然,四女三男加上後來的他,正好是一對一的組合。他來的功能此時昭然若揭:就是來湊人數的。這也合理推斷出非得要他來的理由是什麼。

  「剛剛好,來來來快點坐!我們已經點了不少,如果吃不夠再追加。」

  多出的空位就夾在兩名穿著豔麗的女子中間,江喆先是把行李放到服務生特別清出的空位區後,才回到位置上就座。

  這時,他桌上已經被倒了一杯紅酒。稍稍愣住的他,不失笑容地端起酒杯,向大家先致上第一輪,以示歉意。

  位在江喆左手邊的女子相較於右邊那位又更靠近他一些,在這紛雜喧鬧的交談聲中,女子順其自然地湊近江喆,低聲在他耳邊說道:「你今天感覺很忙,辛苦了。」

  女子的靠近,江喆雖然沒有刻意拉開距離,卻也巧妙地讓身體與女子維持一點空隙,避免肢體上的接觸造成後續觀感不佳。

  「沒這回事,只是剛好太臨時了,不然我可以整理一下儀容再赴約,才不會這麼失禮的樣子出現在大家面前。」

  這位本名叫藍又馨的女子,比較為人知的是她的英文名Katy。

  外型亮眼、身材完美的她與江喆原先就已認識,兩人是各自代表公司的窗口,因為業務合作的關係,時常因開會而碰面。

  合作時間不長,也不過兩個月,令江喆搞不懂的是,正因才認識這短短兩個月,竟然全公司的人都知道Katy對他評價頗好,顯然對他抱持高度好感。雖然江喆不想承認,但身為當事人的他竟然也感覺到Katy似乎是玩真的,而非只是同事間私下流傳的八卦,有待商榷。

  他不知道Katy是看上自己哪點,更不曉得像Katy這麼完美的女人怎麼會至今為止還單身。但不管問題背後的答案是什麼,都改變不了他對Katy不感興趣的事實。

  感情這種事本來就很難用一套富有邏輯方式說明整個演變,有時候只要看對眼了,就算只認識十分鐘也有可能下一秒就手牽手走進戶政事務所公證,更別提拿各種荒誕理由提分手的案例。他早就放棄追究Katy喜歡他的理由,現實是,他對Katy就是無感,即使大家再怎麼傳,Katy再怎麼示好,他還是維持原先態度,無動於衷。

  不過,即使他不喜歡女方,也不代表要讓她感到難堪。

  他先是又給自己酌滿了酒,示意與Katy乾杯,在喝乾最後一滴酒後,他說:「妳今天很美。身上的味道是jo malone的紅玫瑰嗎?很好聞。」接著再送上一抹燦爛的笑。

  「謝謝,我還擔心味道太濃。」

  江喆看得出來Katy很吃這一套,瞧她心花怒放的模樣就知道他押對寶。

  「我覺得很完美,妳整個人都是。」

  Katy挑眉,有些不可置否地問:「你對女生都是這樣甜言蜜語的嗎?」

  「我以為這是一種禮貌。」

  顯然Katy沒有不滿意這樣的回答,但也稱不上喜歡。

  「誰叫你是江喆,不管怎麼說都很有說服力。我服了你了。」Katy兩手一攤,那美豔的五官順勢勾起令人心魂著迷的微笑。

  望著這樣的Katy,江喆不懂,明明Katy的外在條件是那麼優秀,又有實力,內外皆為真材實料的女人,幾乎可以說是職場上罕見的稀世珍寶。雖然Katy的職等比他低一點,經由這幾次的會議,江喆堅信Katy絕對是個能為公司帶來獲益的重要人才。

  咦?Katy幾歲了啊?江喆意識到這問題,又去聯想到Katy可能有結婚生育的壓力,種種女性才有的困擾或許也是Katy為什麼還沒找到適合對象的原因。

  可是這些問題都只是他個人的猜臆,他不可能向Katy求證,他也覺得沒有必要。

  要是能撇開暗戀這檔事不談,江喆倒是很享受與Katy共事的過程。坦白說,他很少遇到像Katy這樣謹慎小心,還相當貼心的工作夥伴了。江喆心底倒是十分感激Katy多次的私下救援,才能讓他的工作品質繼續維持在應有的水準上。江喆相信繼續合作下去,他肯定能從Katy身上學習到許多寶貴經驗,這也是為什麼對對方無感,他也願意維持友好狀態的原因。

  「連假還愉快嗎?」見周圍的人似乎刻意略過他們自成一個小聊天室聊得不亦樂乎,江喆心裡多少有底,也就順勢與Katy聊起天來。

  「我外婆腿受傷了,我們家幾乎整個連假都在醫院輪班陪她。但好消息是明天就能出院了。」

  「那就好。我爺爺生前因為出車禍的關係,左腿打了骨釘,天氣冷或下雨的時候常常痛到不能走路,老人家受傷很麻煩的。」

  Katy聞言,再一次綻放了充滿魅力的笑容,「感覺你跟家人的感情很要好呢。」

  「還好啦,童年都是爺爺陪著我度過的,長大後自然會比較黏他。」

  「還記得你說過要幫爸爸買媽媽的生日禮物,那時候我就覺得你對家人真的很好了,」

  江喆有點驚訝居然連這種隨意聊聊的小事Katy也記在心裡,Katy的細心讓江喆讓不禁開始謹慎,就怕自己可能因為一句無心的話造成反效果,讓對方覺得受傷,那就真的麻煩大了。

  幾巡酒水下肚後,似乎不只他們,就連其他桌的氣氛也跟著逐漸熱絡。餐廳的背景音樂逐漸被人聲埋沒,同時江喆也意識到男女間的一些親密肢體接觸愈發愈明顯。甚至連一旁的Katy都大膽地摟著江喆脖子,不時把頭靠在他肩上。

  忘了算自己到底喝了幾杯,江喆開始覺得有些頭暈,臉部像在發熱,就連脖子也不時傳來不舒服的搔癢感。他正想伸手抓抓脖子時,卻被Katy拉著衣領,被迫將目光轉向她身上。

  Katy兩手環繞著江喆的脖子,帶有點醉意的眼神迷茫地直視著頗有好感的對象,「吶⋯⋯你說⋯⋯你對我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什麼什麼意思?」

  「噗,你是在繞口令喔?就字面上的意思啊?是喜歡,還是不喜歡?你說說看嘛。」Katy最後近乎是以低語的方式靠在江喆耳邊訴說,讓江喆被逼得幾乎是想裝沒聽見效果也有限。

  江喆願意讓Katy撒嬌,不代表兩人之間應守的那條界限就該隨著酒精的影響下變得模糊。

  就算Katy多麼誘人,無論如何,江喆的內心仍欺騙不了他自己。

  江喆輕輕推開Katy,讓她靠著椅背休息,打算隨便找個同事瞎聊,讓Katy放棄。但Katy喝醉後膽子似乎也跟著壯大起來,在江喆安頓好自己好,變本加厲,所幸整個人直接貼上了江喆的後背。貼身的洋裝將她的姣好身材展露無遺,江喆明顯感受到後方有來自柔軟的兩顆肉團帶給觸覺上的衝擊。

  他下意識感到不舒服,有種萌生被侵犯的想法,他想推開對方,卻又怕她纏得更緊,可是無限在內心膨脹的厭惡感卻怎麼也制止不了,他幾乎是閉氣緊緊咬著下唇,逐漸瀕臨崩潰邊緣的理智猶如兩端被強硬拉扯的棉線般,隨時就快斷裂。

  他像是要逃難般快速往Katy的反方向挪動屁股,但Katy就像磁鐵緊緊吸住江喆,甚至有愈纏愈緊的趨勢。

  酒喝多了,加上Katy煩人的糾纏,江喆的腦袋一時片刻承受不了這巨大的資訊量,頓時感到一陣頭昏,下意識起身。

  不只是Katy,整桌人都停下手邊動作往江喆看去。

  此時,展現在眾人面前的江喆一臉嚴肅,配上那猶如關公的紅臉,顯得十分滑稽可笑。當大家以為他要宣佈什麼重要消息的時候,他的腦袋像被一把鐵鎚狠狠敲下,瞬間覺得整個世界正在天旋地轉,耐不了暈眩,身子像斷了線的木偶,往後方癱軟倒下。

  在視野捕捉到眾人驚恐的表情時,腦袋發出即將接收到疼痛即將發生的防衛機制訊息,瞬間做好心理準備。

  然而,隨之而來的痛感並未如預期發生,取之而來的是一股厚實卻柔軟的觸感接下了他。

  坐在江喆斜後方的男子在眾人都處於狀況外的時候,不知何時趕到了江喆身邊,並順利接住了他。

  四肢無力的江喆好比一條擱淺在沙灘上的魚,無謂地掙扎,想從對方的身子中掙脫,卻因為使不上力,再一次倒進對方懷裡。

  男子見這舉動只覺得無奈又好笑,在扶起江喆的同時,以只有江喆才聽得見的音量在他耳邊低語,「你也喝太多了吧。」一字一字如真言般,清晰地傳入江喆耳中。

  江喆覺得熟悉,卻因為不勝酒力而模糊的視線,即使好不容易抬起頭,也無從辨認這聲音主人模樣。他的腦袋亂糟糟的,比一團糾結的毛線還不如。愈是想要振作,攪動的胃更是躁動不已。

  這股陌生的外力在穩住自身後,將他緩緩扶起。江喆的倔強在錯誤的時機點發作,順著對方的力量他想靠自己起身站好,卻一個失衡,在轉身的同時往對方吐了一身。

  緊接著,他的世界陷入一片黑。

回到介紹頁 上一篇下一篇

對「《你的同志友人已上線》第一章」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