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聲書評011|《獵捕史奈克》宮部美幸

  整個故事發生時間軸很短,二十四小時都尚未走完,就畫下句點,但角色作出決定卻是因長期失去,所累積的悲憤情緒導致。《獵捕史奈克》講述的是復仇與正視傷害造成的傷口的故事。然而,這股復仇的心情從何而來?多半是因為心裡重要他人或事物那條界線受侵犯了,才會導致採取激烈的行為以彌補這塊缺口。人到底會採取到怎樣程度的行為,是否會在無意間因人性受到蒙蔽,成為人形,看不見具體形象的怪物?這就是《獵捕史奈克》想講的事情。

  故事中幾個重要的角色分別是:織口邦男、佐倉修治、關沼慶子、國分範子這四人。

  由慶子為故事揭開序幕,織口讓故事發生轉折,佐倉則帶領故事走向最高潮,最後是範子收尾。硬要說,《獵捕史奈克》中的主角應是複數,這也回應到「史奈克」這個被用來比喻的怪物的核心精神:他會隨時出現在任何人身上。每個人都可能因為內心產生的憎恨,引來史奈克的寄生,這樣的比喻,讓「人」這種生物在某些時刻,變得更具威脅性。正剛好與文中,範子對修治說的對話扣合:「人啊,在學校或公司都會帶著面具,其實那是虛偽的臉吧?」唯有在人陷入迷惘的時候,因為找不到答案內心失去安全感的時刻,顯露出最赤裸、最真實的一面。這般的真實,讓人逐漸往動物本性靠攏,而使人不禁感到畏懼。

  在故事中,織口編織謊話請路過的神谷順道載自己一程。織口謊稱自己是要去照顧在醫院臨盆的妻子,車子壞了,這時候搭不到車,希望神谷能幫幫他。神谷是個老實人,而他自己也有家庭的問題,因此面對這樣窘況的織口,他更是二話不說請他上車。行駛過程,神谷雖然拘謹,卻因為內心累積已久的壓抑,順勢將自己遇到的家庭困擾說給了織口聽。織口坐上這台車真正的目的是為了犧牲自我,也無所畏懼的赴死心態,但神谷的話語神谷困擾的模樣,卻讓已經變成史奈克的他,又掌握回一點人性,把自己的心路歷程也分享給對方。最後,織口甚至因為自己欺騙神谷而覺得愧疚。但對織口來說,這是他累積已久好不容易下定決心的時候,他沒有後退的理由,就好像現在的他,就像被史奈克持槍逼到懸崖,他只剩這個選擇。

  我們永遠無法參透在你面前,狀似正常的人承受的壓力有多沈重,史奈克就是一頭神不知鬼不覺的怪物,見到機會就往心裡最脆弱的縫隙鑽。也許渴望拯救誰,到頭來才會驚覺,自己在想拯救誰的過程,也成了需要被拯救的人,正如神谷說的:「我們是一群受害者在自相殘殺,彼此傷害。」如何從破碎的傷害中修復自我也修復這一切?這是一個無法用有限度的規格回應的問題,我們能做的就只有在被史奈克掌控理智之前,先成為那個可以坦承自已的脆弱,有些遺憾發生了就發生了,消極地面對反而成為正視史奈克的太極拳,不讓自己傷得更重,也能從脆弱中逐步療癒自我與他人。

  但因為劇情普通使得整本書沒有什麼特色,非常平淡,我認為可看可不看,也就不會特別推薦。


主觀評分:2/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